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喜遇良辰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哄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早就黑了,宋羡已经昏睡了两个时辰。


        

终于有要清醒的迹象,常安不敢怠慢立即禀告了谢良辰。


        

谢良辰看向谢绍元,常安、常悦将宋羡和她背回村子之后,她担心宋羡的情形,顾不得别的,也就没有在人前避嫌。


        

旁人兴许不知道,但父亲一定看到她握着宋羡的手。


        

她还不知道要怎么与父亲说,她与宋羡之间如果真的要说清,就该从前世她要给阿弟报仇时开始。


        

但是这一节她不会告诉父亲,前世她的结果不好,说出来会让父亲徒增悲伤。


        

不等谢良辰说话,谢绍元先道:“去吧!”


        

谢良辰点点头,立即向外走去。


        

宋羡躺在炕上,不安地皱着眉头,嘴唇开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谢良辰走过去仔细地听。


        

宋羡声音十分虚弱,但谢良辰还是听了清楚。


        

宋羡在喊她的名字。


        

“良辰……”


        

“我在,”谢良辰拉住宋羡的手,“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


        

宋羡却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继续叫她的名字,谢良辰眼前又是一阵模糊,宋羡根本就没醒过来。


        

“慢慢来,”谢良辰轻轻揉捏宋羡的手指,“你歇一会儿,慢慢就好了。”奔波了这么多天,打了那么多仗,如今一切大定,也该趁机歇一歇。


        

“不过别太久,”谢良辰道,“免得我担忧。”


        

就这样反反复复与宋羡说着话,也不知道宋羡到底能不能听到,好在不多一会儿,宋羡就眉头微微展开,不再挣扎,又安安静静地昏睡了过去。


        

夜里宋羡就开始发热,呼吸又急又快,谢良辰用巾子给宋羡敷额头,一会儿功夫巾子就被捂得滚热。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宋羡才有了好转。


        

“大小姐,”常安道,“您歇一会儿吧,我来看着大爷。”


        

谢良辰点点头,不过没有离开这屋子,转身去了旁边的小炕上躺下,她得留着体力,不能一下子耗光了,否则这里又要多一个病患。


        

程彦昭处置了辽国那些俘虏,加固了关卡的防御,才匆匆忙忙赶过来,听说谢良辰睡在屋子里,没敢进屋探望宋羡。


        

程彦昭心里默默地思量,若是宋羡知晓谢大小姐为了照顾他,都没有避嫌,不知心中高兴成什么模样。


        

说到底一路拼命来到这里,又在关键时刻救下谢大小姐,不就为了这一刻?程彦昭心中五味杂陈,就因为心上人做成这样?真的有那么好?


        

程彦昭眼看着宋羡的变化,都忍不住想要体会一下个中滋味儿,不过想到黑暗中向他甩来的那一鞭子……程彦昭心里就是一颤,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是所有女子都像谢大小姐那般好,又会做饭食,又懂得做药做生意,有些人既莽撞又粗鲁,一言不合也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随便就挥鞭子。


        

要寻也得睁大眼睛,寻个与谢大小姐差不多的女子,知书达礼,端庄文雅。


        

程彦昭这样想着,拖着疲惫的身体又去了中军帐,他还得写战报禀告给朝廷,还要防着萧兴宗突然来袭,伪王留在应县、朔县的兵马还没有清剿干净,程彦昭突然很想与屋子里的宋羡换一换。


        

想归想,程彦昭还是为宋羡担忧。


        

程彦昭默默念叨着:千万不要出事,宋羡,否则兄弟都看不起你,你可还没将谢大小姐娶回家。


        

谢良辰醒过来时,已经到了晌午,厨房送来了黍米粥。


        

宋羡虽然没有完全清醒,但也能迷迷糊糊地给一些回应,谢良辰哄着宋羡吃了半碗粥,喂他喝下了小半碗药。


        

现在谢良辰才知道宋将军原来怕苦,即便病得昏昏沉沉,还依旧懂得耍赖,含着药半晌也不肯咽。


        

真奇怪,含着不是更苦?


        

这一病,年龄也退回了小时候?


        

“咽了,”谢良辰道,“咽了给你糖稀吃。”


        

哪里有糖稀,若是镇州还能设法买到那种熬的稠稠的蔗浆,这是八州之地,连吃食都寻不到,虎子那些孩子根本不知晓蔗浆、糖稀是什么味儿。


        

谢良辰要去哪里找糖稀给宋阿弟,只能画一个大饼骗骗人。


        

到了晚上,宋羡又热起来,不过比昨日好多了,不到两个时辰就恢复了正常,谢良辰彻底松了口气。


        

宋羡年轻,常年练武,底子不错,换了其他人没有这么容易好转。


        

“王奎呢?”谢良辰这才能分出精神问这些。


        

常悦道:“抓住了,我和常安都审问过了。”


        

谢良辰道:“是杨五的人吧?”现在这时候大局已定,还想着来杀她,最有可能就是杨五的人手。程彦昭到了代州,就告诉她张老将军知晓了她的身份。


        

既然张老将军都知道了,杨五的人也能得到消息。


        

在王家村时,她和二舅说话时不免透露过一些内情,比如她与外祖母和阿弟生活在一起,眼线因此猜到她母亲可能已经不在人世。


        

如果她死了,杨五就又成了广阳王唯一的后人,八州之地平定,朝廷说不得看在广阳王的面子上,给杨五些赏赐。


        

常悦道:“是,他是为杨五办事的,听说了大小姐的身份这次才会动手。”


        

谢良辰点点头:“就算他是杨五的人,背后也应该另有人驱使他,审出给他送信之人,是不是有人许给了他好处?说到底杨五也是别人手中的棋子。”


        

常悦应声。


        

谢良辰接着道:“三丫怎么样了?”


        

常悦道:“医工看过了,好了许多。”


        

关键时刻常悦拉住了三丫,否则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虎毒不食子,”谢良辰道,“我也是没有想到。”


        

“大小姐是太累了,”常悦低下头十分懊悔,“是我没想周全。”


        

“你就不累?”谢良辰宽慰常悦,“你已经帮我挡住许多危险,但无论是谁都不能做到万无一失,不用放在心上。”


        

常悦退了出去,谢良辰去小炕上休息,可能是因为宋羡好多了,又有常安他们守着,她精神也松懈下来,这一晚睡得有些沉。


        

再醒过来的时候,谢良辰感觉到身边似是有人,她睁开眼睛转头看去,只见宋羡坐在炕边正瞧着他。


        

宋羡的脸色依旧苍白,眉眼之间少了凌厉,多了几分温暖、暄和,他就这样低头望着她,不知看了多久。


        

“猜到你也该醒过来了。”宋羡说着从旁边的桌案上拿来了两个鸡蛋,仔细剥着鸡蛋皮。


        

谢良辰看着他,正想问他感觉怎么样了?嘴一张,剥好的鸡蛋就送到她唇边。


        

宋羡嘴角上扬抿着一抹笑容:“没找到什么好东西,现在只有这个,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