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 034 鬼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那只阴煞被赤阳剑的力量蒸发的时候,城中某个隐秘的房间内,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猛地睁开眼睛,将手腕的一串木珠手串扔了出去。


        

腾的一声,手串在空中就冒出一团赤红色的火焰。映照出那名男子阴沉的脸色,他喃喃地道,“至阳之火?”


        

“公子,你没事吧?”


        

角落的阴影中,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中的女人走了出来,正是白天掳走秦若素的那个刺客流派的传人。


        

“继续跪着。”男子冷冷地说道。


        

黑衣女子慌忙跪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道,公子的那只阴煞也失手了?”


        

“这个陈牧,果然是个灾星,两次坏我好事。”


        

男子恨恨地说道,“没想到,连阴煞也失了手。要是不尽快杀了这小子,迟早会成为我们的心腹之患。”


        

这名男子,正是闻香教在广海城的会首,安排崔成海去接近秦若素,还有今天派人去掳人,都是他的手笔。结果,两次都被那个叫陈牧的给破坏了。


        

他怒极之下,派出了一只阴煞过去,是铁了心想取那小子的性命。


        

阴煞乃是第二境的鬼物,杀一位第一境的武者,还不是手到擒来?结果,还是失手了,连那只阴煞都没能回来。 记住网址m.luoqiuzw.com


        

莫非,这小子背后隐藏着一位先天高手?


        

想要将一只阴煞彻底灭掉,除了上清一脉的修行者外,也只有第四境的先天高手了。阴煞可以阴匿身形,四阶以下,就算打不过,总是能逃掉的。


        

男子神色有些阴晴不定,他最大的倚仗,那只第三阶的厉鬼被余英海重创,正在养鬼壶中休眠,不能再动用。手底下的几具炼尸,也在昨晚的一役中,损失殆尽。


        

那只阴煞,已经是他目前能动用的最后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狠狠地剜了跪在地上的女子一眼,心头火起,“你胆小怕死,坏我大事,真是该死。”


        

女子叫起了屈,“公子冤枉啊,你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还敢狡辩!若是你早一点出手,跟铁尸一起联手,早将那小子杀了。”男子怒道,他虽不在现场,却能推断出当时的情形。


        

他心下暗恨,若不是实在不够人手,怎么会派这个丫头过去。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还是被她坏了大事。


        

他站起身,说道,“你给我跪到天亮,不然不许起来。”


        

“公子,你要去哪?”


        

“黑峰山。”


        

“黑……黑峰山?”女子仿佛听到极为恐怖的事情,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要去找那位鬼……王?”


        

男子已经出了门外,并不答她。


        

…………


        

夏府,陈牧和小六从原先那座小院,搬到了另外一座大一些的院子。


        

至于那座小院,被封了起来,六扇门听说有阴煞出没,非常重视,派了不少人过来,仔细搜索一翻,折腾了半个晚上。


        

经这么一闹,整个夏府处处都点起了灯笼,尽量照亮每一个角落。


        

陈牧将新房间收拾好后,重新拿出那张剑图,却发现再也看不见那柄赤阳剑了,看来看去,都只能看到那把素描画一般简陋的长剑。


        

“怎么会这样?”


        

他满心疑惑,突然,心中一动,“难道,刚才阴煞来袭时,激起了画中的力量,才将阴煞给蒸发了?”


        

他越想越对,“原来如此,我说呢,只是第一次观想赤阳剑,怎么就有这么强的威力。原来是画中的力量。”


        

“可惜了。”


        

陈牧心中有些惋惜,这样一来,这张观想图算是毁了。


        

不过,对他没有影响,那把赤阳剑,已经牢牢记在他的脑海里,不需要借助剑图,就能直接观想出来。


        

陈牧盘坐在床上,开始冥想,观想了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


        

修练这种事,要适可而止。


        

他又到院子里练了一会拳法和剑法,才回屋睡觉。


        

…………


        

清晨,陈牧猛地睁开眼睛,等看清是在新房间,才放松下来。


        

“居然做噩梦了。”


        

他捏了捏有些发胀的眉心,想起梦中的内容,有些皱眉,“是受了那只阴煞执念的影响吗?”


        

他梦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用怨毒的声音在喊,“我好恨——”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她不是被蒸发了吗?怎么还冤魂不散的?


        

陈牧实在是头疼。


        

“表少爷,热水已经备好了。”门外,传来小六子的声音。


        

“来了。”


        

陈牧应了一声,起身穿好衣服,出门洗漱,吃过早餐,就坐着马车前往学校。


        

到了学校门口,他下了马车,一眼瞥见校门口对面一家卖早餐的摊子里,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中年人坐在一张桌子旁。


        

等马车走后,陈牧就向那边摊子走去,要了一碗面条,坐到那个中年人对面。


        

此人正是昨天招揽他进六扇门的那位楼恒志,这是两人约定好的接头方式。


        

楼恒志已经吃上了,一边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陈牧知道他问的是昨晚的事,说道,“死不了。”


        

“那是闻香教的报复,他们有一位阴阳师,最擅长控制鬼物。你昨天坏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已经视你为死敌。以后你要小心点。”


        

陈牧早就已经猜到了,没好气地说道,“说这些有什么用,来点实际的,派三五个高手来保护我还差不多。”


        

楼恒志安慰道,“放心吧,其实也没那么危险。你们学校里,有一位先天强者坐镇,闻香教绝不敢派人来这里撤野。而夏府,你那位舅舅,同样也是第三境,练透了骨髓的高手。能护你周全。”


        

“就知道你们指望不上。”陈牧嘀咕着,又问,“这鬼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鬼物自然是人死后变的,一些怨念深重,若者执念极深的人,死后就有可能化为鬼物。”


        

楼恒志见他不了解鬼物,就给他讲解起来,“没有品阶的,就是孤魂野鬼。第一阶的称为幽魂,能入梦,还能吸食人的阳气。但对武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


        

“第二阶称为阴煞,就是你昨晚遇到的那个,就极其危险,化形后,拥有不逊二境武者的力量。平时隐匿起来,难以觉察。来去无踪。弱点是畏惧阳光。”


        

“而第三阶,则是厉鬼,就更恐怖了。专门猎杀武者,吸食生魂。并且不惧阳光,也只有凝练了气血的武者,才能对付得了。”


        

陈牧见他说到这里就停住,问,“那第四阶呢?”


        

“第四阶是鬼王,一旦出现,可将一座城市化为鬼域。不过,如今太平年月,哪来的鬼王。也就战乱时期,才会出现那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