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2 待遇上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桃红是夏晨阳的贴身侍女,专门负责他的饮食,很得宠爱。


        

夏晨阳每日练武,体力消耗比较大,她就每天早早起来做,蒸好后,让小厮带着去学校,饿的时候可以吃。


        

直到早上,夏晨阳突然问起,为什么这些天不做包子了。她还奇怪,明明每天都有做,蒸后好就放在厨房。


        

后来一问之下,意识到包子很可能是被人给拿走了,顿时气急。


        

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连四少爷的东西都敢动。


        

她问遍了厨房,最后锁定了嫌疑人,就是负责给那位“表少爷”送饭的小六子。于是带着人去找小六子,逼问之下,知道犯人果然是他。


        

府中谁都知道,小六子向来胆子小,不敢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多半是那位“表少爷”指使。


        

桃红不由大怒,好啊,一个在夏府白吃白喝的家伙,居然敢动四少爷的东西,那还得了。这才气势汹汹找上门来。


        

一翻质问,突然,五小姐出现了,一声闭嘴,把她吓了一跳。


        

她见五小姐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意识到不妙,“五……五小姐……”


        

啪!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话未说完,夏曦月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打得她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都蒙了。


        

“放肆!”


        

夏曦月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反了天了,你一个下人,居然敢这样跟表少爷说话,是谁给你的胆子?”


        

这一巴掌,不但将桃红,还有跟她一起来的几个人打蒙了,也让陈牧有些意外。


        

说实话,这个侍女的话太难听,他刚才差点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这种女人,就是泼妇,不教训一下,念头不通达。


        

看到夏曦月打了她一耳光,真的很解气。


        

陈牧意外的是,夏曦月居然会为他出头。


        

桃红挨了一记耳光,捂着脸,眼圈一下子红了,心里委屈到了极点,连四少爷都没打过她,犹自不服,“他偷拿了四少爷的包子……”


        

夏曦月见她还敢犟嘴,更是气不到一处来,又是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她另一边脸上,“你还不服?你可知道,恶奴欺主是什么下场?”


        

这一下,桃红身后几个下人脸色都变得一片煞白,拉住桃红,扑通一下,全都跪下,“小姐饶命,小的知道错了。”


        

恶奴欺主这个罪名,一旦坐实,轻的被赶出府。严重的,报到官府,更是发配边军的下场。


        

就连桃红,似乎想起自己下人的身份,趴在地上,有些瑟瑟发抖。


        

夏曦月冷冷地说道,“给表少爷认错。”


        

几个人又跪向陈牧,哀求道,“表少爷,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吧。”


        

夏曦月见桃红趴在那里不吭声,点名道,“桃红?”


        

“表,表少爷,对……对不起……我错了。”


        

陈牧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一旁的小六,问他,“你觉得,应该原谅他们吗?”


        

小六早已经看呆了,原本以为这次惨了,得罪了桃红,下场会很惨,还连累了表少爷。心里自责不已。


        

谁知道,五小姐竟然来了,还替表少爷出头。局面一下子翻转过来,刚才来趾高气昂的桃红等人,就跪在表少爷的面前,磕头认错。


        

这反转来得太快,他还有点发蒙。


        

等到陈牧问他的意见,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几名仆人中,机灵的已经开始向他求情,“小六,我们刚才是猪油蒙了心。看在平时的交情上,求求你帮我们说句话……”


        

小六心下有些不忍,说道,“表少爷,他们挺可怜的,要不然,就算了吧。”


        

陈牧道,“行,你说算了就算了。”


        

“多谢表少爷,多谢小六。”几名仆人连忙磕谢。


        

夏曦月见状,斥道,“还不快滚。”


        

那几人连滚带爬离开了小院。


        

等这些人一走,小院终于清静了下来。


        

夏曦月说道,“表哥,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们平时管教不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们是姑表至亲,可别因为一个下人,伤了和气。”


        

姑表至亲?


        

陈牧听她这样说,总算知道自己跟夏府是什么关系了。也就是说,他的便宜母亲,跟夏曦月的父亲是兄妹。


        

本来他听那个婢女说得难听,心里有些膈应,想着尽快搬出夏府来着。


        

不过,既然夏曦月的爹是他舅舅,有这样血缘关系在,他住在这里,就心安理得了。


        

等他毕业以后,挣钱了,再回报夏家也不迟。


        

陈牧道,“没关系。”


        

“那就好,今天我那边正好做了些点心,拿过来给表哥尝尝。”


        

夏曦月让随身的侍女将食盒拿过来,打开后,将一个个小碟子摆到桌上。这些点心都是为秦若素准备的,还有些剩余,就带了过来。


        

二人闲聊了一会,突然,外面又有人敲门。


        

陈牧有点奇怪,平时他这里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怎么今天这么势闹,人来了一拨又一拨。


        

来的是一位管事,带着几个人,挑着几个箱子进来了,说是快入冬了,送一些过冬的用品过来。棉被和棉衣,炉子还有取暖的木炭等等。


        

还让小六以后就在小院里伺候他,并且,安排了一辆马车,每天专门接送他。


        

这待遇,简直是直线上升。


        

陈牧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后,也只能归结为那个便宜舅舅良心发现了。


        

夏曦月自然是心知肚明,肯定是管家忠伯知道了刚才在门口发生的事情,才做出这样的安排。


        

陈牧能跟秦家大小姐和顾家的人结交,已经证明了他的价值。能跟这两家拉上关系,对夏府来说,有极大的好处。忠伯自然对他要重视起来。


        

不一会,夏曦月就告辞了,他们名义上是表兄妹,大晚上的待在一起,也不合适。


        

陈牧这才有空问小六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些包子是给四少爷准备的啊,要不然,我哪里敢动。”


        

小六也觉得委屈,他平时不在厨房帮忙,并不知道桃红每天给四少爷做包子的事情。见到锅里有,就直接拿了。


        

“行了,下次可别这么莽撞了。”陈牧叮嘱两句,让他去干活了。


        

小六刚才的表现,让陈牧挺感动的,也将他视为了自己人。


        

接着,陈牧继续在院子里练功,刚才被打断了,还没练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