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0 这里是夏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光听顾铮的话,陈牧还以为他在顾府里遭到了白眼,甚至是虐|待。他才会说出等上了大学,就离开顾府的话。


        

可是,进了顾府后,一路上碰到的仆人,都恭敬地向顾铮行礼,口称“六少爷。”


        

再加上他为了学剑,随随便便就掏出五百多个大洋,每天上学放学还专门有马车接送。


        

这些都说明他在顾府的待遇不错,至少在仆人那里,不可能遭受什么白眼,更别说受欺负了。


        

陈牧觉得,要么是上一代的恩怨。要么,就是他曾经受到过什么刺激,才会想要逃离这里。


        

当然,这些都是顾铮的隐私,他并没有多嘴去打听。


        

顾铮住在一座单独的院子,有一个丫鬟和仆妇专门服侍。


        

院子很大,有个小池塘,还有还有一座小凉亭。亭子里已经摆着一张桌子。


        

不一会,顾铮的母亲来了,那是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女人。其实算年纪的话,她最多也就三十来岁。


        

在地球,得益于保养和化妆技术,有很多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起来跟二十几岁没什么区别。


        

但是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年纪,能保养得那么好的女人,估计不多。技术方面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因素,是观念不同。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陈牧很礼貌地叫了一声“阿姨”。


        

这位不知道排行第几的顾夫人显得很高兴,说道,“你就是陈牧吧,经常听小铮提起你。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小铮的马车曾经遭歹人袭击,幸好你救了他。所以邀请你过来吃一顿便饭,也正式向你道谢。”


        

“阿姨,你太客气了。我当时也是为了自保。”陈牧说的是事实,崔成海本来就是冲他去的。


        

在顾夫人听来,对他的印象更好了,没人不喜欢谦虚的年轻人。


        

不一会,饭菜已经布置好了,三人开始入席。


        

饭菜非常讲究,都是看起来像是家常菜,但是都做得极为精致,味道也不一般。可以说是低调中透着奢华。


        

吃完饭后,天色也快黑了,陈牧找了个机会告辞,临行前,顾夫人送了他一样礼物,是一把精美的匕首。


        

陈牧没有推辞,收下了。


        

顾铮送他出了大门,派了马车送他回去。


        

车子驶离顾府后,陈牧才发现,长剑忘拿了。也没在意,明天顾铮肯定会帮他带去学校。


        

…………


        

“晨阳,今天就到这里吧。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夏府,一间院子里,刚练完剑的刘文轩擦了擦汗,说道。


        

夏晨阳听到好友的话,抬头看去,见天快黑了,说道,“也好,明日再练。”


        

“好。”


        

刘文轩收拾东西。


        

夏晨阳送他出去,一边说道,“这飞灵剑法真是难练,特别是第七式,怎么练都练不会。”


        

刘文轩道,“踏浪剑未成先天之前,就是以这门剑法成名的。是一门非常精妙的剑法,哪有这么容易学。”


        

二人是同班同学,又是好友,每日里,都会聚在一起练剑。


        

“卓教习每次都是只教一遍。我看丁智康也学得不怎么样,他还是体魄已成的武者呢。可想而知有多难。”


        

丁智康是他们班上的同学,第一境的武者。至于他们两个,练武的时间也不短,到现在还没能成为武者。


        

说话间,迎面碰上一个少年,只见他朝着他们略一点头,就走了。


        

刘文轩好笑地说道,“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穷亲戚吧,谱还挺大,见到你居然不上前见礼。”


        

夏晨阳心里也有气,只是在好友面前不好发作,只说道,“乡下地方来的人,不懂规矩,见笑了。”


        

刘文轩道,“教规矩得趁早,不然其他人都有样学样,那还得了?”


        

这时,两人已经到了大门。


        

“这是谁家的马车?”


        

夏晨阳见到门外停着一辆陌生的马车,有点奇怪,问一旁的门房。


        

门房答道,“是五小姐的客人。”


        

夏晨阳心想,原来是小妹的朋友。也没放在心上,小妹很会交朋友,经常邀请同学还有朋友到家中作客。


        

一旁的刘文轩却一直盯着那辆马车,神情有些古怪。


        

夏晨阳注意到他的反常,问,“怎么了?”


        

“这好像是秦家的马车。”刘文轩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秦家?哪个秦家?”夏晨阳还没反应过来。


        

这时,他听到小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转头一看,见到小妹身边的少女,吃了一惊,终于知道是哪个秦家了。


        

正是那个秦家。


        

秦若素居然到家中作客!


        

夏晨阳有些不可置信,差点没反应过来。


        

一旁的刘文轩也相当吃惊,他虽然认出秦若素的马车,却觉得不太可能,秦若素怎么会到夏家来。


        

谁知,她还真的来了。


        

他们跟秦若素同是二年级的学生,对于秦家这位大小姐,心理距离更近,观感也更加复杂一些。


        

她太出色了,在同龄人中,完全是鹤立鸡群。


        

整个明德学院,第一境的武者也就那么几个,已经足以傲视旁人。第二境,就算在整个大晋,也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中二年级的学生,一方面为她感到骄傲。另一方面,秦若素也从不会对同年级的同学另眼相看,又让人觉得不忿。


        

这时,夏曦月也看到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四哥,文轩学长,你也在啊。”转头对秦若素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四哥,夏晨阳。这是他同学,刘文轩。”


        

“见过秦大小姐。”


        

刘文轩行了一礼。


        

夏晨阳也反应过来,行礼道,“不知秦大小姐到府上作客,实在是怠慢了。”


        

“见过二位。”秦若素敛衽回礼,说道,“夏兄不必客气,我就是来看看曦月,不用小题大作。”


        

曦月?


        

夏晨阳听到她的对妹妹的称呼,心脏咚地跳了起来,小妹竟然跟秦若素成了朋友!


        

他这个当哥哥的,也是与有荣焉。


        

随即又有些恼怒,这丫头,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实在是太失礼了。


        

秦家大小姐登门,就算他父亲不方面出面,也得由他出门迎接才是。


        

“曦月,那我先走了。”秦若素转头对夏曦月说道。


        

夏曦月跟她道别,“学姐路上小心。”


        

“二位,告辞了。”


        

秦若素朝两人说了一句,就走出门外。


        

夏晨阳忙道,“我派人送你吧。”


        

“不必了。”


        

这时,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停在门口,一名车夫捧着一把剑过来,说道,“府上的陈公子可在,劳烦通传一声,他的剑留在我家少爷处了。”


        

夏晨阳一听,想到刚才被无视的事情,心里更加不爽,说道,“这里是夏府,可没有什么陈公子。”


        

“啊?”


        

那车夫愣住了,刚刚他才送陈公子来这里,这人怎么说没有呢?


        

这时,本要上车的秦若素开口了,“你要找的,可是陈牧陈公子?”


        

夏晨阳吃了一惊,她竟然认识陈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