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19 顾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义之所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卓月嘴里重复着这句话,想起平时在她面前有些没大没小的陈牧,有点难以想像,他会有这样无私的人品。


        

突然,她想起师父刚才的话,惊道,“师父,你刚才说,侠客这个流派在二百年前就已经断了传承,难道,陈牧他是自行悟道?”


        

“那倒未必。”


        

踏浪剑见多识广,江湖经验要老到得多,从刚才那场比剑中,多少看出一些陈牧的性格,并非是那种天生侠义心肠之辈,不可能自行悟道。


        

道并不是悟出来的,而是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践行心中的理念,既要诚于心,也要诚于行,才有可能自行入道。这样的人物,一百年也未必能出一个。


        

从无到有,这是最难的。可以媲美那些开创修行流派的上古先哲。


        

如果有传承,自然不一样。只要在大是大非上坚持所修行的道就行。


        

“两百年了,侠客这个流派再现世间也不足为奇。前朝武帝想要建立一个万世不移的皇朝,罢黜百家,收天下刀兵,对修行者举起了屠刀,无数修行传承断绝。”


        

“武帝驾崩后,不到五十年,就天下大乱。数十年战乱,许多断了传承的修行流派,又重现世间。可能,侠客也是在那个时候重新出现,只是跟许多流派一样,隐入了暗处。”


        

“其实,侠客除了秉行的侠义之道,别的方面,跟武者没什么区别。只要不对外宣扬,别人只会以为他是一名武者。”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这个陈牧,应该是有师承,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才谎称没有师父。”


        

踏浪剑说着,感叹道,“都说侠客在武道上得天独厚,学任何武技,都是手到擒来。对敌之时,有着惊人的战斗直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卓月想到陈牧表现出来的惊人的天赋,不由惊道,“也就是说,每个侠客,都是武道奇才?”


        

踏浪剑一眼看出这个徒弟信心受到了打击,安慰道,“话虽如此,但是侠客的修行,是要践行侠客之道,当今这世道,这是何等凶险。若是不做,修为就停滞不前。而我辈武者,求诸自身,只需勤学苦练,总能进步。”


        

卓月听他这么说,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可是,想到陈牧以后的修行之路会是何等坎坷,又有些不忍,问道,“师父,你明天准备传他什么武功?”


        

踏浪剑看穿了她的心思,摇头道,“碧波剑肯定是不能传的,这是我的独家剑法,传给了他,跟收他为徒没什么两样。”


        

“难道你想随便教一套普通的功夫,就将他打发了?”


        

“胡说什么,为师是这样的人吗?”


        

“那师父打算教他什么?”


        

“早些年,我得到过几页剑谱,上面的内容博大精深,一直无法领悟。直到近几年,才从中悟出三式剑法。只是对现在的我来说,没什么用了。正好可以教他。”


        

…………


        

陈牧下山的时候,还在想着刚才那一战。


        

就像是刚打了一局游戏,拿到了五杀,感觉自己贼牛批,简直是天秀,总要回味一下。


        

“这比玩游戏可爽多了。”


        

他心里忍不住想道,亲自下场,总比操作手机里的角色要刺激得多,那种血脉贲张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那个姓杜的家伙,所用的剑法其实很厉害,只是他有些死板,不知变通。陈牧看他使了两遍,就摸清他的套路,他出招的一瞬间,就能猜到他要出哪一招。


        

“如果他这样用的话……”


        

陈牧的大脑开始推演起来。


        

“陈兄。”


        

突然,一声呼喊,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有点不爽,转头一看,喊他的是顾铮,正朝他说道,“请上车。”


        

陈牧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校门口,而且想起昨天答应今天去顾铮家吃饭,说道,“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不迟。”


        

两人上了马车,很快离开了校门口。


        

陈牧突然问道,“你知道卓教习的师承吗?”


        

顾铮这么努力学习飞灵剑法,还花高价请他指点,肯定有其他目的。多半就是为了卓月。肯定知道她的师父是谁。


        

顾铮听他这么问,奇道,“难道你不知道?”


        

这不废话吗,要是知道,我还问什么。


        

陈牧心里腹诽,说道,“不知道。”


        

顾铮闻言,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说道,“卓教习是踏浪剑的弟子。”


        

他本以为陈牧听到踏浪剑的名号,肯定会震惊,谁知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瞪大眼睛,“你不会连踏浪剑都没听说过吧?”


        

“确实没听说过。”


        

陈牧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他穿越过来的时间才一个多月,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其实很少。


        

“陈兄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顾铮感叹道。


        

“这踏浪剑,是什么来头?”


        

顾铮道,“踏浪剑,原名崔泽,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是第四境的先天强者。当年,东江的一座岛上聚集一伙水匪,作恶多端,官府都难以剿灭。正是他一人一剑,踏江而去,将那伙水匪杀光。踏浪剑之名,不胫而走。”


        

这一下,陈牧终于被震了一下,自己才第一境,那个老头竟然是第四境,足足差了三个大境界。


        

“踏浪剑成名近三十年,威名赫赫,跟南洋剑圣三次对决,更是被传为佳话。五年前,踏浪剑跟南洋剑圣第三次对决后,就此销声匿迹。谁也没想到,他隐居在广海城中。”


        

陈牧问,“那南洋剑圣,又是什么来头?”


        

顾铮道,“南洋国是南疆一个小国,国王本是大晋子民,海盗出身,后来于南疆建国。南洋剑圣,正是国王的弟弟,是南洋国第一高手。同样是第四境的先天高手。”


        

现在是第五境了。


        

陈牧心中想道。


        

顾铮继续道,“当年踏浪剑听他竟然号称剑圣,登门挑战。二人不分胜负,相约十年后再战,第二次还是平手。五年前,是第三次比剑。”


        

陈牧这才明白来龙去脉,怪不得那个姓杜的一上来就要跟他比剑,两家之间的恩怨延续了二十多年,门下弟子自想憋着一口气,要争个高下。


        

两人正聊着,马车停了下来,顾家已经到了。


        

陈牧一下车,看到一座豪华的府邸,在他看来,夏府的大门已经够大了,面前这座顾府还要豪奢得多。


        

虽然知道顾铮是个土豪,没想到这么壕。


        

陈牧有些好奇地问,“你家是做什么的?”


        

“顾家是广海最大的茶商。”顾铮一边说,一边带着他从侧门进去,“不过,这些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个庶子而已。等考上大学,就会搬离这里。”


        

陈牧从他平静的神情中,可以猜到他在顾府过得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