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02 寄人篱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几分钟后,陈牧头痛已经缓解过来。他来到一座大宅子前,门前两尊威武的石狮子,门上的牌匾上两个金漆大字,夏府。


        

一看就是大富之家。


        

陈牧是从一旁的小门进去的,门房是个老头,见到是他,叫了一声,“表少爷回来啦。”


        

他礼貌地回了一句,“福伯下午好。”


        

进了府里后,他径直朝里面走去,经过其中一座院子的时候,见里面有人在聊天,也没在意。


        

陈牧经过时,院子里其中一位年轻人正好瞥见,奇道,“晨阳,你还有其他兄弟在家?”


        

院里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没有啊。”


        

“刚刚我明明看见一个,穿的正是明德学院的制服。”


        

那叫晨阳的年轻人说道,“你说那个啊,是我们家一个远房亲戚。”


        

最先开口的人听出他话中的意味,懂了,“原来是穷亲戚来投靠,伯父待人还真是良善,竟然还供他上学。”


        

“别提他了,我听说,学院来了一位新来的剑术教习。”


        

“哦?不知是哪一位剑客?”


        

“卓月。”


        

“没听说过广海城有姓卓的剑客啊。”


        

“她的来头可不简单,是踏浪剑的关门弟子。”


        

那男子惊道,“踏浪剑?五年前,他跟南洋剑圣那一战之后,不就失踪了吗?”


        

“据传,他这几年就在广海城隐居。”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若是能拜在这位先天强者的门下……”


        

“想拜先天强者为师,可没那么容易。”


        

…………


        

陈牧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小院,这里就是他住的地方。


        

夏府是真的大,起码有二十几座院子。他住的这座小院也是真的偏,平时除了送饭的那位小厮,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


        

他是魂穿,却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完全不知道原主的身世。连名字都不知道。只接收了文字和语言方面的记忆。


        

一个月前,他醒来时,就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身边有仆人照料。还以为穿越到了大户人家的少爷身上,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那些仆人称他为表少爷,等他病好后,就全撤走了。


        

他一个人住在那个小院里,除了一日三餐有人准时送来外,就没有人管他了,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


        

一开始,他还有点担心会被人发现魂穿的秘密,都想好了失忆的说辞,谁知根本没有理会他。


        

陈牧跟送饭的小厮混熟了之后,才从对方口中打探出一点消息。


        

这里是夏家,在广海城,也算是大户人家。就在不久前,有一个老人带着重病的他来投奔,夏老爷收留了他,那老人却离开了。


        

这是他醒来之前几天的事情。


        

陈牧算是明白了,敢情自己是寄人篱下啊。


        

至于他跟夏家是什么亲戚关系,那送饭的小厮也不清楚。


        

搞到现在,他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说实话,夏家对他还算可以,前几天,他去找管家,试探性地提出说想去上学。竟然真的给他安排了学校。


        

奇怪的是,连管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那天特意来问他的名字和生辰。


        

陈牧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心想有人问起,就说自己失忆了。


        

结果,这几天了,也没人来问他名字的事。


        

果然还是那个小透明。


        

陈牧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也对这个世界有初步的了解。


        

这里的文化还有历史方面,跟地球有点像,就跟平行世界一样。


        

他现在所在的国家叫大晋,北面还有一个国家魏国,双方划江而治,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在更远的地方,西边有西洋诸国,东边有个东洋国,南边有南洋。


        

这就是当前的世界格局。


        

他现在所在的城市叫广海,是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这座宅院的主人夏家,就是一个大海商。


        

………………


        

陈牧回到小院后,关上门,开始研究刚才涌进脑海里的东西。


        

他集中精神,就感觉到意识里,多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发光的大字——侠。


        

他的注意力放在这个字上面,就接收到许多知识。


        

良久——


        

陈牧睁开眼睛,神情却有些纠结,喃喃地说道,“这哪里是奇遇,简直就是个天坑啊。”


        

这个在他意识里发光的“侠”字,代表的正是一种修行之法。修练之后,可以得到超脱凡俗的力量,应该是刚才那个被击败的任侠所留下的传承。


        

可是,这种修行之法,跟常规的修行功法大不相同。修行既不是打坐冥想,也不是磕|药练功,而是行侠做仗义。


        

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得到的这种修行体系,名叫“侠”,想要入门,需要做三件侠义之举。


        

问题是,什么叫“侠义之举”,里面根本没提。


        

按照他的理解,就是抱打不平,行侠仗义。


        

这不就是个天坑吗?


        

在一个有修行者的世界当一个侠客,那简直就是嫌命长。替人出头,谁知道背后会惹出什么样的强者?


        

刚刚那个任侠就是一个榜样。


        

陈牧弄清楚了这个“侠”的修行之法后,心里是拒绝的。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的那个“侠”字大放光明,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他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他的脑海中,也闪过三个画面。


        

小学时,只有十岁的他,扶着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中学时,在网吧看到一个混混的手伸进了一个小学生的口袋,脑袋一热,就出言提醒。


        

大学毕业后的暑假,看到对面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的脖子卡在阳台的防盗网上,脖子以下吊在外面,毫不犹豫冲上去救人……


        

片刻后,这三个画面化为了流光,融入了那个“侠”字当中。顿时,“侠”字出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陈牧也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清醒了过来,想到刚刚发生的事,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身体里强大的力量,还有点不敢相信,“这就入门了?”


        

就在刚刚,他已经跨过了修行的门槛,迈入了“侠”这个体系的第一境,成了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修行者。


        

可是,大脑中得到的记忆,还有身体里的力量是不会骗人的。


        

“侠”的第一境名为“轻侠”,能拥有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还有另外一个能力,身轻如燕。


        

陈牧摸了摸身上,原本有些瘦弱的身体,多了两块结实的胸肌,还有腹肌。手臂也变得粗壮,这样的变化,是实实在在的。


        

“试一试。”


        

他站起身,推开门,来到外面的小院,走到院墙边,那里放着一块长条状的石头,长约一米,少说也有几百斤。


        

他俯下身,双手抱住那块条石,一发力,手臂的肌肉高高隆起,“喝”的一声,石条已经离地而起,成功抬了起来。


        

两秒后,他感到手臂有点酸软,将石条扔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好厉害。”


        

陈牧看着自己的手,双眼都在发光。


        

写网文的人,怎么可能没有YY过得到超凡能力的场景。刚穿越来的时候,他也习憧憬过,只是一个月都没有机会接触到,他本来以为这是一个普通人的世界。


        

接着,他又试了一下另外一个能力,一跃之下,竟然轻松地翻过了三米高的院墙,就算是四米多高的屋顶,在墙上借一下力,也能轻松地跳上去,感觉跟轻功没什么两样了。


        

“做三件好事,就能获得这样的力量,也太划算了吧。”


        

陈牧早就忘了刚才的嫌弃,此时心里只有两个字,“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