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3 袭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一个清晨,天空终于放晴了。


        

夏曦月差点又睡过头了,洗漱过后,匆匆赶到门口,见四哥的马车还停在门口。


        

等她一出现,车帘掀开,夏晨阳正坐在车内,显然是专门在等她。


        

只见他脸色有些阴沉,说道,“夏曦月,我的侍女,还轮不到你来管教,就算她犯了错,也得由我亲自管教,记住了。”


        

说完,放下帘子,让车夫驾车。


        

“哼。”


        

夏曦月冲着他的马车做了一个鬼脸,嘴里嘀咕着,“居然敢凶我,等大哥二哥回来,一定要跟他们告状,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旁边的侍女不由捂嘴偷笑。


        

“笑什么,还不赶紧扶我上车,快要迟到了。”


        

夏曦月出门的时候,见到派给陈牧的马车还停在门口,显然还没起来,想不到他比自己还能赖床。


        

马车驶到半路。


        

突然,前面车夫开口说道,“小姐,是秦家的马车,就在前面。”


        

她掀开车帘看去,果然是秦若素的马车。


        

“快,追上去。”


        

夏曦月心中大喜,正想找她解释昨天傍晚的事情,赶紧催促车夫快加速度。


        

随着一声鞭响,马车顿时加速,不一会,就追上了秦家的马车,平行而驰。


        

“学姐,早啊。”


        

夏曦月打开车窗,喊道。


        

秦家马车的车窗也打开,车上坐着的,正是秦若素,说了一声,“早。”


        

夏曦月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态度比昨天要冷淡,忙说道,“我有话想跟你说,是关于陈牧的。”


        

对面的车帘却已经放下了。


        

她有些失落,好不容易有机会跟秦若素交上朋友的,这是多么有面子的事情,到时候,那些看不起她出身的那些名门闺秀,脸色一定很好看。


        

结果却搞砸了,都怪四哥。


        

夏曦月心中埋怨。


        

就见秦家的马车停下,秦若素说道,“上来。”


        

夏曦月大喜,赶紧让车夫停下,上了秦家的马车。


        

她一眼就见到放在一旁的长剑,就是昨天顾家的车夫送回去的那把。


        

秦若素道,“说吧,什么事。”


        

夏曦月正要开口,突然,马车剧烈摇晃了一下,她猝不及防之下,一头撞在车厢上,眼前冒起金星。


        

“怎么回事?”


        

她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扶着车厢,有些惊慌。


        

“小姐,快跑,有袭击者。”


        

这时,车外传来一个粗大的嗓门,随后,就是砰砰的打斗声,还有大喝声。


        

袭击者?


        

夏曦月蒙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袭击秦家的马车?


        

此时,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一旁的秦若素虽惊不乱,用力推开车门,只见马儿倒毙在路边,车夫正在跟一个高大的人影拼斗,却明显处于下风。


        

那个高大的身影,浑身带着惊人的戾气,有些不似人类。


        

夏家的马同样被击毙了,整个侧翻在地。而车上的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夏曦月看见外面的情形,要是她还在自己的马车上,后果不堪设想。一时间,只吓得手脚瘫软。


        

她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秦若素眼看着车夫就要落败,盘坐下来,从一旁取出一个长条状的盒子,打开盖,取出一支洞箫,放到唇边,吹奏起来。


        

坐在对面的夏曦月明显感觉到她整个的气质为之一变。


        

一缕箫音响起,听在夏曦月的耳中,仿佛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驱散了她内心的恐惧,心境变得平和,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这就是音律的力量,直通心灵。


        

那个袭击者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秦家的车夫终于得到一丝喘息之机。


        

啪!


        

突然,不知从哪里飞出一粒石子,将秦若素手中的洞箫打飞了,箫声戛然而止。


        

“不好,还埋伏着其他人。”


        

夏曦月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箫声一停,那高大的人影再次发威,三拳两脚间,将车夫打得吐血倒飞。


        

“完了。”


        

夏曦月本人虽不是武者,却是家世渊源,看得出,秦家的车夫和那名袭击者都是第一境的武者。只是那袭击者力大无穷,秦家的车夫完全不是对手。


        

而秦若素虽是第二境的修行者,可是音律这个流派,向来不擅长跟人拼斗。在武者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她跟秦若素,都挡不住人家一拳的。


        

“小姐,快走……”


        

车夫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呕血呕得更厉害了。


        

这时,秦若素站了起来,走下马车,直视着那个比她高了不止一个头的男人,呼吸有些急促,却依旧保持着镇定,说道,“你的目标是我,不要伤及旁人。”


        

夏曦月看着她并不高大的身影,鼻头一酸,眼眶湿润了。心里突然涌起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一抹眼泪,抓起那把长剑,跳下马车,挡在秦若素的身前,拨剑而出,叱道,“恶贼,休想伤她。”


        

“曦月,不要——”


        

秦若素见刚才还吓得瑟瑟发抖的她,现在却挺身而出,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焦急,想要拉住她,却拉了个空。


        

夏曦月冲上前,使出家传的剑法,一剑刺去。


        

只见那个高大的人影蒲扇般的大手拍下,剑尖刺在他的手心,却根本刺不进去,巨大的力道涌来,长剑反弹回去,剑柄撞到夏曦月的胸口上,直接将她撞飞了,倒到几米外。


        

太可怕了。


        

绝对的实力差距,让夏曦月心中一阵绝望。


        

“曦月——”


        

秦若素一把将她抱住,焦急地问道,“你没事吧?”


        

夏曦月想要摇头,一动之下,胸口处就是一阵剧痛,痛得她脸色煞白。


        

这时,那个高大的男人一步步向她走来,夏曦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秦若素也是面无血色,知道这次多半是在劫难逃,她悄悄拿住了掉落在一旁的长剑,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若是落入贼人手中,对她来说,比死还要可怕。


        

她心里不由浮起一道身影,在这一刻,是如此清晰。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当街行凶,还有王法吗?”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秦若素却是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