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之商霸全球 > 第七十八章 拜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晨灵骑着单车,一路摇摇晃晃,载着夏悠悠前往顾倾元的家中。少女的体力很差,来到顾倾元家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水打湿了衣领。


        

夏晨灵推着车子走进小区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躲在阴凉处的丁珊珊,四目相对。


        

丁珊珊一下子羞红了脸颊,低着头,不敢去看夏晨灵。


        

“珊珊,你怎么在这里啊?”夏晨灵问道,其实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来找顾倾元,不知道他家在哪,便在这里等。


        

“我...我来找顾倾元,忘了他家在哪了。”丁珊珊低着头,如实说道。


        

“那...那一起去吧,我正好有事要去他家。”夏晨灵说道。


        

“啊?你去他家干什么啊。”丁珊珊抬头问道。


        

夏晨灵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下,便带着她一起前去,把车停放在顾倾元家楼的地上,放好支架,走了进去。


        

丁珊珊努力记住顾倾元家里的详细位置。


        

百无聊赖大的顾倾元把手机扔到床上,玩习惯了智能手机的他,现在的手机游戏对于他来说,太过于无聊。


        

拿出母亲为他买的吉他,轻轻将上面的灰擦拭干净。当时嚷着非要这把吉他,无论母亲怎么却说就是不听,母亲为难着拿出半年的工资给他购买了这把吉他。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往事的记忆浮上心头,顾倾元红了眼睛,喃喃道:“那个时候也太不懂事了吧,妈妈一双鞋穿了好几年,都舍不得丢到。”


        

轻轻拨动弦,那个时候的制作太用心了,音准也很标准。往事浮上心头,弹奏着歌曲,唱了起来,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最后还是流了下来。


        

夏晨灵抬手敲门的时候,房门竟自己打开,显然是门没有被锁上。


        

“有人吗?”夏晨灵推门走了进去,低声的问道。三人看着整洁的房间,客厅的箱柜上摆放着两张黑白照片,角落里整齐的摆放着两台电脑。


        

夏晨灵刚想开口继续询问,好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被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


        

抱着盒子的姑娘和擦汗的男人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也只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吹过的牛逼


        

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胖子的歌很有意境,顾倾元的声音也很温柔,带着一丝哭腔,悲伤地唱着,让客厅里的夏晨灵感同身受,都有些伤感了起来。


        

唱完之后,房子里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只剩下墙上的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就在这时,顾倾元突然打开房门,泪水沾满了脸颊,想出去在洗漱间好好洗洗,却看到了房间里直挺挺地站着三个人。


        

“我去!”顾倾元惊讶的大叫一声,看到是夏晨灵她们,更是感到奇怪,她们来家里干什么?还让她们看到自己的这幅模样,实在是有些丢人。


        

低着头,快步走进洗漱间,快速洗了一把脸,然后笑着问道:“你们怎么进来的,是不是我的门没有锁上。”


        

“嗯,敲门的时候自己就开了,所以我们就走进来了。”夏晨灵说道。


        

“哦,是这样啊。”顾倾元洗好脸之后,拿了三个崭新的杯子,用水冲洗之后,倒了些凉白开放在茶几上。


        

“坐下喝点水吧,这天太热了,小心中暑了。”


        

“不用了吧,谢谢了。”夏晨灵笑着说道,尽管来的路上一直蹬车,此时已是口干舌燥,但出于少女的矜持,还是拒绝了。


        

夏悠悠笑着坐在沙发上,拿起水杯一饮而尽,然后才说着:“啊,渴死我了,你们不喝吗?”


        

“嗯...不了。”夏晨灵想了想,还是拒绝,摇头道。


        

丁珊珊一直在偷偷看着顾倾元,心跳慢慢的加速跳动,脸上的绯红不知道是太阳晒的,还是羞红。


        

“是有什么事吗?”顾倾元看向夏晨灵,笑着问道。


        

“哦,是这样的...”夏晨灵顿了顿,将刘芸告知她的事,详细地告知了顾倾元。


        

“哦,是这样啊。行,我知道了,麻烦你了,还让你们特意跑一趟。”


        

“嗯,那我们先走了,你晚上记得去临州一号就行了,这次教育局的要过来,比较重要。”夏晨灵提醒道。


        

“行,知道了。”


        

嘱咐完,夏晨灵便向外走去,顺便看了眼沙发上坐着的夏悠悠,示意她跟着自己离开。


        

夏悠悠撇着嘴,很不情愿的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向一直楞在原地的丁珊珊问道:“珊珊,你不走吗?”


        

夏晨灵皱起眉头,心道:“这个傻丫头,看不出来丁珊珊找顾倾元有其他事吗?不然怎么会在顾倾元的楼下等那么久。”


        

“你...你们先走吧,我找顾倾元还有点事。”丁珊珊鼓起勇气说道,声音还有些颤抖。


        

“悠悠,别管珊珊了,我们快走吧。”夏晨灵拉起夏悠悠的手,快步走出房门,将门使劲一推,咔嚓一声锁上。


        

夏晨灵生性冷淡,不太愿意管别人的事情,当时苦口婆心的却说丁珊珊,也是怕她再次受到伤害,从而耽误了高考。现在也高考完了,顾倾元也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糟糕,对于父母的离世的悲痛,可能是顾倾元的表达方式和常人不同吧。顾倾元刚刚唱的那首歌,太悲伤了。


        

让夏晨灵不知道的是,顾倾元因为父母的事情已经悲伤了几十年,而此时,是化悲痛为力量!


        

夏晨灵的这一点和刘芸很像,内心深处很细腻,也很善良,当时丁珊珊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刘芸之后,她和任何人都没有说过,连同自己的女儿夏晨灵。就是害怕伤害到了丁珊珊,这样的人善良得让人疼惜。


        

丁珊珊抿着嘴,站在原地。


        

顾倾元看着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轻笑一声,然后说道:“不要抿嘴!”


        

丁珊珊很听话地不在抿嘴,仰起头偷偷看了眼顾倾元,四目相对的时候,又很快将头低下,嘴角上扬,露出一对小虎牙。


        

“老丁,过来坐吧,喝点水。”顾倾元躺在沙发上,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


        

“哦。”丁珊珊点点头,坐到了顾倾元身边。刚坐下之后,顾倾元就拿起茶几上放着的水杯,递给了她。


        

丁珊珊接过水杯,然后大口的将水喝完,已经在烈日下站了许久,嗓子干的像冒烟一般。


        

顾倾元笑了笑,又将另一杯地给他,笑着说道:“既然这么渴,怎么不一开始就过来喝呀。”


        

丁珊珊接过水杯,认真听完顾倾元说着,双手握着水杯,想着该怎么回答。


        

“先喝水吧。”顾倾元柔声道。


        

“哦。”丁珊珊点点头,将水杯的水全部喝完,这才使不再像之前一样那么难受。


        

“还喝吗?”


        

“不了。”丁珊珊摇摇头。


        

顾倾元拿出手机,开始玩手机游戏,脸上一直挂着一抹笑容,心里想着:“这小妮子太害羞了,我要是不说话,她是不是会安静地坐一下午?”


        

抱着这样的心态,顾倾元一直在玩手机。而一旁的丁珊珊再等着顾倾元问她留下来是有什么事吗?


        

房间里安静下来,时钟“滴答”的声音,仿佛一直在提醒着丁珊珊,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