夜间
落秋中文 >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 第4289章 动魂儡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没想到,上来的是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慕千汐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走路动作有些僵硬,像是僵尸一般,浑身散发着一种阴冷的寒意。


        

一生在慕千汐契约空间道:“原来是赌皇啊!他还活着,不过似乎把自己炼成了尸人!”


        

赌皇看起来很疲倦,但望向慕千汐的眼神却很犀利。


        

“玩牌!还是玩骰子!”


        

慕千汐回道:“玩牌!”


        

“那玩九十九张的吧!”


        

他抓起了一手牌,明明身体跟尸体一样僵硬,动作却快到了极致。


        

九十九张厚厚的牌在他手中变成了残影,好像赌便是他的本能一般。


        

慕千汐也感受到从赌皇身上散发的压迫感,她暗道:是个高手,跟之前遇到的完全不同。


        

一生回道:“嗯!毕竟几万年前就是神鼎域排名第二,这么多万年不会白活,自然更强!”


        

赌皇道:“小姑娘,你确定要一口气赌上所有的筹码!还是留足够多的本钱比较好,不能这么妄自尊大,小看了我这种要作古的老人家!”


        

慕千汐回道:“不用,一局定胜负,可以解决彼此的时间。”


        

赌皇摇了摇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然后,他不再多说什么,开始发牌!


        

一共开九张牌,先开第一张!


        

赌皇微微抬眼,犀利地看向慕千汐,摇了摇头。


        

看起来年纪轻轻,挺会投机取巧的,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是赢不了她的。


        

慕千汐微微一怔,她感觉对方似乎看穿了他能动用灵魂力,看透了她的手法。


        

等到第二张,第三张出来后,慕千汐已经确定了,她的脸色有些凝重。


        

姜还是老的辣啊!她还是太嫩了一点。


        

“一生,接下来六张牌,交给你吧!”自己即使作弊,极限也就到这了。


        

赌皇的赌术登峰造极,不动用灵魂力都能赢他。


        

“你能赢吧?毕竟人家也许苦练了几万年,而你这几万年在睡大觉呢!”慕千汐问了一嘴,其实笃定一生一定能赢。


        

因为他是永恒之鼎永生魂鼎,是神鼎域的主宰,是一生!


        

一生自信张扬地笑道:“赢,那是自然的!”


        

表面上赌的是千汐,现在参加赌局的却是一生了。


        

不止如此,一生还让慕千汐收起了灵魂力。


        

阔别多年,他要跟赌皇公平公正的赌一场。


        

当第四张牌一出,赌皇的眸光一沉,手指微微一弯,这小姑娘之前是在保留实力!


        

第五张牌,一生已经追上了之前三张牌造成的劣势。


        

第六张牌,势均力敌。


        

这种局面,是贝城主都想不到的。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赌术怎么会这么厉害?我甚至从她的手法上看到了主宰大人的影子!”“城主,我们早就调查过了!这女人来历极为神秘,是风盟少盟主的救命恩人,跟秦城主是忘年交,之后开办鬼医楼,又去了美食之都让秋月城主把她当成妹妹一


        

样看待,其他的一概不知!”贝城主的属下冷汗连连的道。


        

属下又道:“这女人来历肯定不简单,除了实力等级低了一点,炼药天赋和这赌术天赋神鼎域无人能比啊!城主要不要放弃夺她的脸,属下怕……怕……”


        

“啪——”贝城主一巴掌甩了过去。


        

“本城主岂会怕了她!我看上的脸,绝对不允许逃出我的手掌心,而且今天就要!希望这老东西不会那么废物!”


        

九张牌全部发完,一生重新排列了一遍。


        

而对面的赌皇冷汗连连,无论他如何排列,注定要比对方手上的牌小。


        

“哈哈哈!哈哈哈,我输了!输了!”赌皇突然爆笑了起来。


        

大部分输的很惨那是大哭,大笑的人还很少。


        

“总算有新的赌皇了,老夫可以彻底的放下一切入睡了!你上去吧!去第十八层!”赌皇激动的道。


        

他把自己弄成尸人,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不是自己想要长生不死。


        

而是一直以来,城中之城就没有出现过赌术比他高的人,没有新的赌皇替代他。


        

他就憋着一口气不能死!


        

如今,一切都结束了。


        

“老废物,你竟然输了!可要说她是新的赌皇,本城主可不答应,至少也要赌赢本城主才行!”盛装打扮的贝城主出现,语气有些尖锐刻薄。


        

贝城主冷笑看着慕千汐道:“汐儿姐姐,接下来你的对手是我!既然是作为对手,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这老废物可恶的很,明明跟他赌,她也赢了无数次。


        

可他却说她出千作弊,动用灵魂力,并不算赢,不承认她的赌术高,不允许她上第十八层。


        

这老废物输了也好,那就代表她打败这个女人,也能上第十八层了吧!


        

慕千汐问道:“我的赌注是这里所有,贝城主的赌注呢?”


        

“懒得去换筹码了!这些,如何?”贝城主丢出了一个手镯。


        

里面很多稀世珍宝,的确抵得过慕千汐所有的筹码。


        

贝城主兴奋的看着慕千汐的脸道:“我想速战速决,就赌三张牌吧!”


        

慕千汐的确赢了老东西,也许是老东西老了不中用才输掉。


        

她也曾经赢过老东西,并且她有自信她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不会输给慕千汐。


        

因为在这里她能动用灵魂力,因为她的魂儡丝还扎在这个女人的脑子。


        

慕千汐点头道:“好!”


        

她对一生道:“我来!”


        

接下来,开始第一张牌,第二张牌!


        

慕千汐显然察觉到了贝城主的灵魂力波动,贝城主的脸色一沉。


        

怎么回事?她的运气怎么这么好,见鬼了!


        

明明她已经用灵魂力换牌了,为什么还不如对方?


        

一旁安静的像是个背景板的赌皇看着两个都在出千的少女,已经判断出来,谁是最终的赢家?


        

不愧是能赢她的小姑娘,她赢定了。


        

在同样能使用灵魂力的情况下,贝城主太过狂妄自大都察觉不到对方能使用灵魂力。


        

再加上双方赌术差距也极大,贝城主没有半点赢的可能性。


        

倏地,他感觉到空中有异样的波动。不好!他忘了,贝城主还有一手,魂儡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