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尹欢盛承玦 > 第452章 我是他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余总恐怕有所不知,凌月肯定没有告诉你,我是谁的人吧。”尹欢竟然已经收到了这个份上,接下来的答案不言而喻。


        

余总在这时转头看向了沙发上一愣一愣的凌月,凌月立马站了起来,来到了余总的身边,娇柔的说,“余总别怕,她只不过是盛氏集团的一名小员工罢了,就算是今天盛承玦来了,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听到凌月说这一番话,余总提在嗓子眼的心一下子放了下去,他稳如泰山的转过头继续看着尹欢,似乎是在责备她恐吓自己,手里的动作,一下子掐住了她的脖颈。


        

“竟然敢诈我!”话音一落,尹欢便感觉到空气指格外的稀薄,呼吸难耐。


        

她下意识地将双手紧紧地握住了余总的手,艰难的发言:“余总不要听凌月胡说八道,如果我只是盛氏集团的一名小员工的话,我敢在这里用盛总压你?该有的自知之明我也是有的。”


        

“……”一听尹欢这样子说,余总似乎也陷入了沉思当中,她这话也说来颇有道理,可是面对着面前的佳人,他总不能拱手让人。


        

谁知,就在凌月以为余总会动摇,放过尹欢的时候,他却突然间硬朗了起来:“别说今天是盛承玦来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办法把你从我手里面抢走,我想要的东西历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余总……”尹欢说话越来越艰难,就算是她想要竭尽全力掰开余总掐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只手,可是现在也浑身毫无力气,“你别被人耍了……”


        

“我会被人耍?”余总在江氏的地位就像是顶峰之巅,想要戏耍他余总的人,估计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生,可却从尹欢的口中说出了这么一句斗胆的话。


        

周围那几个男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全都为尹欢捏了一把冷汗,这个女人还当真是不怕死,之前大不了最多就是陪他们过一夜,可是现在却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而凌月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心虚的看了一眼余总,生怕引火烧身,赶紧说:“余总,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个女人性格倔强的很,这下您看到了吧?要不我们就先撤退出去,你好好收拾她?”


        

说话之余林跃还冲身后的那几个老总使了使眼色,大家都纷纷点头,眼看着就撤出了包间。


        

凌月前脚才刚走出去,一个女人便凑上来:“里面怎么样了?”


        

凌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包间,然后抬起手顺的顺心,“那个女人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把里面的几个老总打的挂了彩,果然不容易对付。”


        

女人一脸的担心:“那现在谁在里面?”


        

“余总咯,”一提到这个人,凌月那担忧和愤懑的脸上一下子就转为了得意,笑容越来越大,“就算他尹欢在张牙舞爪,现在遇上了余总还不得乖乖就范,如果得罪了余总,我看他也不用在家是混下去了。”


        

正当令月如此高兴的时候,女人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把把她拽到了旁边,压低了声音提醒道:“你就不怕高子涵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反正他现在去了外地拍摄,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难不成尹欢遭遇了这种事情,还要去跟高子涵说?”


        

“想想也是啊!”


        

“行了你就别担心了,今天晚上我还就要把尹欢搞的身败名裂!”


        

女人站在旁边看着凌月这副模样,顿时觉得很是陌生,她们俩人在公司几乎是形影不离,凌月是什么样子她最清楚,可是如此阴毒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见。


        

想了想,之前将尹欢关在电梯里面已经对她是一种惩罚,没必要今天再将她搞得身败名裂,正当她想要劝服凌月的时候,凌月却眼神面露凶恶的说,“敢和我抢男人,这就是下场,她不就是喜欢男人吗?现在一个余总就能保她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听到这话,女人才立马反应过来,原来凌月做这一切不是单单的想要捉弄尹欢,而是因为尹欢和高子涵走得太近,抢了她的风头,夺走了应该在高子涵身边的那个位置。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子的话,根本犯不着。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了,自然是知道,如果一个女人被……那会是怎么样的痛苦。


        

沉浸在自己报复当中的凌月,突然间反看向了旁边的女人,从她的神色当中读到了什么,立马言辞犀利的说:“我可告诉你,如果你真当我是朋友的话,就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说完,凌月便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肢,离开了她的视线,又潜入到那热闹非凡的宴会当中,和周围的人熟络得很,脸上又恢复了温柔甜美的模样,依旧是人们心目当中的那一副女玉女形象。


        

包间里面,现在只剩下了尹欢和余总两个人,余总看着眼前宁死不屈的女人,顿时间没有了什么兴趣,他松开了手,大口大口的空气一下子灌进了尹欢的鼻腔当中,她往后踉跄了几步靠在了墙壁上。


        

尹欢干咳了几声,然后挺直了腰板看向坐在沙发里面的余总,不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有种操起了一条腿,摇晃着手里里面的红酒,一记眼神看向了尹欢,“你是盛氏集团的员工?”


        

“是。”


        

“你跟盛承玦是什么关系?”


        

“……”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余总居然问起了她和盛承玦的关系,刚才她不是不在乎吗?


        

不过既然余总率先开口了,尹欢就要紧抓住这个机会,她想了想,开口道:“我是他的女人。”


        

“哦?”余总的眼神中露出了似笑非笑,可尹欢并不觉得这是因为余总和盛承玦之间的交情,反而是有一种更加尖锐的光芒刺向了她。


        

周围的气氛更加冷冽。


        

尹欢往后缩了缩,可是身后已经是冰冷的墙壁,她退无可退。


        

“盛承玦在江市可是任何女人都没有,这三年来我跟他在商场上厮杀这么久,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可是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今天你却跟我说你是他的女人,你骗谁呢?”


        

“余总既然觉得我是在骗人,那又何必问我?”


        

“你这女人性子倒是倔得很,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吗?”余总摇晃着手里面的红酒杯,像是一切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一样,眼睛看了尹欢一眼,然后落在了那鲜艳的红色上,随时用漫不经心的继续说:“凌月今天既然把你带来这里,交到了我的手里,那你就是我的人。”


        

“余总,我想您也不想因为我一个女人和盛总闹掰吧?不值当。”


        

“啪——”的一声尖锐。


        

也不知道尹欢说的这番话是怎么惹恼了余总,他手里面的红酒被刷的一下从手指间脱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这突如其来的发怒将尹欢吓了一跳,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的神经都提了起来,


        

才刚把情绪平静下来的余总,此时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出现在了尹欢的面前,尹欢紧紧的握着门柄,只要一不对劲,她便直接拉开门逃出去,可是要是能让她这么轻易逃跑,早在之前她便有机会逃出去了。


        

“你居然敢拿盛承玦来压我!”余总咬牙切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