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1 他想见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小姐,打搅了。”


        

明德学院一间专门接待贵宾的会客室内,一位同样穿着深蓝色制服的女子站起身,对着刚进来的少女客气地说道。


        

进来的正是秦若素,身后跟着那位秋姨。


        

“杨捕头太客气了。”


        

秦若素认出这女子,是六扇门的一位红衣捕头,连忙回礼,又对陪在一旁的老者道,“副院长。”


        

副院长说道,“都坐下吧。”


        

几人坐下后,秦若素问道,“杨捕头,您找我,是为了崔成海的事吗?”


        

六扇门是巡捕房的上级机构,专门负责重大事件,特别是涉及到武者和修行者的。能成为六扇门捕头的,无一不是正式的武者或修行者。


        

捕头按照级别,从低到高为黑衣捕头,青衣捕头,红衣捕头。


        

眼前这位女捕头,就是一位红衣捕头,第三境的高手,人称白罗刹。


        

秦若素得到陈牧纸条的提醒后,从侍女芳儿那里知道一切都是崔成海指使的,就报到了六扇门那里。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六扇门派人去抓捕,发现崔成海已经失踪。


        

杨捕头说道,“没错,昨天下午,他当街行凶,却反而被擒。如今已押入了六扇门的大牢。”


        

一直极少出声的秋姨突然开口了,“崔成海不过是一境武者,居然要劳动你这位红衣捕头前来,莫非这背后,还有其他牵扯?”


        

杨捕头面对秋姨,神态恭谨,“秋前辈猜得没错,我们怀疑此人背后的主使是闻香教。”


        

“闻香教?”


        

秋姨脸色微微一变。


        

闻香教,本朝第一大邪教。


        

秦若素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事关邪教,杨捕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


        

杨捕头道,“多谢秦小姐好意。那闻香教既然盯上你,必然有所图谋,以后须得小心一些。”


        

“我会小心的。”


        

秦若素说着,突然问道,“不知那个将崔成海擒住的人是谁?”


        

“也是你们明德学院的学生,叫陈牧。这次还需要他帮忙,去审一下崔成海。”


        

秦若素沉默了一秒钟,说道,“我也去一趟吧。”


        

“嗯?”


        

…………


        

陈牧没有动,而是谨慎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


        

“别紧张。”


        

另外一人看出他的紧张与防备,和颜悦色地说道,“是崔成海想见你,需要你配合协助一下。”


        

陈牧一听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觉得奇怪,崔成海为什么想见他?


        

他说道,“昨天已经录过口供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那名捕头说道,“崔成海身上,还牵扯到别的大案。他一直不肯开口,只说要见你。”


        

这家伙,又在作什么妖?


        

陈牧觉得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事,拒绝道,“我只是个学生,恐怕帮不了你什么。”


        

那名捕头笑了,“你不愿配合也没关系,下午,就会有一张通传令,直接送到你们院长那里。只是,那样的话,就不是现在这样的待遇了。”


        

赤|裸|裸的威胁。


        

陈牧说道,“当然,配合你们的工作,是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现在就去吗?”


        

那名捕头见他这么识时务,也很满意,说道,“还要等一下。”


        

“不知二位怎么称呼?”


        

“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捕头,他姓王,王捕头。”


        

陈牧在心里的小本本,将这两人记下了。


        

…………


        

“头儿。”


        

过了一会,三个女人走了过来,周王两个捕头对着其中一位穿着相似制服的女人行礼。


        

让陈牧意外的是另外两人,居然是秦若素和那个一直跟着她的中年女人,“她们怎么也来了?”


        

转念一想,秦若素是当事人,六扇门的人找她问话很正常。


        

杨捕头给两位下属作介绍,“这位是秦小姐还有秋前辈,她们跟我们一起去。”


        

周王两位捕头上前见礼。


        

这样的态度,跟之前威胁他时比起来,完全是天差地别。


        

陈牧意识到,秦若素的来头,恐怕不是一般的大。


        

“这种女人,还是离远一点好。”他更加坚定了跟她保持距离的想法。来头越大,背后牵扯就越多,危险也越致命。一不小心,就会卷入恐怖的漩涡中。


        

他这个小身板可抗不住。


        

接下来,准备出发了,秦若素道,“陈牧,你坐我的马车吧。”


        

陈牧果断拒绝,“男女授受不亲,我走路就行。”


        

秦若素被拒绝了,却并不以为忤,嘴角反而溢出一丝笑容,心想,果然是守礼君子。


        

这种小女儿情态,被一旁三位捕头看在眼里,也只能当作没看到。


        

…………


        

六扇门衙门离得并不远,半个小时后就到了。


        

陈牧三人被留在一间办公室内,杨捕头让他们在这里坐一会,就离开了。自有人奉上茶水。


        

这间办公室挺大,陈牧站在墙边,打量着木架上的陈设。


        

“抱歉。”


        

秦若素走到他身旁,轻声道,“因为我的事,让你受了连累。你,没受伤吧?”


        

她本是个聪颖的少女,听到崔成海当街伤人,就觉得奇怪。既然已经潜逃了,为什么又要当街伤人?


        

得知擒住崔成海的人是陈牧后,她就猜到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崔成海为了报复,当街袭击了他。


        

幸好,陈牧没事,不然的话,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没有。”


        

陈牧的目光还停留在木架上的动物脑袋标本上,语气相当冷淡。


        

“听人说,崔成海的武功不错,你能将他生擒,实力还远在他之上……”


        

秦若素的声音柔柔的,听着很舒服。陈牧却没有被糖衣炮弹腐蚀,打断她的话,“只是侥幸而已。”


        

“你学的是夏家的功夫吗?还是另有师承?”


        

你查户口啊?


        

陈牧有些不耐烦,正要开口,办公室的门推开了,杨捕头走了进来,说道,“崔成海已经带到审讯室,陈牧,跟我来。”


        

陈牧跟着她,前往审讯室。秦若素和秋姨也跟着一起。


        

到了审讯室门外,陈牧问,“我该怎么做?”


        

“跟他聊天,打开他的心防,但是别刺激他。一会,听我的指示。”杨捕头说着,对秦若素道,“秦小姐,秋前辈,我们去隔壁的监听室。”


        

守在审讯室门外的人得到授意,将门打开。


        

陈牧带着几分好奇,走了进去,看见被锁住手脚的崔成海坐在一张生铁打造的椅子上,神情却相当平静。


        

莫名地,他想到一句应景的话,说,“我来了。”


        

崔成海抬头看着他,目光相当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