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后我成了红颜祸水 > 001 此生不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群山叠峦,枫叶似火


        

一名女子一身银甲纵马狂奔而来,烟尘中她一双眸子雪亮无比。


        

她要回去阻止一场杀戮,她此生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这一生有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是她的夫君南宫慕寒,还有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苏云卿。


        

而此时,他们两个正在进行一场生死对决。


        

这一战,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有一人能活。


        

一天一夜,马不停蹄,她终于赶到了两军阵前。


        

南宫慕寒见到她满目惊讶,“如溪,你怎么回来了?”


        

林如溪看着南宫慕寒身上负伤,顿时红了眼圈,“你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


        

男人语气淡淡,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


        

她看着他,“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


        

他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掖至耳后,温声说道,“不想让你为难,如若我输了,苏云卿亦会好好待你!”


        

林如溪顿时泪如雨下,“你这个傻子!你若是死了,我岂能独活?”


        

男人眸底波澜起伏,双手紧握住她的肩头,“听话,这一仗不论我跟他谁赢了,你都必须好好活下去!”


        

她抬眼看他,“慕寒,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她声音颤抖,“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死!”


        

男人眸色坚硬决绝,“这些年知我莫若卿,你又何必再问呢!大丈夫只能死于战场上!”


        

林如溪岂会不明白,他们任何一人都不会屈服,败了,绝不会苟活!


        

阵前,战鼓震天,敌军下了战牌!


        

南宫慕寒眸色寒冽,一身盔甲威武肃杀,右手高举厉声道,“迎战!”


        

林如溪一把握住他的手,眸色凌乱,“你有伤在身……”


        

他却微微一笑,“如溪,富贵在天,生死有命!这一战,已是避无可避!我定会给你打下这万里江山!”


        

她眸色悸动,缓缓放手,“林如溪生死相随!”


        

她飞身上马,心中已是笃定万分。


        

*****************************************


        

两军阵前,苏云卿英姿挺拔,俊朗无双。


        

他亲自出马,今日便是要跟南宫慕寒生死对决。


        

南宫慕寒出征前看向林如溪,眸色深情,“如溪,记住我说的话,无论胜负,你都要活下去!”


        

她微微笑着,眸中雾气氤氲,“好,我答应!”


        

话音未落,她手中宝剑猛地刺进马臀,战马箭一般冲了出去,再回头,已是泪流满面,她笑着看向被自己的心腹拦在阵中的南宫慕寒,高声道,“慕寒,我定将这江山拿下给你!”


        

这场死局,只有她去最合适不过!


        

勒住战马,她抬眸看向对面英姿飒爽的男人,“云卿,我们又见面了!”


        

苏云卿,文武兼备,胸怀天下。


        

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


        

男人凤眸深邃,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语气清淡不辨喜怒,“你身上的伤可好了?”


        

手攥紧了缰绳,她心下一颤,半月前,她被困茂山,生死一线间,苏云卿只身闯入相救,她才捡回了这条命。


        

他为她舍命,这不是第一次。


        

此时与他正面为敌,心中刀割一般,可是,她别无他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好了!”半晌,她才能用正常的语调回他!


        

“如溪,今日是我与南宫慕寒的抉择,你回去!”苏云卿语气低沉,警告中又带着几分宠溺。


        

“云卿,这一仗非要打吗?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商谈一下,或许还有别的解决之道,如果能免于生灵涂炭,岂不是更好?”


        

林如溪眸色殷切与他商量。


        

寡淡的笑意自男子唇角淡出,“如溪,时至今日你还这么天真,你以为他要的只是半壁江山吗?此时就算是我妥协,他也不会罢手,必要取我性命的!”


        

“只要你同意,我可以去劝服他!”见到了苏云卿,她的心便一寸寸的被凌迟一般,她怎能让他死啊!


        

“如溪,我与他之间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亡!你回去!”男人语气严厉,脸色也冷了下来。


        

其实,她知道她是无法说服任何一个人的!


        

南宫慕寒本就不是苏云卿的对手,况且又负了伤,这一场谁负谁胜早已了然。


        

她阻止不了这场杀戮,那么就让她结束吧!


        

她缓缓抽出麒麟剑,苏云卿盯着她眸色沉痛,“你要与我一决生死?”


        

女子扬剑指向他,心头早已血流成河,“云卿,如果在你与他之间,我只能选择他!今日我代夫出战,刀剑无眼,定会全力以赴,你也莫要手下留情!”


        

说完,她持剑杀向他!


        

苏云卿一动未动,一双凤眸百种情绪与眸底流转,他爱了她十几年,明知道是徒劳,却终无法放下!


        

今日情景,脑海中早已上演过无数遍,此时,见她满身杀气而来,他的心终究还是被撕碎了!


        

从前,他与她时常在一起练剑过招,彼此的招式再熟悉不过,更明了的是她的个性。


        

她做了决定,便不会犹豫,一剑刺过来,便再无可能收手!


        

林如溪知道,她将失去他了!


        

她招招致命,而他剑未出鞘,生生让了她十招。


        

“你出手啊,苏云卿,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我不会的!如果你们中必须有一个人要死,只能是你!”


        

她边打边大声喊着,她说着最绝情的话,逼自己不能回头,逼他不要手软。


        

宝剑出鞘,剑气如虹,天地间风尘四起,两个身影如龙戏凤交战在大地之上。


        

林如溪在战场上拼着性命,却不知道她的心腹,此时已经全部毙命在南宫慕寒的脚下。


        

一双女子纤细的手递过他专属的金弓,南宫慕寒缓缓接过,锋利的箭头对准战场上那束正为了他舍命战斗的身影。


        

弓已满,箭却久久未出!


        

“慕寒,你心软了吗?”月华韵眸色担忧的看着他。


        

男人眸色微眯,寒光乍现,手一松,箭已离弦!


        

“心软,怎能做这天下的王!”他声音淡淡,已是绝请无比。


        

月华韵握住他的手,“慕寒,你的抉择永远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