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1 闭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曦月听到四哥的话,心里叫糟。


        

早上,她撞见秦若素跟陈牧的事,通过这样的契机,才跟人家说上了话,甚至将人家邀请到家里。


        

她很清楚,这些都是因为陈牧的面子。


        

刚才,秦若素听说了陈牧的一些事之后,情绪明显有些不对。


        

这个时候,四哥还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火上浇油吗?


        

夏曦月转头朝秦若素看去,果然见她脸色都变了,却没有发作,而是问那名车夫,“你要找的,可是陈牧陈公子?”


        

她心里那个气啊,好不容易跟秦若素攀上了关系,以后在学校,她在女生的圈子里,地位也能跟着水涨船高。现在被四哥一句话,全给毁了。


        

秦若素肯定会以为,她跟四哥一样,不待见陈牧。虽然她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但也没到要在外人面前落他面子的程度。


        

车夫朝秦若素看去,被她的容光所慑,有些拘谨地答道,“是的。”


        

秦若素说道,“我是他朋友,把剑给我吧,我明天交还给他。”


        

这话一出,夏晨阳脸色当即涨红,有些手足无措。


        

陈牧跟她竟然是朋友?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在家里白吃白住的穷亲戚,会认识秦家大小姐,她还亲口承认两人是朋友。


        

他又不蠢,自然知道刚才的话,让秦家大小姐不满了,她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时间,夏晨阳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心想要解释,又讷讷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刘文轩也是愕然,众所周知,一向心高气傲的秦大小姐都是独来独往,在学校中基本没什么朋友。


        

其实也不难理解,这叫龙不与蛇居。换作是他,如果有那样的天赋,也不会跟远不如自己的人结交,那纯属浪费时间。


        

她会到夏府来作客,已经大大出乎刘文轩的意料,夏晨阳的这个妹妹,他很熟,天赋只能说是一般,倒是很会交朋友,有不少闺中密友。


        

不过,都是年轻女子,能交上朋友,也不算无法理解的事情。


        

可那个陈牧是谁?应该就是在投奔夏家的穷小子,居然能被秦家大小姐视为朋友?


        

刘文轩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那小子他刚才见过,平平无奇。实在是想不出来,秦大小姐怎么会看上这个人。


        

“这……”


        

顾家的那名车夫有些迟疑。


        

“我叫秦若素,你若不放心,我派人随你回去,跟你家少爷说一声。”


        

车夫一惊,“原来是秦大小姐,派人就不必了。”说着,他将剑呈了上去。


        

秦若素接过剑,剑鞘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她双手抱住,对车夫一点头,就上了马车,没再看过夏家兄妹一眼。


        

接着,车夫也驾车离开了。


        

刘文轩这时注意到马车上的一个标记,说道,“那马车,好像是顾家的。”


        

本就异常窘迫的夏晨阳闻言又是一惊,“不会是那个顾家吧?”


        

刘文轩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好友,说,“就是那个顾家。”


        

顾家,是广海城有名的巨商,累世行商,大晋四大茶产地,他家就垄断了其中一个。在广海城,想做茶叶生意,就不得不跟顾家打交道。


        

这是商界大鳄,跟顾家比起来,夏家只能算是小鱼小虾。


        

夏晨阳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这时夏曦月开口了,说,“那是顾铮的马车,他跟陈牧是好友。”说完,转身进了门内。她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解除秦若素那边的误会,还得在陈牧那边下功夫。


        

刘文轩啧啧称奇,说道,“看来,你这个远房亲戚,还真是不简单啊。”


        

能跟秦家大小姐,还有顾家的人成为朋友,自然不简单。


        

他见夏晨阳不出声,没再出言刺激,上了自家的马车,也离开了。


        

只留下夏晨阳一个人站在门口,在头顶灯笼的照耀下,脸色阵红阵白,过了一会,才进了府内。


        

将刚才的事都看在眼里的门房把门关上后,就跑去找管家。


        

…………


        

小院里,陈牧并不知道大门口发生的事情,他正在站桩,想要成为绝顶高手,基本功是极为重要的。一日两次的桩功,他从来没有落下过。


        

砰的一声,院门被粗暴地推开了,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陈牧见小六被人反扭着手,眉头就是一皱,问,“你们干什么?”


        

“做什么?”


        

为首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眉头一竖,指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就是你指使小六子偷东西的吧?”


        

“偷东西?”


        

陈牧疑惑地看向小六。


        

小六才十五岁,个子很矮,还不到陈牧的肩膀,他脸色涨红,大声说道,“是我自己干的,不关表少爷的事。”


        

“就你?”


        

那丫鬟对他的话嗤之以鼻,“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偷四少爷的点心。还是快招了吧,要不然,等我告诉管家,把你赶出夏府。”


        

小六听到她的威胁,脸色刷地白了。


        

陈牧却听明白是怎么回事,敢情那些肉包子,并不是厨房为他准备的。而是小六偷偷拿的。


        

“不……不关表少爷的事,是我……”小六虽然吓得脸色发白,还是没有改口。


        

那丫鬟冷笑道,“哼,你倒是忠心,可惜啊,就是太蠢。你以为他真是少爷啊,不过是一个在府里白吃白喝的白眼狼。”


        

陈牧听到这话,脸色一沉。


        

那丫鬟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嘴里像机关枪似的,“怎么,我说错了吗?夏府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上学,还不知足,连专门给四少爷做的点心也想享用,你照照镜子,看看你配吗——”


        

“闭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厉喝。


        

那丫鬟正骂得痛快,被人打断,心里不爽,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转头一看,不由一惊,急忙行礼,“五小姐。”


        

门外的人,正是夏曦月,她刚才回来后,就让侍女带着几样点心,过来找陈牧。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四哥的贴身侍女桃红在那里高声叫骂,其中的内容,更是让她脑子一下子炸开。


        

先是四哥,得罪了秦若素。现在,又是他的贴身侍女,往死里得罪陈牧。


        

这一对主仆,是存心给她添堵是吧。


        

夏曦月只觉得肺都要炸开了。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