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0 正确修行方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牧回到夏府时,天已经黑了。


        

回到他住的小院里,点亮桌面上的煤油灯,见桌上的饭菜还在,用碗盖着。


        

他心中想道,“这小六子还挺有心的。”


        

小六子就是每天给他送饭的小厮,也就十四五岁,近一个月接触下来,人还挺不错的。


        

陈牧没有动桌上的饭菜,离开巡捕房后,顾铮请他到一家酒馆吃过了,那是他穿越过来后,吃得最丰盛的一餐。


        

说起来,还是他连累了顾铮,害得顾家的车夫被杀。结果顾铮还一个劲地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陈牧心里多少有些过不去。


        

他决定,以后教顾铮剑法时,用心一点。


        

当然,钱还是要照收的,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


        

陈牧放下装书的袋子,从墙角拿过一截细长的木棍,走到屋外的院子。


        

他站定后,摆出一个起手势,以木棍为剑,猛地刺出。


        

正是那招击败崔成海的白虹贯日。


        

嗖——


        

木棍刺破空气,发出声响,给人一种凌利之感。


        

陈牧却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不,不对。”


        

这一剑,完全没有击败崔成海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再来。”


        

他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着,却没能再复制之前的那一剑。


        

陈牧尝试了十几次,都徒劳无功,停了下来,思索起来,“那一剑我到底是怎么使出来的?”


        

“难道说,我是实战型的选手,在生死关头下,才能超常发挥。”


        

想来想去,他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了。


        

这是他第一次实战,对方还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他感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幸好他沉着冷静,没有被压力压垮,反而激发出了潜力,超常发挥。


        

“真是够凶险的。”


        

陈牧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他前天下午才开始学剑,算起来,正式练武也就两天时间,对方从小学武,不论是硬实力,还是战斗经验,都比他强得多。


        

如果不是崔成海太过轻敌,加上他那爆种般的一剑。根本就不可能赢。


        

“果然,做好事是有风险的。”


        

陈牧不由叹气,他就是写张纸条,提醒了秦若素一下,就差点惹来杀身之祸。


        

说起来,崔成海怎么知道是他干的?


        

难道是秦若素说的?


        

知道这件事的,也自己跟她。他可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也只有她了。


        

陈牧对这个女人的观感,又变差了一些。


        

果然,漂亮的女人都不可靠。


        

算了,反正巡捕房的人说了,当街杀人,按律当斩,现在证据确凿,等到案卷递交到刑部,处决很快就会下来。


        

陈牧将这件事抛到一边,想起另外一件事,“试试力量增加了多少。”


        

他击败崔成海之后,意识中的“侠”字不断传递能量过来,改造他的身体,一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他能感觉得出来,身体素质增强了不少。至于增强到什么程度,还得测试一下。


        

陈牧又找到院子里那块条石,挽起袖子,一把抱起,感觉相当轻松。


        

他抱住条石,做起了深蹲,一口气做了五个,终于感觉到有些吃力。砰的一声,将条石扔回去。


        

“力量至少增加了五成。还有耐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


        

他摸了摸手臂上的肌肉,这种变强的感觉,真的好极了。


        

“再试试别的。”


        

陈牧一个翻身,跃上了屋顶,感觉比之前轻松多了,然后,在院子里随意翻腾,落地无声,在黑暗中,化为一道影子。


        

玩了一会,他重新落回到地面,心想,“就算是轻功,也不过如此吧。”


        

这一次,他的实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陈牧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为何这次提升这么大?


        

成为“轻侠”后,他获得过两次力量的反馈。上一次是给秦若素留纸条提醒,得到的反馈并不是很多,只有一点点的提升。跟这次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陈牧不由琢磨起来。


        

他得到的“侠”的修行传承里面,对于行侠仗义的定义,是很模糊的。并没有详细的界定哪些属于侠义之事。


        

他也只能自行摸索。


        

“难道是因为这次涉及到人命,后果比较严重?”


        

陈牧觉得,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突然,他想起晋升到第二境的要求,心中一动,“还是说,因为这次有旁观者?”


        

“侠”这个修行传承,修行的方式比较古怪。想要到第一境,要求做三件侠义之事。


        

而到了第二境,就不是做几件好事那么简单的,要求是“侠名传乡梓”。这意味着,不但要做好事,还要将名声传扬出去。


        

他帮秦若素那件事,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一次击败崔成海,顾铮就在现场,又叫来了好多巡捕,符合传扬名声的要求。


        

陈牧越想越对。


        

原来,这才是修行的正确方式,高调地做好事,让越多人知道越好。


        

“真是头疼啊。”


        

陈牧忍不住叹气,他一直是个低调的人,从小到大,都不爱出风头。现在让他高调地行侠仗义,让他很为难。


        

关键是,行侠仗义本身就容易得罪人,还要弄得人尽皆知,更加容易引起别人的嫉恨。这个世人从不缺红眼病的人。


        

对于这种修行方式,他心里是拒绝的。


        

不过,这个世界太危险了,想要保护自己,就要有强大的力量。就算再不情愿,他也只能接受。


        

………………


        

又是新的一天,早晨陈牧出门的时候,起风了。


        

他穿着一件单衣,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看到街上的行人都穿得比较多,才意识到天气又变凉了。


        

他现在的体质,不畏惧这点秋风。


        

陈牧脚程很快,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学校。


        

当当当。


        

上课钟声响起,老师拿着教材走进教室,开始上课。


        

这节是国文课,陈牧基础最薄弱的课程,所以听得很认真。


        

课上到一半,突然教室门口来了一个人,招招手,将正在讲课的老师叫了出去。


        

不一会,老师回到教室,说,“哪个是陈牧,出来一下。”


        

找我的,会是什么事?


        

陈牧疑惑地站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他认得,是年级主任。另外两个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制服。


        

陈牧一看之下,心头就是一凛,这制服,跟那个击败任侠的余英海有点像。心想难道自己得到任侠传承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表面上,却还保持着镇定,问,“主任,你找我?”


        

年级主任道,“陈牧,这两位是六扇门的捕头,有事找你,你好好配合。”说完,就走了。


        

六扇门的捕头?


        

陈牧更加确定,这两人跟余海英是出自同一个组织。


        

这时,其中一人道,“陈牧,跟我们走一趟。”


        

陈牧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