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7 我知道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他救了我。”


        

秦若素急忙解释道,“你绝不可伤了他。”


        

“啊?”


        

方建武愣住了,才反应过来。


        

也对,如果这家伙是绑走她的歹徒,她又怎么会护着他呢,自己真是气糊涂了。


        

他有些讷讷地说道,“我也是担心你,以为他是歹徒——”


        

秦若素见他动手了,就没再理他,转过身,看着陈牧胸前的伤口,只见他半边衣服都被血染红了,鼻子又是一酸,心里柔肠百结,“你流了好多血,我们去找大夫。”


        

另一边,方建武见她竟然毫不顾忌去触碰那少年的胸口,瞪大了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怎么可以?


        

想到刚才她对这少年的回护,和这亲密的举止。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色涨红,只觉得一股恶气直冲心头,死死盯着那个少年,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


        

“不用了。”


        

陈牧的语气还是一如概往的冷淡,拨开她的手,“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两个起落间,就消失在巷子里。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陈牧——”


        

秦若素哪里想到他说走就走,想到他身上的伤势,只觉得心如刀割。


        

冰雪聪明如她,自然知道陈牧为什么对她如此冷淡。


        

二人的家世,有如一条巨大的鸿沟横亘在他们中间,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真实存在。


        

她知道的,陈牧冰冷的外表下,是一颗炽烈的心。


        

在自己遇险的时候,是他及时赶到,拼死保护自己。


        

在自己陷入绝境的时候,是他穷追不舍,将自己从歹徒手里解救出来。


        

他为了自己,可以舍生忘死。


        

那一剑刺到他的胸前时,她的心脏仿佛被什么给刺穿了。


        

他为了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伤口涌出来的滚烫的血液浸满了她的双手,那种温度,是如此刻骨铭心。


        

他如此待她,在外人面前,却只能苦苦压抑,摆出一副冰冷的面孔。


        

秦若素想到这里,心里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一阵阵发疼。


        

余英海终于开口了,说道,“秦姑娘,你的父母知道你失踪的消息,都很着急,我先送你回去吧。”


        

秦若素勉强打起精神,说道,“劳烦余神捕了。”


        

另一边,方建武见那少年走了,心里一松,忙说道,“若素,有我这些的麾下护送,那些歹徒绝不敢靠近半步。”


        

秦若素在众人的簇拥下,往家中走去。重重保护下,却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孤独。那个救了她,最应该陪在她身边的人却不在。


        

他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


        

“幸好没有拦我。”


        

陈牧心中庆幸,那个余英海就是击败了任侠的人,他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此人了。


        

这次还是从天而降,一出现,就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禁锢住。那种浑身无法动弹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恐怖。


        

刚才,陈牧一度以为自己死定了。


        

还好,他是为了救秦若素而来。


        

就是不知道他没有认出自己,当时,两人打了个照面,余英海临走之时,还扫了他一眼。


        

希望他的记性不要那么好。


        

刚才陈牧提出要走,他也没有阻止,看来对自己不是很在意。


        

陈牧已经到了另外一条街道,路上有了一些行人,看见他,远远就避开。


        

他低头看了一眼,见衣服上有大片血迹,怪吓人的。


        

“唉,每次碰到她,都没好事。下次一定要离远点。”


        

他心里忍不住嘀咕,上次就给秦若素递了张纸条,崔成海就发了疯一样要杀他。


        

这一次更夸张,先是一个怪物,接着又出现一个身法诡异的女人。实力一个比一个恐怖。下次不知道会碰到什么级别的敌。


        

这次运气好,只是挂了点彩,下次就不一定了。


        

当然,他的收获也很大。


        

救下秦若素后,意识中的那个“侠”字,不断传递能量过来,到现在还没有停下。


        

特别是受伤的那一刻,瞬间获得了巨大的能量,压制住了伤势。


        

“这简直就是在鼓励我去舍生忘死地挑战更强大的对手。”


        

陈牧对于这个流派,有了更深的认识。


        

一是行侠仗义,二是要将生死置之度外,越是危险的事情,越是强大的对手,获得的反馈也越多,修行越快。


        

要知道,这种力量快速增长的事情,是会上|瘾的。


        

这一次,陈牧得到的能量,比上两次加起来还要多,已经完成了第一境的积累。用行话来说,就是第一境巅峰,只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到第二境。


        

要知道,他获得传承还不到半个月,这样的速度,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要是沉迷于这种快速增长力量的感觉,只会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这条修行路,实在是太危险了。


        

陈牧告诫自己,稳打稳扎,千万不要想着走捷径,安全第一。


        

至于突破到第二境的契机,就是侠名传乡梓,这他有一些头绪,可是具体要怎么做,却有点不知从哪里入手。


        

陈牧找了一家药店,买了一些金创药,先回了夏府一趟,给伤口敷了药。


        

他现在的体质远超以前,就这么会工夫,伤口已经开始愈合,相信很快就能结痂。


        

他换了身新衣服,就前往学校。夏府中早就乱作一团,连小六都不在,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没有管他。


        

陈牧心想,“也不知道夏曦月怎么样了。”


        

当时他急着去追人,也没顾得上去察看夏曦月的死活。


        

希望她没出事吧。


        

陈牧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折腾了一个上午,让他旷了早上所有的课。


        

班里面,正吵作一团,所有人都在讨论秦若素被袭击一事。


        

顾铮也不在班里,好像今天没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陈牧直接忽略了那些讨论声,将注意力放在课本上面。


        

终于,放学钟声响起。


        

陈牧收拾东西,前往后山,踏浪剑昨天跟他约好,要教他一套武功。这也是他带伤也要来上学的主要原因。


        

还是那片空地,踏浪剑和卓月已经先到了。


        

“你受了伤?”


        

陈牧刚走近,踏浪剑就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