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星魂剑魄 > 第一百二十八章:风云双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魂剑魄第一百二十八章:风云双剑东山长老冷哼一声:“他应该是昨天晚上被你们抓进去的,你跟我说没见过?”


        

说完,他就要动手。


        

“东山长老,等等!”


        

许朔擦了擦额头的汗:“东山长老,要说昨天晚上,那的确是有一个人被抓进来,但那是九狱总部的傅长老带来的,您也知道,我一个小小的暗崖分部主,哪敢问傅长老的事,不过,这个人刚刚已经逃出去了。”


        

东山长老眉头一皱:“逃出去了?在哪?”


        

他一直站在山顶,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出来过。


        

许朔道:“可能还在暗道里,但应该快出来了。”


        

“谎话连篇,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东山长老怒了,这个许朔一会说没见过,一会说已经逃出来了,现在又说还在暗道里,当他是三岁小孩吗?随便说句话就想打发?


        

“道法——焚山!”


        

东山长老双手结印,道力在他体内沸腾,天地灵气也全都被他抽取过去。


        

天上的乌云是由大阵引导天地灵气形成的,现在,天地灵气全都被东山长老吸走,那团乌云立即消散。


        

没了雨水的延阻,桐山的火势迅速增大,这个时候就算把火灭了,桐树也残存不多。


        

这一下,桐山分部的大阵被破成了定局,没有大阵遮掩,桐山分部要继续存在,换个地方是必然的。


        

而这,势必会让上面对许朔不满。


        

许朔身为桐山分部的分部主,桐山被毁,他难辞其咎,不知道会有什么处罚在等着他。


        

不过,若能把东山长老击败,也许处罚能轻一点。


        

“东山长老,你既执意一战,那许某只能得罪了!”


        

许朔将道力输入身上的灰甲,开始释放攻击。


        

这灰甲乃是九狱总部赐下,是桐山分部唯一的灵器,虽然连一转都不到,但只要是灵器,都会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道法——震天拳!”


        

许朔摆出一个出拳的姿势,在灰甲的辅助下,天地灵气凝聚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巨人虚影。


        

这巨人虚影有百米高,东山长老在它面前,还没有一个拳头大。


        

随着许朔一拳打出,巨人虚影的拳头脱体而出,拳风猎猎,连山脚下的王芦都受到了影响,不得不眯起眼睛。


        

“想不到,这里竟是暗崖的一个据点!”


        

王芦将许朔和东山长老的对话听了进去,她行侠多年,对九狱及其下属三崖的人熟悉得很,她杀的许多恶人,大部分都来自这些势力,所以在确认这里有一个暗崖据点后,她立刻起了捣毁的心思。


        

只是,她没有灵器,也没有把握接下许朔这一拳。


        

“不知东山长老会怎么应对。”


        

半空中,东山长老见巨拳来袭,眼中狂意不减。


        

此刻的他,已经将战意和怒意合二为一。


        

他自接到将莫千鸿带回九天楼的命令后,已经在外待了近一个月时间,这么久都没能完成任务,让他有些挂不住面,现在,若是空手而归,或是带着莫千鸿的尸体回去,那他这个九天楼长老的面子就真没地方搁了。


        

“小小一个暗崖分部主,也敢主动对我出手,看来,九天楼立的威,有些不够了!”


        

东山长老不再继续蓄势,而是将双手往前一推。


        

“轰!”


        

凝聚来的天地灵气瞬间化为一片火海,笼罩整座桐山,烈焰腾腾,烟气冲天。


        

王芦被火焰的热度逼退,暗道厉害,直到片刻后,她才飞到空中,往下一看。


        

只见许朔击出的巨拳早已消失不见,他体表外的巨人虚影也缩小到二十米高,而且摇摇晃晃,随时都会破碎的样子,他身后的近百个暗崖修士,都退到了半山腰裂口处,正借助残余的法阵之力抵挡烈火。


        

东山长老这招道法,原本没有这么大威力,但他这次出来,带了一转灵宝三昧龙珠,配合他本身的火焰道法,这一招出来,简直毁天灭地,远远超过了道痕三境中期的平均水平,和道痕三境巅峰都能相提并论了。


        

“丘长老!”


        

许朔有些顶不住,对紧跟在旁边的丘如寂喊了一声。


        

桐山分部这次出来的道痕三境修士就他和丘如寂两个,丘如寂是道痕三境初成,实力还不如许朔,但许朔开口,丘如寂也不敢继续躲在巨人虚影的保护范围内。


        

嗖!


