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浮生若归尘 > 第三十一章 笙和遇险 晨安相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晶莹的水珠不断从发丝滑至脸颊,滴落在地,溅起飞花;


        

笙和被粗大的绳索绑着四肢,趴在地上,全身已经湿透,衣裙紧贴在身上,她气息微弱地垂着脑袋,眼睛迷离地半眯着,嘴唇已然发白;


        

“说!皇后娘娘的玉鼎被藏在哪儿了?”


        

张嬷嬷站在她面前,衰老的脸上藏着淡淡的杀意;


        

“我不知……”她有气无力地应道;


        

方才在皇后寝宫之内被人打晕就全然不知发生何事,再次醒来是被张嬷嬷等人一脚踢醒的,竟发现自己躺在皇后床榻边,而藏玉鼎的暗格大打开,丢了皇后最宝贝的玉鼎;


        

凌碧的指认使她被拉到这暗房,被绑住四肢强压进深深的水池里,反复丢进又捞起,反复逼供;


        

笙和再次抬眼扫视着暗屋,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对角的两个角落里分别架着两盆碳火,中间一个巨大的方形水池,她的右侧摆满了刑具,甚至可见鞭子上的斑斑血迹;


        

娘亲……


        

娘亲会不会也遭受这般折磨……


        

“还嘴硬?”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一声大喝抽回了她的思绪;


        

“来!接着丢下去!”


        

张嬷嬷挥手示意,两个小厮上前,面无表情地将她拖到水边,一把推翻了进去;


        

水花飞溅,冰冷的水迅速灌进她的鼻腔,生存的本能使她不断向上,却被有力的大手再次按进水里。


        

“唔~”


        

“拉她上来!”张嬷嬷见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又命人将她拉起;


        

被拉上来的笙和,不断地咳水,嘴唇逐渐乌紫;


        

“张嬷嬷,我看她是真不知……”一旁的小厮小心地说道;


        

危险的目光倏地向他盯去,他赶紧闭上嘴。


        

“真是我见犹怜…不中用的奴才都舍不得见你受苦了?”满脸的皱纹牵动,张嬷嬷斜上嘴角。


        

“张嬷嬷…奴婢是被人陷害的,您来的时候……奴婢也被人打晕了不是么?”努力调整了呼吸,笙和艰难地辩解道;


        

没成想呛水的滋味这般可怕,也可怕不过人心,究竟是谁想要害我……


        

“以你的资格,你是不能进入皇后寝宫内殿,根据凌碧的口述,你还是抢着要留下来值宫……”


        

张嬷嬷慢悠悠走到她面前蹲下,一把捏起她的下巴;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现在找不到玉鼎,你就在这好好享受吧!”


        

“你们!”她站起身,犀利的眼神冷冽地盯着一众小厮;


        

“若是她好过…你们就别想好过!好好伺候着吧!”


        

她这话…


        

莫非是知道我是被陷害的,可是却不愿放我走?


        

笙和蹙着眉头,眼见着张嬷嬷大步离开了暗屋大门。


        

随后,几个小厮面面相觑,各自拥上前,笙和紧张地闭上双眼,无尽的折磨…又开始了……


        

昨夜的孟晨安强压住心中的热情,细细想来,还是白日再去比较妥当,好不容易守到天亮;


        

来到玉华宫,却被皇后宫中的人告知没有此人……


        

正当疑惑之际,一块破布向他袭来,警觉的孟晨安眼角一瞟,一把接在手里,可周围竟空无一人;


        

此人武艺颇高……


        

轻轻打开来:


        

她在玉华宫暗房,救她!


        

早就听闻玉华宫有暗房,专门处置犯事的宫人,可是她为何会被关在玉华宫暗房?


        

来不及多做思索,便又匆匆往回走去;


        

皇后端坐在正堂品茶,见孟晨安在小厮的接引下折回;


        

“安儿这是?”皇后又摆出一副温和的样子;


        

“母后……”他行礼,“不知顾笙和犯了何事?”


        

皇后目光凝聚,看来不必瞒他了……


        

“哼!那个宫人?她偷了本宫最心爱的玉鼎,还拒不承认……”皇后也不再掩饰。


        

“蛮巧!她也偷了我的东西,可否交由安儿处置!”孟晨安神态自若;


        

“偷了何物?”皇后吃惊地看着他;


        

这孟晨安与这宫人有何渊源,竟会与他也有过节?


        

“玉柱…”


        

玉柱?皇后心想,那不是莫夫人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么?不知是真是假?


        

“哦?这宫人真是胆大妄为!看来是留不得!”皇后试探着说道,淡然地目光暗藏玄机;


        

“确实留不得,不过她人死是小,玉柱却是极其重要的,安儿请母后将她交由我亲自审讯如何?玉鼎也一并为母后找回。”他回。


        

皇后突然笑道,“呵…安儿你还是太年轻了些,后宫之事,还是交由本宫吧!”


