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05 真是个好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牧也很诧异,打招呼就打招呼吧,怎么一副惊喜的样子,咱们没那么熟吧。


        

这也太热情了点,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陈牧不是毛头小伙子,前世已经是奔三的人了。女朋友交过好几个,跟一任女友同居过两年,都谈婚论嫁了,情史算得上丰富。


        

穿越过来后,他照过镜子,长相还算端正。到了学校,从路遇的女生的目光中,就能判断出自身的魅力值,反正不是光靠相貌就能吸引女人的那种。


        

而眼前这位秦若素,不论长相还是气质,都是顶尖的,爱慕她的男人,肯定不在少数。追求者估计也少不了。


        

光从外在条件来看,两人差距有点大。


        

陈牧早过了爱作梦的年纪,可不会认为,秦若素是看上自己了。就因为帮过她一次?别逗了。


        

要是她眼皮子这么浅,早就被人勾搭走了,还轮得到他?


        

事有反常即为妖。


        

要么是秦若素的性格使然,对谁都这么热情大方。


        

要么,就是别有用心。想拿他当挡箭牌,或者,是察觉到他身上修行的秘密,才刻意接近。


        

这些套路,他熟得很,他都写了这么多年网文了。


        

陈牧心里念头电转间,感觉到十几道目光注视过来,周身不自在,用冷淡的语气说道,“不是,我是来学剑的。”


        

“哦。”


        

秦若素的目光在他空着的双手上扫过,并不相信他的说辞,正要开口,上课钟声响起,她说,“我去上课了。”


        

陈牧没有出声,眼睛看向远处。


        

等所有女学生都进了礼堂,他才转过头,心想她吃了两个冷钉子,以后应该不会自讨没趣了吧。


        

他转头间,一眼瞥见边上那个男同学正直勾勾地看着他,那目光,看得他有些发毛,心想,“什么毛病?”


        

这时,礼堂内,卓教习现身了。那个男同学终于移开了目光。


        

陈牧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他是来学剑法的。


        

他稀里糊涂就成了修行者,成了第一境的“轻侠”,身体素质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不论是力量,速度,都远超地球上的专业运动员。要是回到地球,田径类的记录,他随随便便就能破一遍。


        

没有秒表,他也不确定一百米能跑到几秒内。但是跳高是作不了假的,一个干拔就离地三四米高,什么飞人来了,都是弟弟。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膨胀,身体素质是一回事,战斗力是另一回事。从小到大,他都没怎么跟人打过架,对上普通人还好说,要是碰上同阶的修行者,多半要歇菜。


        

陈牧最需要的,就是学会一门武技。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卓教习的剑术课这么上心。


        

这卓教习一看就是个高手,教的应该也是真功夫。能学到一门剑法,真的碰到什么事,也有自保之力。


        

陈牧看得很专注,卓教习跟昨天一样,只教前五式。


        

“似乎没练错。”


        

他看完后,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心中有这样的感觉。


        

正思索间,卓教习已经丢下一众女学生,向门口这边走来,丝毫没有对女学生有什么优待。


        

卓教习走出大门,陈牧很自然地让到一边。


        

“卓教习。”


        

一个人影挡在了卓教习的面前,正是跟陈牧一起蹭课的那位男同学,“我叫顾铮,是一年级一班的学生,关于飞灵剑法,有些地方我没太懂,想跟您请教一下。”


        

咦,居然是同班同学。


        

陈牧听他的自我介绍,有些惊讶。仔细一看,确实有一点点脸熟。


        

他刚转学过来没几天,班上的同学还没认全。


        

这个叫顾铮的家伙,居然敢拦这位一看脾气就不会太好的卓教习,称得上是勇气可嘉。


        

陈牧原本打算走的,看见这一幕,就打算看看热闹。


        

卓教习看着拦在面前的顾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说了两个字,“拔剑。”


        

“啊?”


        

顾铮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愣了一下。


        

卓教习淡淡地说道,“接住我一剑,才有资格向我请教。”


        

“这——”


        

“不敢?”


        

卓教习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一句话,却让顾铮一下子胀红了脸,锵的一声,将剑拔了出来,摆了一个架势,“请卓教习赐教。”


        

“看剑。”


        

卓教习手里的剑连鞘刺了出去,这是简简单单的直刺,速度并不快。


        

顾铮长剑上撩,格挡了过去,正是飞灵剑法第一式。只是姿势变形得厉害,一旁的陈牧看得直摇头。


        

只见卓教习手腕一翻,剑鞘变幻了方向,啪的一声,打在顾铮的手上,长剑脱手,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陈牧看得很清楚,这一剑并不快,看起来却像是顾铮将手送过去挨打一样。


        

两人的差距太大了,简直就是吊打小朋友。


        

若是换作自己的话……


        

顾铮手背挨了一下,一片乌青,显然那一下打得不轻。他却一声不吭,胀红着脸,重新捡起长剑,咬着牙说道,“再来。”


        

卓教习也不废话,还是一剑刺出。


        

顾铮这次有了防备,姿势没有那么变形。


        

啪!


        

还是手背,还是同样的位置中剑。


        

咣当一声,长剑再次落地。


        

“再来!”


        

顾铮红着眼,声音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带着强烈的不甘。蹲下去,将剑捡起,咣当一声,又掉了下去。


        

他的手挨了两下,伤得挺严重,连剑都握不紧了。就算再不甘心,也没有用。


        

卓教习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陈牧,“你来?”


        

“来!”


        

陈牧没有任何犹豫,这是一个送上门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任何技艺,都要通过实践,才能真正掌握。武技也是一样,招式练得再熟,没实战过,也只是花拳绣腿。


        

卓教习跟他对练,最多挨一下打,没有任何危险。


        

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剑法练得怎么样。


        

陈牧道,“顾铮同学,借你的剑一用。”


        

还有些失魂落魄的顾铮闻言,将手里的剑递了过去。


        

陈牧接过剑,摆出了起手式。比起顾铮,姿势要标准得多。


        

卓教习平静无波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道,“看剑。”同样是一剑刺出。


        

陈牧反应速度远不是顾铮能比的,反手一撩,又快又急。


        

一旁的顾铮都看呆了,两人剑法上的差距,肉眼可见。


        

眼看着长剑就要碰到剑鞘,卓教习变招了,剑鞘一抖,向陈牧的手腕点去。


        

陈牧毫不犹豫跟着变招,使出第二式,再次封住了剑鞘的去势。


        

卓教习剑鞘一缩,随后刺出第三剑……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快得顾铮都看不清了。


        

眨眼间,卓教习已经刺出了五剑,陈牧以学到的五招应对。两人的剑没有碰到过一次。


        

突然,卓教习收剑而立,说道,“跟我来。”


        

陈牧心中一喜,知道自己通过了教习的考验,将手里的剑还给顾铮,真心实意地说道,“多谢。”


        

要不是顾铮搞这么一出,他也没这个机会。毕竟,他没这么莽撞。


        

真是个好人呐。


        

顾铮手里捧着长剑,看着陈牧跟卓教习走远,一脸的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