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08 麻烦上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陈牧吃过点心,带上东西,悠然前往学校后山。


        

要去后山,有一条必经的小路,顾铮正一脸焦急地等在那里,看到他出现,才松了一口气,“怎么现在才来?”


        

陈牧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吃午饭了,你还没吃?要不然先去吃点。”


        

“不必了。”


        

陈牧耸耸肩,说,“随你,东西呢?”


        

顾铮递过去一个袋子,“一成的订金,五十四个银圆,你数一数。”


        

陈牧听到里面银圆撞击时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觉得异常悦耳,接过袋子,仔细数了一遍,是五十四个没错。


        

总算有钱了,以后不用带早餐来学校吃了,想买什么书都可以买。


        

陈牧拿了钱,看顾铮也觉得顺眼多了,说道,“走吧,找块空地,我教你剑法。”


        

两人找了一空地,一个教,一个学。


        

转眼间,就是半个小时过去。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有凤来仪。”


        

顾铮使出飞灵剑法当中的一招,经过陈牧半个小时的调教,已经使得像模像样了。


        

“腿。”


        

陈牧手里的木棍点在他的腿上,用力一压,“说了多少次了,腿要压低一点,要不然发不了力。再来。”


        

顾铮一声不吭,收起剑,将这招重新来了一遍。


        

“啪”


        

陈牧又是一棍点在他的腰上,“你这是顾头不顾腚,又忘了这里,再来。”


        

顾铮仍旧不出声,咬着牙,重新来了一遍。


        

这一次,陈牧没有出棍,只能说,勉勉强强吧。


        

真是太笨了。


        

他心里暗自摇头,半个小时了,这才学到第四式。每一招,他都要来来回回纠正十几次,才能勉强掌握。


        

勉强掌握的意思是,就学会一个姿势,想用来打架,还差得远。


        

就这样的天赋,怪不得卓教习看不上。


        

不过,这顾铮也不是没有优点,这练功的劲头很足,被他指出错误,马上就改正,没有一点怨言。


        

态度值得肯定。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陈牧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说道。


        

顾铮忙道,“陈兄,我还能继续,将第五式学好再走吧。”


        

“欲速则不达,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你先将这四式练熟再说。”陈牧说着,转头离开了。


        

顾铮迟疑了一下,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等他一走,就在原地,一遍遍地练了起来。


        

…………


        

陈牧自然不可能将一整个午休时间都花在顾铮身上,他还有好多书没看呢。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


        

放学后,陈牧就前往后山的那片空地,卓教习已经等在那里。


        

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来晚了。”


        

卓教习还是那副酷酷的神情,说道,“将潜龙九式打一遍给我看。”


        

“是。”


        

陈牧将东西放到一边,拉开架势,开始练了起来。


        

啪啪啪啪……


        

一连九声脆响,陈牧将一套潜龙九式,打得行云流水,完全不像是初学的。


        

卓教习心中再一次受到了震憾,仅仅一天时间,居然就将潜龙九式练到这种程度。


        

这就是天才吗?


        

她当时,足足花了三个月,才有这样的水平。


        

陈牧收招而立,说道,“怎么样,我昨天回去后,练了好七八遍,可没有偷懒。”


        

七八遍——


        

卓教习心里一抽,脸上却蹦住了,神情冷淡地点了下头。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等他以后入了门,自己就是师姐,自然要保持师姐的派头。


        

“现在,我教你飞灵剑法。”


        

她原本是打算教另外一套拳法的,这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那套拳法,肯定难不住陈牧。还是教这门难度更高的飞灵剑法。要让他知道,学武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免得他以后骄傲自满,白白浪费了一身天赋。


        

“嗯,我也是为他好。让他明白学武不易。”


        

卓教习这样想道。


        

飞灵剑法虽然不是她师父独创,但在她师父武功没有大成之前,就是以这门剑法成名的。


        

这一次,是师父跟学院的院长打赌输了,不得不将飞灵剑法传给学校的学生。当剑术教习这种事,当然不能劳烦师父,得由她这个徒弟代劳。


        

她教的时候,并没有藏私,完全遵守了赌约。不过,能不能学会,就看那些学生自己的。她才没那个时间一个个手把手地教。


        

谁知,碰到了陈牧这个怪胎,让她动了心思。


        

“飞灵剑,其要旨,就在轻灵二字。你那五式,只得其形,不得其神,招数死板,换成一个有经验的武者,轻易就能破掉你的剑法……”


        

卓教习毫不藏私,开始给他讲解口诀中蕴含的意思。


        

所谓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真正的要诀,都并不复杂。


        

陈牧只是古文不太好,弄不清楚那些半文不白的口诀,经她一点拨,登时恍然大悟,再使出剑法时,就灵动了许多。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不知不觉,已经教到第十二式。


        

卓教习教着教着,都有些心慌了。任何招式到了陈牧的手上,都是一学就会,一点拨,就领悟其中的关窍。


        

练两遍,就能练得丝毫不差,再练多几遍,就能掌握其中的神韵。


        

以难学著称的飞灵剑法,在他那里,仿佛没有任何难度一般。


        

想当初,自己学这门剑法,花了多少时间,吃了多少苦头,挨了师父多少棍……


        

她的自信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教习,这招白虹贯日是不是要这样,教习,教习……”


        

陈牧练完第十二式,自觉得掌握了诀窍,转头问道,却见她站在那里发呆,喊了几声都没反应。


        

卓教习反应过来,轻咳一声,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好好练。”


        

再这样教下去,她很快就会没东西教了。那些师门秘传,在陈牧没有正式拜师之前,是绝对不能教的。飞灵剑法是例外。


        

她打定主意,在师父出关之前,不能将飞灵剑法全部教给他。


        

“那教习,明天见。”


        

陈牧将手里的剑还给她,拿上东西,离开了。


        

…………


        

“陈兄。”


        

陈牧刚出校门口,又碰到一辆马车,车上的是顾铮,“你要去哪,我带人一程吧。”


        

“那就有劳了。”


        

陈牧跟他没什么好客气的,上了马车,说道,“我想买一把剑,你有什么推荐的吗?前提是我买得起的。”


        

“那去百宝阁吧。”顾铮吩咐车夫一声,车夫应了一句,驾起马车,行驶了起来。


        

顾铮问道,“陈兄以前学过飞灵剑法?”


        

陈牧能猜到他这样问的意思,毕竟是金主,要照顾一下他的情绪,于是体贴地说道,“没错。”


        

顾铮一副不出所料的神情,又问道,“不知道陈兄的师承是?”


        

“这个,不方便透露。”


        

二人闲聊着,不知不觉,马车驶进了一条巷子。


        

突然,马儿长嘶一声,停了下来。


        

就听到车夫的呵斥,“你不要命啦,突然冲出来——啊!”话说到一半,就是一声惨叫。


        

陈牧心头一紧,意识到不对,朝顾铮看去,看样子,是卷进了麻烦中了。


        

随后,一个怨毒的声音响起,“姓陈的,给我滚下来,竟敢坏我的好事,今日,我要把你剥皮拆骨。”


        

陈牧听得头皮一麻。


        

居然是他!


        

这个声音,正是那个勾搭了秦若素侍女芳儿的姓崔的男子。


        

这是冲自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