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逍遥小地主 > 一千零七十二章 局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定府,远北道道府。


        

宁玉春来到这里已经足足月余,他瘦了一圈。


        

这一次傅小官没有给他任何旨意,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他独自去搞定。


        

他面对的是一个和曾经的虞朝差不多大小的道!


        

这个道因为连年征战很是贫穷,这个道的商业更是远远没有办法和大夏的任何一个道相比!


        

他在赴任的途中已经想过了各种可能,可当他踏入远北道一路了解至大定府,才明白自己以往还是想得太过美好。


        

春耕未及半,田地抛荒过半。


        

农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


        

抓壮丁抓的十户九空,许多的村落剩下来的就是寥寥无几的老人妇人和孩子。


        

沉冗懒散的官府机构,拿着一文不少的粮饷却没有几个真正做事的人。


        

繁多的苛捐杂税更是若大山一样的压在百姓们的头上,令他们苟延残喘着难以直的起腰来。


        

所以大夏覆灭了辽朝,民间虽无赞美,却也无苛责。


        

莫要说百姓们,就是辽朝的商人们也都在安静的看着,他们没有想要将倒下的辽朝再拉起来,也没有对大夏表露出多少善意,他们就像旁观者一样的在看着。


        

宁玉春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没有通过三省同意,直接免除了农民的所有税赋,此举在辽朝的民间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那些百姓们在听到之后似乎恢复了一线生机。


        

但此举在远北道的官场和商场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随即,宁玉春下令,召集远北道下辖的三府十二州的官员,于八月二十在大定府一聚。


        

坐在中书省的官署里,宁玉春看着以前的户部文书皱紧了眉头,过了许久,他才抬眼看向了曾经的户部尚书宁致远:


        

“每一年单单官员的薪俸就支出了足足六百余万两银子……这辽朝有多少官吏?”


        

宁致远坐在宁玉春的左侧,小意的说道:“回大人,辽朝上上下下拢共有三万余官吏。”


        

宁玉春的眉头瞬间皱得更紧了一些,曾经整个大夏的官吏也不过万余,这特么一个辽朝居然有三万多……!


        

他看向了右侧的吏部尚书陈白秋,“吏部官吏的名册你可带着?”


        

陈白秋抱着一个盒子战战兢兢的递了过来,宁玉春没有接,而是无比认真的说道:“陛下仁慈,想的是用你们辽人来治理这远北道,和刺勒川一样的政策。”


        

“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大夏还有千千万万的学子等着入仕踏入官场。这名册里的官员我统统不了解,我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


        

“从这些官员里面挑选出三千人!”


        

宁玉春加重了语气,“记住,我只要三千人!整个远北道,包括这道府机构,上上下下的官吏只需要三千人!”


        

“所以这三千人一定是有用有能力的人!”


        

“这……”陈白秋心里一惊,从三万人缩减到三千人,一家伙要砍掉两万余。


        

这些官员盘根错节关系无比复杂,其中牵涉到许多这朝中大员,包括他自己,这能砍谁?


        

“宁大人,”陈白秋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这里面的官儿,可不太好砍。”


        

宁玉春笑了起来,“如此说来你这吏部尚书就没啥用处了。”


        

这话吓了陈白秋一大跳,他连忙摆手:“不不不,大人,我这就去办!”


        

“站住!”


        

宁玉春极为严厉的叫住了正要离去的陈白秋,“你大概不知道大夏有一个特殊的部门叫御吏台,它的职责是监察百官包括你我。任何一个官员,哪怕是小小县令,也在狱吏台的监管之下。”


        

“陈大人,你若是选出的人无法在相应的职位上作出被百姓称道的政绩……到时候要找你麻烦的可就不是我这个道台了。”


        

“被狱吏台请去观云城喝茶,陈大人,那茶可不好喝!”


        

心里原本还打着小算盘的陈白秋一听,顿时咽了一口唾沫,他惴惴不安的抱着那盒子,又听宁玉春说道:


        

“现在这里可不再是辽朝,这里是大夏的远北道!你要弄清楚而今之形势,你不需要去攀附任何一个人,你只需要在其位谋其政,一切的行为只需要为大夏之社稷服务,至于其它的干扰,你只管来找本官!”


        

“本官为你做主,谁敢阻挠,本官杀他全家!”


        

这句话就像一颗定心丸一般让陈白秋的心安稳了许多,他自然明白这三万多官吏里有多少是尸位素餐者。


        

他原本担心的是来自各方的报复,现在听了宁玉春的这番话,才真正明白这辽朝的天,已经变了。


        

对啊,我为什么要怕他们报复?


        

我现在是大夏的官了,这位道台看起来颇为年轻,这些日子做事却极有魄力,他是这旧势力之外的人,他本就是来打破这旧势力的,而现在的自己若是想保住这官儿,自然需要递交给他一份最完美的投名状。


        

陈白秋抱着盒子躬身一礼,“请大人放心,下官傍晚时分将这名册交到大人手里。”


        

“很好,你且去吧。”


        

陈白秋退下,宁玉春又看向了户部尚书宁致远:


        

“剩下来的三千官吏,所有人包括我,薪俸按照大夏标准并减半两年!接下来户部要做的是,是将这一千四百来万两库银,拿出一半用于远北道路网建设,让老百姓挣点银子,不然百姓们根本渡不了今年。”


        

“另外的银子全都得留着,户部接下来要做的是人口统计,我要每个村详细的人口和田地数据!在两年之内,远东道的粮食产量必须提起来,至少做到自给自足。”


        

“商业上,我相信大夏各地的商人很快就会到来,商业方面的律法我都带来了,商业部的云西言云部长也在来的路上,户部的所有人务必清楚商业律法。”


        

“你们都要记住,以前的一切,统统给我抛掉!”


        

“从上到下的所有官员,都必须重新学会大夏的政策、律法、以及处事的方式方法。保成守旧者……我给你们所有人半年的时间,跟不上形势,则淘汰出局!”


        

站在下面的曾经的文武百官们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面面相觑却无一人言语。


        

宁玉春这场会开了两个时辰,他初步的向这些官员们讲解了一下大夏朝廷的运作制度和相关规矩,最后他说了一句:


        

“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来临,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时代已经过去。你们牢记一条:大夏的所有官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若有违背者……当受律法之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