        

丘如寂飞到高空,避开火海的灼烧范围,然后运转道力,凝聚起比之前更厚更黑的云团。


        

“噗——”


        

丘如寂知道自己就算用尽全部道力,也不能击败东山长老,所以一上来,就在道力中融入了精血。


        

这精血里蕴含着他的生命力,他只吐了三口,头发便花白大半。


        

不过,随着三道精血的融入,云层开始由黑变紫,甚至有电光划过。


        

“东山长老,我来帮你!”


        

王芦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选择出手。


        

东山长老本来准备硬接的,但见半路杀出一个修士,也就没有分心,继续操控三昧龙珠对付许朔,不过,眼角余光还是瞥了一下。


        

许朔的道力已经所剩无几,待巨人虚影完全瓦解,他的性命也要交待了。


        

“你是谁?少管闲事!”


        

丘如寂没有想到会有人横插一手。


        

王芦呸了一口:“你们这些九狱走狗,往日便作恶多端,现在两个打一个,还让我不要插手?做梦!”


        

“你到底是谁?”丘如寂一边问话,一边又吐出一口精血,浓密的云层就像一个扔进火海的炸弹,随时都会爆开。


        

“听好了,本女侠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芦是也!”


        

“王芦?”丘如寂想了一下,然后瞪大眼睛道,“可是半年前独灭阴虎山两千大盗的‘风云双剑’?”


        

王芦道:“看来你还有点见识,等会我可以考虑给你个全尸!”


        

说完,她双手一扬,只见一青一白两道剑影凭空幻化,悬在她的身侧。


        

这风云双剑,并不是寻常的铁剑、木剑,而是将风、云二物融入强大的凶兽之魂中,以特殊火焰炼制而成。


        

这两把剑没有剑身,只有剑影,却也因此,双剑极为灵动,更是直击灵魂,若无灵宝相护,很难有谁可以挡下双剑一击!


        

这也是丘如寂一听来者是王芦就吃惊的原因,他没有灵甲护身,在王芦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去!”


        

丘如寂慌了,提前将没有完全压缩的云层甩出。


        

云层太大,瞬间就将王芦淹没。


        

“竟然没有躲开?”


        

丘如寂见王芦不闪不避,被云层击个正着,以为王芦托大,心里升起一丝希望。


        

“哼,我这招里可是融入了近百年的寿命,除非你有道痕三境巅峰的战力,否则,你死定了!”


        

就在丘如寂幻想着王芦被云层击为飞灰时,云层突然裂开,两道剑影旋转着,保护一个人飞出,此人正是王芦!


        

“道法——风云碧落!”


        

王芦人剑合一,气势如虹,只见高空中一道青白之光闪过,黑压压的云层顿时被切成两半,然后,“轰”的一声巨响,化为漫天雨水洒落。


        

“你竟掌握了……势!”


        

丘如寂看了看自己被贯穿的胸口,眼前一黑,当场身死,从高空坠下。


        

“呼——”


        

王芦停在高空,平缓气息,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眉心有一个云彩印记一闪而过。


        

“该死,竟然输了!”


        

许朔见丘如寂战败,不敢再停留,在巨人虚影彻底破碎前,回到了半山腰的裂口处。


        

不过,此时桐山已近乎烧焦,依赖桐树布置的守护大阵,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王芦从高空飞下,双剑直指许朔:“东山长老,晚辈王芦来了!”


        

“哈哈,好!”


        

东山长老已经认可了王芦的实力,虽然他对王芦并不了解,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他再次结印,不再把火焰散开,而是灌入两条炎龙里。


        

两条炎龙长啸一声,在半空相撞,重新化为三昧龙珠。


        

“咻!”


        

三昧龙珠和风云双剑一起,击向桐山半山腰。


        

“顶住!”


        

许朔高喊着,却在手下全力维持法阵抵挡的瞬间,逃向地洞深处。


        

“轰!”


        

法阵裂开,维持法阵的近百暗崖修士全部吐血倒地,受了重伤。


        

“分部主他……”


        

这些人没有想到,许朔让他们顶着,自己却逃了,这比被东山长老他们打败还要难受。


        

“滚!”


        

东山长老落下,气势威压荡开,暗崖修士们没有一点抵挡的斗志,纷纷后退。


        

王芦也跟着东山长老进洞,不过她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这些暗崖修士平时没少做坏事,甚至这附近许多儿童失踪事件都是他们做的,不知多少家庭因为他们陷入绝望,可谓死不足惜!


        

“求求女侠,别杀我们!”


        

许多受了伤的暗崖修士来不及逃,见王芦杀气腾腾,直接跪下来求饶。


        

对他们来说,只要能活下去,尊严什么都是不存在的。


        

“放心,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比死更让人痛苦!而且,你们不应该死在我的手下!”


        

王芦御动风云双剑,只见青白两道剑影在周围呼啸,片刻后,地上就躺了几十个废人——他们的丹田全被切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