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4 别误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正文卷024别误会陈牧比往常晚了一些出门,当然不是因为睡过头,而是练剑的时候过于投入,忘了时间,直到小六提醒他该出门了,他才反应过来。


        

昨晚之后,小六就成了他专职的小厮,也住在了小院里。对他来说,方便了许多,至少那些杂活,不用他亲自去干了。


        

出门后,陈牧坐上门口那辆马车,里面的东西都是新的,座位上铺着软垫,下面还放着一个小火炉,里面烧着上等的无烟炭,将脚靠过去,暖洋洋的。


        

他坐下后,拿出一本历史书就看了起来,对这样的待遇很满意。


        

以后,可以专心读书练武了。


        

马车行驶了约十分钟,车夫突然吁的一声,将马勒停了,“表少爷,前面出事了,我们绕路吧。”


        

出事?


        

陈牧一听,却来了兴趣,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掀开布帘看去,见七八十米开外,两辆马车停着,其中一辆侧翻在地。


        

他目光不由一凝。他的目力比车夫好得多,一眼就认出,那辆侧翻的马车,正是夏曦月的。


        

“是你们五小姐出事了,马上去报警。”


        

陈牧说着,已经推开车门,落到了地面。


        

车夫听说是五小姐,吃了一惊,还有些犹豫,“可是,表少爷……”


        

“别担误时间。”


        

陈牧丢下一句,人已经冲了出去。再怎么说,夏曦月也是便宜表妹,对他也还不错,总不能看着她出事而不管。


        

车夫心里很快掂量孰轻孰重,相比起来,当然是五小姐的安危更重要。当即调转车头,拼命挥动鞭子,向最近的巡捕房赶去。


        

陈牧的速度极快,接近到三十米左右时,才发现另一辆马车是秦若素的座驾。


        

随后,他就看见夏曦月挺剑而出,朝一个高大的男子刺去。


        

“她居然会武?”


        

陈牧倒有些意外,虽然这一剑在他看来软绵绵的,没什么威力,但是剑招不错,明显是练过的。


        

紧接着,他看见那个高大男子一掌拍在剑锋上,将夏曦月击飞。心头就是一凛。难道这人练有铁沙掌一类的功夫?


        

“糟糕,这人是冲着秦若素来的。”


        

陈牧意识到刚才的判断有误,不由打起了退堂鼓。敢打秦家的主意,绝不是一般的歹徒。自己未必是这人的对手。


        

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他看见秦若素一只手悄悄抓起了地上的长剑,仿若心有灵犀一般,突然明白过来,她已经心存死志。


        

该死。


        

他心里挣扎了一下,暗骂一声,加快速度冲了过去。


        

突然,他仿佛看到意识中的那个“侠”字大放光明,然后传递过来一道道温暖的力量,被他的身体吸收。


        

“置生死于度外吗?”


        

陈牧心中产生了一丝明悟,知道自己的修为又往前迈了一步,距离第二境的门槛不远了。


        

任何修行,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想要到第二境,首先要有足够的积累,这靠平日的修行,积累完成后,才能进行破境。


        

上一次击败崔成海时,他的修行就迈过了一个台阶。加上这一次,第一境的积累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大半。


        

陈牧接近了十米内,正气凛然地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当街行凶,还有王法吗?”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为了耍帅。自从弄明白了“侠”字的修行之法后,他就想起前世看过的一部小说,决定试试扮演法。说不定,这样能加快修行速度。


        

那个高大的男子停下脚步,抬头朝他看来,只见此人肤色呈淡青色,表情僵硬,目光凶戾,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此时,秦若素转过头,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唯有眼眶通红,胸膛急剧起伏,喊道,“你快走啊。”


        

一个闪身间,陈牧已经来到她身旁,伸出手,将她手中的长剑拿了过来。


        

剑一过手,他就有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咦,这不是我的剑吗?怎么会在她这里?”


        

“陈牧!”


        

躺在秦若素怀里的夏曦月也终于看见他的脸,吃惊地喊道。接着,就感觉有温热的泪水滴落在脸上,转头看去,见秦若素已是泪流满面。


        

夏曦月心里涌起一股酸意,自己为她受伤,也不见她落泪。


        

“陈牧,你的情意,我都明白。我不要你死在这里,求求你,快走吧。今世无缘,我们来世再续——”


        

秦若素说着,伸手要去将剑抢回来。


        

陈牧听得头皮一阵发麻,意识到事情大条了,硬起心肠,用冷淡的语气说道,“你别误会,我是来救曦月的。”


        

“吼——”


        

这时,那个袭击者大吼一声,一拳朝他轰了过来。


        

陈牧顾不得跟她再说话,挺剑刺了过去。


        

“不要!”


        

秦若素惊骇至极,伸手想拉住陈牧,却拉了个空。本以为他就要血溅当场,却见他一剑就将那名歹徒逼退,随后,二人越打越快,很快远离了她们。


        

原来他是一名武者。


        

秦若素倏时明白过来,心中又惊又喜,看着两人凶险的比斗,一颗心还是紧紧揪着。


        

她怀中的夏曦月更是震惊到了极点,“他竟然是一名武者!”


        

她跟陈牧接触过这么多次,居然从未发现他会武功,还这么厉害。


        

接着,夏曦月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这是,飞灵剑法?”


        

女班同样能从卓教习那里学飞灵剑法,只是她平时学得不太用心。这时看见陈牧使来,简直不逊色于卓教习。


        

陈牧是武者这件事,对她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她的两位哥哥,都是在十八岁之后,才成为武者的。陈牧多大?才十六岁,比她大几个月而已。


        

…………


        

陈牧跟对方交手了几招,就放下心来。这人虽然力量极大,但是动作有些迟缓,不太灵活,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十几招过后,他先后已经刺中对方三剑。只是,对方的皮肤极具韧性,他手上这把百炼精钢剑,竟然刺不进去。


        

很可能是练了金钟罩一类的炼体功夫。


        

陈牧很快转变了策略,又过几招后,一声大喝,“中!”


        

一剑刺中对方的左眼。


        

“啊——”


        

那人惨叫一声,一把抓住长剑,用力一拨,青黑色的血液从眼腔中流出来。


        

卧槽!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陈牧刚才那一剑,力道极大,刺得很深,绝对刺穿了他的大脑,这样居然还不死,还有流出来的青黑色血液,都证明他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