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04 诚挚君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新的一天,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中午,陈牧像往常一样,吃过从夏府带来的午饭之后,前往图书馆。


        

在路上,他还在琢磨着那五式“飞灵剑法”。


        

昨天,他回到夏府后,在小院里,将这五式剑法练了一个晚上。这些剑招里面,有许多高难度动作,换作以前,就算眼睛觉得会了,大脑也会告诉他,不,你不会。


        

他成了“轻侠”之后,不但力量大增,还变得身轻如燕。“飞灵剑法”里面的动作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只是,他也不确定自己练得对不对,毕竟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他琢磨的是剑法的口诀,这些剑诀半文不白,不太好理解。


        

不一会,他就到了图书馆,照例先去摆放报纸的地方,取了几份报纸,刚要找个地方坐下,就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跟他打招呼,“你好。”


        

陈牧一转头,只觉得眼前一亮,面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肤白貌美,更有一种文文静静的气质。他脑海里一下子就蹦出一个词,大家闺秀。


        

他有些疑惑地问,“有事吗?”


        

“我是专程来道谢的,昨天,多得你提醒,才让我免遭奸人的暗算。”少女说完,盈盈一礼。


        

原来她就是那位小姐啊。


        

陈牧这才恍然,昨天他只看到一个背影,并没有看清她的长相。怪不得那崔公子这么处心积虑,想用入梦术一类的手段去勾搭。


        

他往少女身后看去,见到一个中年女人,而不是昨天那个芳儿。看样子,已经处理掉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崔姓男子怎么样了。


        

他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说出口,说道,“不用客气,都是同学。”


        

陈牧说完,就要从她身旁走过。


        

越漂亮的女人,越容易惹来麻烦。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哎——”


        

少女见他要走,想要伸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说道,“我叫秦若素,你呢?”


        

“陈牧。”他答道,已经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展开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秦若素看着他,眼睛却变得明亮起来,轻声道,“施恩不图报,果然是一位诚挚君子。”


        

她身后那个中年女人眉头微微一皱,心想小姐虽然聪慧,终归涉世未深,不懂得男人的种种伎俩。这不过是故作高深,以退为进的手段而已。


        

她见小姐似乎还想过去,出言提醒道,“小姐,时间差不多了,别让周师等着。”


        

秦若素这才想起正事,说道,“走吧,秋姨。”


        

离开图书馆时,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陈牧专注地在看报纸。


        

秋姨适时提醒道,“小姐,出了昨天那样的事,以后,对于别的男子,还得多防着点才好。”


        

“秋姨,我晓得的。”


        

秦若素点点头,感触颇深地说道,“这世上,多是别有用心之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芳儿都被利用了。若是人人都像陈公子这般,那该多好。”


        

秋姨原本还有些欣慰,听到最后一句,神情就是一僵。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小姐性子向来清冷,不爱与人交往,怎么就对那个叫陈牧的另眼相看。


        

她横竖也看不出那小子有什么特别的。


        

…………


        

图书馆内,陈牧和秦若素交谈的时间虽短,还是被两个女生看在眼里。


        

等秦若素一走,两个女生小声议论起来。


        

其中一个女生惊讶地说道,“曦月,那个男生是谁啊?秦若素向来眼高于顶,对谁都不假辞色。今日居然主动跟一个男人搭讪,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是啊。”夏曦月喃喃地说道,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看报纸的男生。


        

夏曦月是夏家五小姐,家里来了一个表亲,这么大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虽然没有正式照过面,她却见过这个叫陈牧的表亲,就在昨天早上,要出门时,从马车上看到的。


        

对于这位表亲,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一位远房亲戚而已。她父亲对于前来投靠的穷亲戚,向来比较优待。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穷亲戚,居然跟秦若素认识。还是秦若素主动跟他搭讪。


        

那可是秦若素。


        

明德学院在广海,是首屈一指的中学,能在这里上学的,家中非富即贵。


        

在学生中间,同样是分等级的,在女生当中,论家世,论相貌,论才艺,秦若素都是最顶尖的,是明德学院中最耀眼的存在。


        

而且,秦若素是出了名的眼高于顶,孤傲自赏。从不参加任何聚会,久而久之,也没人敢去邀请她。


        

学院中,爱慕她的男学生有许多,也有人发起过追求,最后全都铩羽而归。有些不识趣的,更是被弄得灰头土脸。


        

一向对男生不假辞色的秦若素,却主动跟她家的那个穷亲戚搭话。也难怪夏曦月这么惊讶了。


        

另一名女生看出点什么,问,“曦月,你认识他?”


        

夏曦月摇摇头,说道,“书都找着了,我们走吧。”


        

…………


        

陈牧看完报纸后,到书架上找了一本物理书来看,这些都是比较基础的知识,他看得很快,相当于将初中学的知识重新复习一遍。


        

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午休结束。


        

陈牧回到教室,上完一节文化课后,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下一节是音乐课,上不上无所谓。


        

他来到昨天那间礼堂外等着。他选择逃课,就是想再看一次卓教习演示剑法,昨天学的那五式,他也不知道练得对不对。


        

按照班上的课程表,一旬只有两节体育课。一旬就是十天,下一节体育课,要到四天之后,他等不及了。


        

所以,打算在别的班上体育课时,过来蹭一蹭。


        

学校里的体育课,好像都是安排在下午,每个年级都有好几个班,今天应该有体育课吧。


        

陈牧正想着,就看见一个男生走了过来,两人目光的空中碰撞了一下,顿时明白,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思。


        

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那个男生站到另外一边,看向别处。


        

陈牧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等了一会,就有一群女生走了过来,唧唧喳喳的声音由远及近。


        

今天这节体育课,居然是女生班的。


        

陈牧有些犹豫,学院男多女少,拿一年级来说,男的三个班,女的一个班。学校对于男女大防,相当重视。明令禁止男女同学走得太近。


        

女生上体育课,他在一旁,有偷窥女生的嫌疑。


        

“陈牧。”


        

这时,有人喊他的名字,声音有点熟悉,转头一看,就见到秦若素款款朝他走来,眼中带着一丝惊喜,“你是来找我的吗?”


        

倏时间,刚刚还在唧唧喳喳的女生们,全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秦若素和那个男生。


        

这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