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29 剑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踏浪剑站在那里,看着陈牧和卓月分别坐在一边,保持着相似的呼吸频率。


        

他最先关注的,自然是自家徒弟,只见她神情专注,不由暗暗摇头。想要进入冥想状态,首先要让身心放松,太专注反而不行。


        

再看旁边的陈牧,从姿态来看,是够放松了,就是有点松垮。


        

就像陈牧给人的印象,如果按照世家大族对仪表的要求来看,可以说是站没站相,坐没会相。很显然,他平日里,都是处于最放松舒适的状态。


        

从这可以推断出,他家境优渥,却不是出身那种规矩森严的世家。有可能是商人,而且在家中比较受宠爱。


        

这就是踏浪剑对陈牧的印象。


        

一刻钟过去了。


        

踏浪剑见二人都没能进入状态,心想侠客也并非无所不能。正要开口提点他们,突然,他目光一凝,落在陈牧的身上。


        

只见陈牧神态平和,一呼一吸间,有一种奇特的韵律,分明已经进入了冥想状态。


        

“这也行?”


        

踏浪剑心头一震,他当年,参悟出养剑这一式后,花了几个月,才第一次进入冥想状态。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此时,他终于体会到他徒弟曾经经历过的震憾。


        

“传闻果然没错,侠客都是武道奇才,特别在剑道上,更有着惊人的天赋。”


        

他心中感叹,有那么一瞬间,也忍不住有些动心。马上,又恢复了理智,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他认识这小子才两天,就已经惹上了鬼王宗的人和刺客一脉的修行者,谁知道以后会闯出多大的祸。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闯荡江湖多年,之前收的几个弟子都死于仇杀之中,说实话,确实有些厌倦了,不愿再卷入这些是非当中。


        

又过了两刻钟。


        

陈牧睁开了眼睛,看着放置在膝上的长剑,隐隐有一种心血相连的感觉,很神奇。对于踏浪剑的话,再无怀疑。


        

以前看武侠小说,剑术高到一定的境界,就是人剑合一。


        

有了养剑这一式,以后想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并不难。


        

踏浪剑见他醒来,对卓月说道,“月儿,就到这里吧,欲速则不达。”


        

卓月闻言,也睁开眼睛,神情间有些烦躁。她迟迟无法进入冥想的状态,到了后来,不免有些急躁,就更加难以进入状态了。


        

陈牧见状,安慰道,“教习,放松一点,很容易就能进入状态的。”


        

卓月沉默,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心想,我能跟你比吗?


        

“现在,教你们第二式。”


        

踏浪剑开口道,“第二式名为蓄势。唯有练成了第一式,才能学会。”


        

“跟第一式一样,先要进入冥想状态,然后观想这柄剑图。”踏浪剑说着,拿出了一副图,纸质有些泛黄,上面画着一柄长剑,寥寥几笔,将剑锋勾勒得格外传神。


        

“观想?”


        

陈牧盯着那画上那把剑,心想这把剑有什么好观想的。突然,他感觉画上仿佛有一股吸力,将他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顿时,他眼前大放光明,那把剑仿佛跃出了纸面,化为了一把通体环绕着赤色火焰的宝剑。让耀眼的火光,让所有一切都黯然失色。


        

他隐约看见,剑锷处,刻着“赤阳”二字。


        

那炎热的气息,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蒸发掉。


        

“啊——”


        

陈牧大叫一声,眼前的幻境消失了,只觉得浑身有些脱力,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起来一般,贴身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你没事吧?”


        

踏浪剑见他清醒过来,问道。


        

陈牧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摇头道,“没事了。”


        

“你刚才怎么了?”


        

“我看到了一把剑。”


        

陈牧一时不知怎么形容,只说道,“很不寻常的剑。”


        

踏浪剑忍不住看了一眼手中的剑图,横竖怎么看,都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上面虽然蕴含着某种玄妙的剑意,但也没那么玄乎吧?


        

这副剑图,正是那几页秘籍当中的一页。只是,上面的内容,非常荒诞不经。若非它的来历非同寻常,他也不会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参悟上面的剑招。


        

到现在,他参悟出了三式剑法,其中,第一式对他的剑道修为颇有助益。是最有用处的。


        

至于第二式和第三式,是对敌的剑法,只是在威力上有些差强人意,也就能用来对付第四境以下的人。


        

对他而言,纯属鸡肋。


        

陈牧忍不住说道,“前辈,这副剑图,能送给我吗?”


        

刚才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这副剑图很不简单。


        

“行。”


        

踏浪剑心想他帮自己挣回了面子,击败了老对头的徒弟,自己也不能太小气。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在他心中,这第二式和第三式剑法,只能算是剑走偏锋。终归不是正道,以卓月的天资,日后有望到第四境,没必要将精力放在这上面,只要学会第一式就行了。


        

“多谢。”


        

陈牧接过那张纸,郑重地道谢。


        

踏浪剑继续给他讲解,“观想一段时间后,会在意念中储存一道剑意。这就是蓄势。观想的时间越长,这道剑意也就越强。”


        

“第三式,叫驭剑,就是将存于意念中的那道剑意释放出去。若是积累的剑意够强,连第三境的武者者会受剑意的影响。”


        

踏浪剑讲解完后,开始传授他其中的技巧,如何蓄势,凝聚剑意,如何释放出去。


        

末了,他说道,“你回去后,自行修练,若是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多谢前辈指点。”


        

陈牧真心实意地道谢,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他教的第二式和第三式威力如何,还有待检验。光是学会第一式,就不虚此行了,还得了一张神奇的剑图。可以说是收获丰富。


        

“如果每次做好事,都能得到这么多好处,那倒也不亏。”


        

陈牧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到了校门口,就有一个人拦在他的面前,“陈牧,有些情况,想找你了解一下,希望你配合。”


        

他一眼认出,眼前这个男人,是上午的时候,跟着余英海一起从天而降的那一位,虽然没有穿着公服,但应该是六扇门的人。


        

“好啊。”


        

他并不感到意外,出了这么大的事,六扇门不找他问话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