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09 首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石头!”


        

顾铮已经推开车门下车,见到年轻的车夫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脖子上一处伤口,还在不停地冒出血来,身体抽搐着,顿时目眦欲裂,扑上前,捂住他的伤口,想要将血堵住,却怎么也堵不住。


        

顾铮惊怒交加,看着马车前的那个人,怒吼道,“崔成海,你竟然当街杀人!”


        

陈牧也走下车,看见车夫的惨状,那是大动脉出血,大概率是救不回来了。心头不由一沉,对方毫不顾忌地下杀手,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马车停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那崔姓男子就拦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把刀。


        

这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衣,长得挺英俊,就是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癫狂之意。


        

自从陈牧下了马车,此人就一直盯着他,眼中透出刻骨的恨意。


        

陈牧被那目光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两世为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面。


        

他前世近三十年,都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碰到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心里自然会打鼓。他脚下一挑,将顾铮扔到一边的长剑挑起,一把抓住。


        

有剑在手,他心里安定了一些。


        

崔成海并没有急着动手,只是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陈牧,用阴森的声音说道,“你该死。”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为了接近秦若素,你知道我们花了多少心血吗?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被你给毁了,全都毁了。我的前途,也毁了……”


        

一边说,他一边喘着粗气,“就算把你杀一百遍,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我要把你的骨头一寸寸敲断,再把你砍成肉酱……”


        

一旁的顾铮听到他提及秦若素,心中就是一惊。意识到今天这事,恐怕无法善了了。


        

这特么就是个神经病吧,为了个女人,至于吗?


        

陈牧心中暗骂,看着对方手里还在滴血的长刀,却不敢动。


        

直觉告诉他,要是转身就跑的话,对方的刀一定会先一步砍在他的后背上。


        

逃,只会死得更快。


        

只有拼了!


        

他压抑住内心的恐惧,拔剑出鞘。


        

“你想跟我动手?”


        

崔成海看到他的动作,突然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我自幼学武,十五岁就迈入武者第一境,苦练十年怒海刀法,整个明德学院,也没几个人是我的对手。就凭你?不自量力。”


        

“你废话太多了。”


        

陈牧开口了,好歹是死过一次的人,初时的惊慌过后,意识到无路可退,反而冷静下来,“你没听说过,反派死于话多吗?”


        

崔成海见他竟然还敢还嘴,整个变得有些躁狂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激怒我。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你以为有胜算吗?”


        

以崔成海的眼力,通过陈牧下车时的动作,就看得出他的功夫强不到哪去。也就学的剑法还有些看头。


        

“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绝望。”


        

崔成海“望”字刚说完,已经动了,脚下步伐奇快无比,跨过数米的距离,手里的长刀直取陈牧手中的剑。


        

……


        

“完了!”


        

一旁的顾铮越听越是绝望,见到他动手,脑海只剩下这个念头。


        

如今的明德学院里,第一境的武者两只手都数得过来。崔成海正是其中之一。


        

去年,学院的几名学生,跟四海武馆的弟子起了冲突。双方约架打擂台,崔成海凭借怒海刀法,击败了四海武馆的大师兄。那一战之后,他的风头一时无俩。


        

顾铮也见证了那一战,崔成海的强大,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陈牧剑法再好,也只是个新生,比崔成海小两三岁。能打得过吗?


        

崔成海明显已经陷入了疯狂,杀了陈牧后,多半也不会放过他。


        

……


        

就在崔成海出刀的一瞬间,陈牧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大脑飞快运转,刚学到的十二式飞灵剑法飞快地在他脑海中闪过。


        

突然,他的视野中,捕捉到了一丝空档。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直觉,就是那里!


        

陈牧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出,那几句剑诀,在心底闪过。


        

白虹贯日!


        

一抹耀眼的剑光亮起,快得让人的眼睛都无法捕捉。


        

当的一声响,血光乍现,长刀落地。


        

陈牧手里的剑,抵在了崔成海的咽喉前。


        

“怎么可能……”


        

崔成海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上的伤口,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摇摇欲坠。


        

他怎么也不愿相信,自己苦练了十年的怒海刀法,竟然被人一剑给破了。


        

…………


        

“赢了?”


        

顾铮瞪大了眼睛,刚才那一抹剑光,仿佛还在眼前,让他几乎为之窒息。


        

他看着失魂落魄,自信完全被摧毁的崔成海,有些僵硬地转了一下脑袋,看向旁边的陈牧,心中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情绪。


        

最终,只有一个念头:他好强。


        

…………


        

“赢了!”


        

陈牧握紧手里的剑,一股酥麻的感觉,一直从头顶蹿到脚后跟,心中兴奋激动,难以自抑。


        

他胸中激荡之下,开口说道,“崔成海,你阴谋算计一个少女,卑鄙无耻之至。事败之后,还前来报复我,杀害了一个无辜的车夫,像你这种无耻小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本就无法接受被一剑击败事实的崔成海,听到他的话,竟被吓得连退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颤抖着嘴唇。


        

陈牧将剑收起,说道,“杀了你,只会污了我的剑。顾铮,去巡捕房报案。”


        

“哦。”


        

顾铮听到他的话,连滚带爬地起身,去报案去了。


        

“我错了……”


        

突然,崔成海伏在地上,痛哭失声。


        

陈牧微微一愣,却不为所动。


        

小样,给我来这一套,以为我会上当吗?


        

他冷眼旁观,保持着警惕,免得崔成海搞出什么花样。


        

他没有动手杀人,一是下不太去这个手。二来,也是不想落得任侠那样的下场。


        

这个世界,官府的力量太强了,那个击败了任侠的余海英悬浮在空中的场景,他到现在还忘不了。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杀人比较好。


        

报了官,让官府来处理不是挺好的吗。至于官府怎么处理,他管不了,也懒得管。


        

反正,崔成海的一只手已经废掉了,对他造不成威胁。


        

不一会,几名巡捕来了,将瘫软如泥的崔成海铐走。


        

他和顾铮作为证人,也要跟着一起去做巡捕房做口供。


        

在路上,陈牧就感觉到意识中的那个“侠”字,不断地传递过来能量,流遍全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能量正在滋润他的身体,让他变得更强。


        

将崔成海扭送官府,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这一次反馈回来的力量,比上次帮秦若素时,要多得多。


        

果然,做好事就会变强。


        

他得到的这个修行功法,还真是满满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