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3 摸出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辛苦了。”


        

陈牧走出审讯室,去了隔壁的监听室,那位杨捕头说道,态度比之前和善了许多。


        

他说道,“该问的都问了,我现在能走了吧?”


        

这里环境太压抑,待久了,感觉不太好。


        

杨捕头说道,“可以。不过,今日之事,事关重大,若是泄露出去,后果严重。希望你能保密,不要透露给任何人。”


        

“我明白。”


        

陈牧郑重点头,他自然懂得这件事的严重性。


        

杨捕头派人将他和秦若素送出了衙门。


        

“还真的不给一点劳务费都不给啊,太抠了。”


        

陈牧出了门口,见六扇门的人都没有任何表示,感觉有点不爽。态度不好也就算了,连报酬都没有。


        

他再次将这事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


        

“陈牧。”


        

陈牧走没多远,就听到秦若素在喊他,回头一看,见她和那个秋姨跟在自己身后,而马车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


        

他想起刚才崔成海对秦若素的评价,态度和缓了一些,问,“有事吗?”


        

如果她真的像崔成海说的那样,本是个性格高冷的人。那么很可能是受了感化光环的影响,对自己的态度才会这么友善。


        

现在回想起来,刚醒来那几天,负责送饭的小六子,总是有些不情不愿的,送来的饭菜都是凉的。能看得出他不喜欢这个差事。


        

直到有一次,小六子进门时摔了一跤,他上前扶了一把。从那以后,小六子对他的态度就变好了,送饭变得及时。


        

之后,他又帮了小六子几个小忙。到了现在,小六子对他甚至有一些崇拜。


        

很可能,小六子就是受到了感化光环潜移默化的影响。


        

只是,小六子态度的变化,分为好几次完成的,每一次变化都不算突兀。他才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也就是说,感化光环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帮了别人后,就能收获感激?”


        

陈牧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不由为之意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就是社交利器啊。


        

以后,他一边行侠仗义,一边交朋友。用不了多久,他就是知交满天下的大侠。


        

想想还挺激动的。


        

秦若素说道,“车里有点闷,想透透气。”


        

这么拙劣的借口。


        

陈牧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此时,一阵风吹过,扬起秦若素的裙摆,也吹乱了她长长的头发。


        

路边有一棵大树,金黄的阳光从稀疏的枝叶间照下,斑驳的光影落在她的身上,映衬得她肤白胜雪,那清澈见底的眼眸中,陈牧仿佛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陈牧心脏咚咚跳了起来。


        

这时,一片落叶随风而来,沾在秦若素的头发上。


        

陈牧下意识地伸出手,将那片树叶拿走,几缕发丝在他手背上拂过,一股痒意从手背,一直钻到他的心里。


        

秦若素脸颊上染上了一层红晕,眼眸带着羞意,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的娇羞,让陈牧的心脏像被什么砸中一样。


        

“咳。”


        

就在这时,陈牧听到一声轻咳,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瞬间清醒过来,说道,“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敢去看那位秋姨,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街道上。


        

“好可怕。”


        

陈牧跑出几条巷子外,还心有余悸。


        

就在刚才,他清晰地察觉到一股杀意,正是秦若素身后那位秋姨发出来的。很明显,这是一种警告。他要是真的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说不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那位秋姨,显然是一位比他厉害得多的高手。


        

“唉,我怎么就没控制住手呢。”


        

陈牧有些郁闷,明知道秦若素不能招惹,说好要离她远一点的。现在好了,摸出事了吧。


        

人家原本未必对他有什么想法,这一伸手,很可能就撩动了她的芳心。


        

刚刚她那娇羞的神态,就说明问题了。


        

造孽啊。


        

陈牧忍不住叹气。


        

“一定是因为荷尔蒙,回到青春期后,荷尔蒙太旺盛,导致控制力大减。”


        

他前世,快奔三了,经过几段感情的历练,对男女之事能看得比较开,就算看到再漂亮的女人,心里也能平静无波,也就多看几眼。


        

陈牧找到“元凶”后,很快淡定下来。心里想道,“下次再碰到她,找机会把话说清楚,别害了人家小姑娘。”


        

不提别的,秦若素也就十五六岁年纪,在地球,还在上初中,他怎么下得去这个手?


        

…………


        

“小姐,以后跟年轻男子,还是保持一些距离为好,不然,对你的声名有损。”秋姨忍不住出言提醒。


        

秦若素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小声辨解道,“他是正人君子,不会做出逾礼之事。”


        

刚才那样,还不叫逾礼?女孩子的头发,是别的男子能摸的吗?


        

秋姨皱起眉头,还要再说,“小姐……”


        

秦若素突然道,“哎呀,都快到中午了,得赶紧回去,别让周师多等。”说着,赶紧上了马车。


        

秋姨跟着上车,说道,“若是老爷知道的话,会很不高兴的。”


        

秦若素听她提起父亲,眉宇间浮起一丝忧愁。


        

…………


        

陈牧回到学校时,已过了午时,早就放学了。


        

他回到教室,就见顾铮坐在他座位旁边,他的桌上放着一个食盒。


        

“还没吃饭吧。”顾铮见到他进来,将食盒打开,拿出里面的饭菜,三菜一汤。


        

陈牧见饭菜还冒着热气,眼睛一亮,搓着手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过去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吃。


        

他早就饿了,忙活了一个早上,六扇门不给劳务费就算了,还不管饭。他早上从夏府带了些点心,想凑和吃一顿。没想到顾铮给他带来了惊喜。


        

他知道顾铮是个土豪,也就不客气。


        

“你怎么不吃?”


        

陈牧吃了几口,见他不动,问道。


        

顾铮道,“我已经吃过了。”


        

陈牧一听,就不管他了,不一会,就将饭菜袭卷一空,连粒米都没剩下。


        

这两天练武,消耗比较大,饭量也变大了许多。


        

顾铮等他吃完,叫来一名小厮,将碗盘和食盒都带走。


        

“对了,问你一件事。”陈牧想起一件事,“你知道闻香教吗?”


        

早上在六扇门,他按照杨捕头的指示,审问崔成海,整整好几个小时,将崔成海知道的情报都掏空了。


        

他也得知,崔成海所在的那个组织,叫闻香教。


        

这个教派,跟地球历史上某个邪教的名称一样。这并不奇怪,毕竟是平行世界,看样子,干的多半是同样的勾当。


        

陈牧刚才本来想问秦若素,结果出了那样的事,自然问不成了。


        

顾铮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就是一变,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四周,小声道,“你打听这个邪教做什么?”


        

看他这反应,这个闻香教果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