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30 既然你那么有诚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巡抚衙门,大堂中,本省最高行政官员文元皓坐在主位上,神色有些阴沉,“余总捕,半个月前,若素就差点遭人暗算。到现在你们都没有抓到幕后主使者。今天,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光天化日之下,秦家嫡女被人强掳而去。我的脸都给丢尽了。”


        

站在堂下的,正是六扇门的总捕头余英海,面对盛怒的巡抚,他面沉如水,说道,“是属下失职。”


        

文元皓沉声道,“限你半个月之内,抓住幕后主指者。”


        

余英海应道,“是。”


        

文元皓又说起一事,“还有,那个救了若素的人是怎么回事?听说,你直接让他离开了。”


        

“那人是秦姑娘好友,方小侯爷似乎有所误会,属下担心节外生枝,就让他先走。我已经派人去问话了。”


        

文元皓语气一沉,“好友?他为何会刚好出现在那里,刚好救下若素,难道就仅仅是一个巧合?余总捕直接将人给放了,未免过于鲁莽。”


        

余英海依旧不卑不亢,说道,“大人放心,这件事,属下一定会调查清楚。”


        

“行了,查案之事,本官不会过多干涉,本官只看结果。”


        

“那属下先行告辞。”


        

余英海离开了巡抚衙门,上了一辆马车,那名手下就坐在车上。


        

此人是余英海最得力的手下之一,名为楼恒志。


        

余英海自嘲地说道,“闻香教倒是出了一个人才,竟将我们耍得团团转,要不是冒出来一个陈牧,将秦家大小姐救了回来,我们已经成了全天下的笑柄。”


        

楼恒志安慰道,“大人,我们只是错判了他们的实力。没想到,除了崔成海交待的那些人外,城里还潜藏着一个赶尸人和刺客,这非战之罪。”


        

六扇门从崔成海那里得到闻香教的详细情报后,就开始行动起来。虽然没能抓到崔成海的师父,但是跟闻香教在广海的三位头领都交过手。摸清了他们的实力。


        

就在昨天,他们抓捕了一位比较核心的弟子,知道了闻香教在广海的一处老巢,集结了所有人手,突施袭击。


        

对方却早有准备,已经撤离。


        

他们一路追了过去,抓了不少人,却让那三位首领给逃了。


        

按照闻香教的组织结构,首领共有三人,会首,传头,掌经。


        

本来,他们以为经此一役,可以将广海城的闻香教势力扫清。谁知道,对方在那种情况下,还敢派出两名第一境的修行者,去劫掳秦家大小姐。


        

若不是有陈牧,就让他们给得手了。


        

六扇门差点就在阴沟里翻船。


        

余英海说道,“这样看来,秦家大小姐身上,有他们志在必得的东西。安排一位青衣捕头每日护送她。”


        

“是。”


        

“还有,你去找那位陈牧……”余英海仔细交待起来。


        

…………


        

到了下午,夏家给陈牧准备的马车上,楼恒志拿出纸笔,在那张小小的桌子上,给陈牧录起了口供。


        

楼恒志问得很详细,连二人交手的每一招每一式,都问得清清楚楚。


        

前后花了半个时辰,才做完笔录。


        

陈牧确认无误后,在上面签了名。


        

楼恒志将这份口供收起后,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邀请你加入六扇门,成为我们的密探。”


        

陈牧一听,想都没想,就要拒绝。


        

楼恒志不等他开口,就道,“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说完后,再作决定。你可知早上那位身穿银盔,要向你动手的人是什么人吗?镇北侯的嫡子,也是爵位的继承人。”


        

陈牧倒不觉得惊讶,既然是秦若素的表哥,身份就不会简单。


        

楼恒志继续说道,“就在上午,巡抚大人问起了你,认为你有很大的嫌疑。若不是总捕头担保,你恐怕要被大牢里去问话了。”


        

“巡抚?”


        

陈牧真是卧了个槽,那不就是高官吗?居然要找他的麻烦?


        

他忍不住问道,“凭什么?现在是我救了人,不给我发个奖状也就算了,还要把我抓起来?”


        

楼恒志说道,“巡抚大人说,为什么你正好出现在那里。为什么你刚好就能救下秦大小姐,难道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尼妹。”


        

陈牧忍不住骂了粗口。这句话,跟那句,“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扶?”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冷着脸问道,“是那个狗屁小侯爷给我下的眼药?”


        

他很清楚,自己就是一个中学生,就算有第一境的实力。作为一省之长的巡抚,也不可能会关注他这样的小人物,除非有人跟他提起。


        

楼恒志道,“就算是不是他,也是他身边的人。”


        

小侯爷,巡抚。


        

陈牧在心里,给二人重重记了一笔。


        

随后,他冷静了下来,怀疑地问道,“你们能跟巡抚掰腕子?”


        

“那自然是不行的。”楼恒志觉得这少年很有意思,知道得罪的是一位小侯爷和巡抚,竟然一点也不害怕,怪不得总捕头对他另眼相看,“不过,在官面上保住你并不难。”


        

陈牧用一副“你吹牛吧”的神情看着他。


        

楼恒志笑道,“你可能对我们六扇门不太了解,六扇门只效忠天子,不论是内阁,还是当地的巡抚,都无仅指挥我们,只有节制之权。实际上,我们是天子的耳目。”


        

陈牧明白了,原来是六扇门相当于明代的厂卫啊,怪不得口气这么大。


        

楼恒志继续说道,“成为我们的密探,身份对外保密,你可以继续上学,每年只需要完成一个任务,时长不会超过一个月。每月有俸禄可领取。任务期间,有特殊津帖。而且,等你积累到了足够的功劳,可以换取武道秘籍、修行功法、神兵利器等等。”


        

不知为何,陈牧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想起了大四实习时,那个给他们画大饼的老板。感觉就像是在忽悠。


        

他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帮我?”


        

“我们六扇门,人手一直不足。像你这样有天赋的年轻人,正是我们极力招纳的对象。我已经给你争取到了最好的待遇。别的新人,可没有这么优厚的条件。”


        

陈牧说道,“你这么有诚意,让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楼恒志见他松口了,说道,“现在,你可以给自己取一个代号。”


        

陈牧想了想,说,“就叫白衣吧。”


        

以前看武侠,最向往的,就是成为像主角那样白衣飘飘的剑客。就随口取了一个。他平时又不穿白衣,也不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楼恒志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陈牧问,“怎么,有问题?”


        

“没有。”楼恒志摇头,“你既已成为我们的密探,现在我交给你第一个任务,在学校时,保护秦大小姐。”


        

“……”


        

陈牧眼角抽搐了一下,“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