        

“待本宫为你寻回玉柱……”


        

孟晨安一时语塞,后宫之事确实不该由他插手;


        

只得另想法子了;


        

“那还请皇后费心了……不过这顾笙和是顾家庶出之女……”


        

“本宫早有耳闻……不过一个庶出之女确实微不足道……玉鼎乃是百年难得一见,她起了私藏之心也情有可原。”


        

“不过本宫定不会伤她性命,最多受些皮肉之苦罢了。”皇后淡然的笑意,仿佛在说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从玉华宫出来的孟晨安心中郁结,生平第一次渴望权力。


        

如果可以靠自己保护好她……


        

等等……上次恩师说家中妾室失踪,查出与皇后有关,笙和进宫……后又去了玉华宫…


        

看来皇后早就知道她是谁……


        

她又是来寻母的!


        

我竟然才想明白……


        

恩师近来并无动静,原来她还要一个人承受这些……


        

孟晨安心中翻江倒海,要救她,可能只有……


        

他加快步子向着长明宫的方向急急去了……


        

暗房——


        

顾笙和身上的衣物几乎没有干过,纵使小厮有意放水,但也不敢太过怠慢;


        

再次被拉起来被丢在地上,她已几近昏厥;


        

“皇长孙!”参差不齐的叩拜声传来,笙和才稍微清醒了一点;


        

孟钰?


        

他挥手,众小厮退出屋外……


        

一只素白的锦绣稠面鞋缓缓移至她眼前,精致勾边的衣角落地,他蹲下了身;


        

他怎么会来这里?


        

“瞧瞧你这狼狈样……”戏谑的声音传来,笙和只觉得十分刺耳,把脸朝旁边一别。


        

“嗯?”孟钰见笙和不理他,便捏着她的下巴,硬生生掰了过来;


        

“你求我……我就放你出去……”他居高临下,试图践踏她的灵魂,好像这般折磨她,会使得自己感到十分兴奋。


        

“不劳皇太孙费心了……”她冷淡地目光放空着;


        

“看来你的惩罚还没到位!”他眼神微眯,透露凶相。


        

细细瞧来,湿润的衣物贴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若影若现,完美的线条充斥着诱惑;


        

但孟钰细微吞咽的动作,使得笙和有了一丝紧迫感。


        

孟钰仔细凝视着她,察觉到她的一丝别样情绪,轻浮地调侃到:“怎么?你怕我么?”


        

“皇太孙说笑了,您今日还真有闲情逸致……浪费时间来调侃我这小小的奴婢……”


        

笙和思绪越发清醒,稍刻的歇息,嘴唇也逐渐红润。


        

孟钰松开手,眼里浮现玩味;


        

想不到……人都这般模样了,嘴还那么犟……


        

“怎么能是小小的奴婢呢?你的父亲可是我的岳父大人…我当然得好好照顾你……“


        

“不过看来,你似乎并不受重视……”


        

“是呀!我与母亲出身乡野,哪儿能受人重视……”她顺着他的意思,自我调侃。


        

“哼…那不如跟着我……我来庇护你……”冷笑声传入她耳里,接着他的荒唐话;


        

“你只要愿意跟着我……我立刻让你离开这儿!”


        

他的目光深邃地看向笙和,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多谢皇太孙美意,这里挺好的,吃喝不愁又凉快……”


        

笙和眼中的不屑惹恼了他,他站起身来;


        

“不识好歹!来人……接着让她凉快吧!”


        

几个小厮忙跑来,架起她一把丢入水中,突然大门轰然被一脚踢开,玉华宫的侍卫已经紧紧跪在地面;


        

十来个高大的侍卫身穿黑色盔甲,行走间盔甲的摩擦,发出犹如山石垮塌的声音,他们气势汹汹地涌了进来;


        

为首的有皇帝身旁的白主管、以及孟晨安,他一脸紧张,四处环视,一见笙和已在水里奄奄一息,他便赶忙冲上去几脚踢开几个小厮,毫无迟疑,扑入水中,将她横抱起露出水面;


        

孟钰在一旁面露妒意,死死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哎哟!七皇子……”白主管无奈,只得佯装镇定,先宣召口谕;


        

“皇上口谕;”


        

众人跪;


        

“自玉鼎献入宫中,乃就不详之物,是陛下亲自下令摧毁,顾家庶女无罪,现特召入长明宫侍候。”


        

孟钰眼见着这一切,面上阴云密布,手中的拳头攢得紧紧的……


        

什么下令摧毁,这种理由也可?皇爷爷对这七皇叔真是有求必应了吗……


        

孟晨安将笙和抱在怀里,心中喜悦万分,但见着她紧锁的眉头,又极其心疼,心中悲喜交加……


        

被抱着的笙和在一路颠簸中,缓缓睁开朦胧的眼,强光入目,阳光下面的脸如隔世谪仙……


        

好熟悉!


        

这是?


        

是那个梦里的怀抱……


        

好安心……


        

她紧接着又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