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狂妃嫁到,帝尊请交保护费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破坏气氛第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果然……”


        

圣羲皇帝缓缓坐回去,“朕早说了,帝褚玦哪里是乘龙快婿?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陛下,帝褚玦真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为紫灵巅峰么?”身侧之人发问。


        

“你是说,有隐情?”圣羲皇帝神色晦暗地看着他。


        

“不论如何,都应派人前去一探究竟。”那人道,“毕竟,夜九也在天渊门……”


        

那个他们派了好几拨人去试探、抓捕,都有去无回的天才少女!


        

“嗯。”


        

圣羲皇帝微微颔首,沉思着该派何人去。


        

就在此时。


        

身旁太监恭敬道:“陛下,太子殿下,二殿下和三公主回来了。”


        

闻言,皇帝没有说话,默认让三人进来拜见。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约莫二十余岁的男子。容貌俊朗端正,一身儒雅之气,十分随和。


        

相反,年龄稍小的男子倒是一袭锦衣,穿金戴银,眉宇汇聚傲气,一看就是皇族中人。


        

但是前者却是圣羲皇朝的太子殿下。


        

后者则是二殿下。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名俏丽青春的少女,二八年华,彩蝶金裙,唇角噙着笑意。


        

“儿臣参见父皇。”


        

三人齐齐行礼。


        

“嗯,此次历练如何?”圣羲皇帝意味不明地发问。


        

“尚可,并不算难。”太子夏侯祎恭谦依旧。


        

“岂止是不算难啊?根本就是非常简单。”二殿下夏侯东倨傲地挑了挑眉。


        

那些凡民和普通灵兽,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这句话他不敢说,怕父皇教训。父皇总让他们谦虚谨慎一些,但那不是事实吗?


        

“有两位哥哥的保护,雅儿玩得很开心,一点都不累!”夏侯雅巧笑嫣然。


        

这俩人目下无尘、嬉笑玩乐的态度。


        

令圣羲皇帝有些不满,他随即想道:“据闻天渊门易了主,朕打算派二弟去看看,你们去吗?”


        

必须杀杀他们的锐气,他们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要!儿臣早就想见见帝褚玦了!”


        

夏侯东率先说道。


        

他刚满二十岁,比帝褚玦大两个月,可他才不过青灵一阶。


        

他不信,世上会有那么变态的人存在。绝对是一只纸老虎,一扯就破!


        

“雅儿也是。”夏侯雅兴致勃勃,只要是好玩儿的地方,她都想去。


        

希望那个帝褚玦也是一个好玩儿的人。


        

不等夏侯祎说话。


        

圣羲皇帝便打断他:“那你们就跟着去吧,祎儿,你留着有事,就不去了。”


        

夏侯祎略有点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儿臣遵旨。”


        

“大哥你别难过,雅儿一定会把所有好玩的事都记住,回来告诉你。”夏侯雅安慰道。


        

“好。”夏侯祎微微一笑。


        

但是他心里清楚,夏侯雅是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的。


        

只能另寻机会了。


        

圣羲皇朝派出元王爷、二殿下和三公主前往天渊门。天渊门招收新人一事,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夜九又进了两次秘境,把毁坏的地方修复,还把灵宝还了一些回去,免得进来历练的弟子什么好东西都找不到。


        

天渊门大换血后,帝褚玦身为门主,自然有了专门的住处。


        

位于整个飞仙山脉的最高处。


        

巍巍高峰之上,烟岚缭绕,寒风凛凛吹过。


        

楼阁旁是几棵参天茂密的雪松,枝叶染上清寒霜雪,在月光下泛着莹莹暗芒。


        

长长的回廊上玄色轻纱摇曳,流苏发出轻响,影子在雪白的地砖上若隐若现,萧索又雅静。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


        

居住在其中的人难免孤寂。


        

“小帝帝!小帝帝!快来看爷给你定制的灯架!”


        

咋咋呼呼的声音打破平静,夜九扛着蓝紫色的灯架闪现在院子里,跟要打劫似的,大摇大摆走进去。


        

小汤圆嘴角抽搐:“气氛都给你整没了……”


        

老妖怪——破坏气氛第一人!


        

“要什么气氛?”夜九散漫地一瞥,走进卧房里,把灯架杵在地上,招呼帝褚玦过来看。


        

正在研究天渊门上下各种事的某人,只好放下卷簿,缓步走过来。


        

“这个可贵了。”


        

夜九眯眼一笑,把小汤圆揪过来在灯芯上一擦,火焰便腾起来。


        

“啊啊啊!放开本大爷!我才不是火折子!”某兽暴走。


        

话都还没说完。


        

工具兽就被夜九一巴掌拍飞,塞进兽宠空间里跟大聪明谈人生去了。


        

天渊门有些建筑需要拆了重建,大聪明正好派上用场,现在正嗨着呢,一定能和小汤圆玩得非常和谐!


        

“好看吗?”


        

夜九歪头,黑眸被火光照得亮莹莹的。


        

半透明的蓝紫色玉石泛起光芒,与烛火交织纠缠,煞是好看。


        

但帝褚玦的注意力却不在灯架上,而是一瞬不瞬盯着她,答非所问:“好看。”


        

夜深人静,二人独处。


        

他那双幽渊的眸子越发深黯,泛起侵略气息。


        

夜九狡黠地翘起唇角:“你馋爷的身子,你下流!”


        

“胡说。”


        

帝褚玦低声一笑,伸出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放倒在绒毛地毯上。四目相对,气息温热,“之前答应了每天都要给你睡,我这个人,从不食言。”


        

没别的。


        

就是言出必行!


        

“唔。”


        

这到底是谁睡谁?


        

夜九不一会儿就被美色迷惑,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沉沦深陷,将自己的所有双手奉上。


        

月影西斜。


        

“让爷康康,这上面写的啥?”


        

夜九坐在帝褚玦的怀里,衣衫随意披在身上,举高卷簿,眯起黑眸细瞅。


        

乖乖,全是字……


        

“还是你看吧,好困。”她嘟囔着把卷簿往后一举,刚好拍在帝褚玦的俊脸上。


        

“啪。”


        

“……???”


        

帝褚玦一头乱麻。


        

随后便是急忙扶住要往下掉的人儿,让她靠在怀里安睡。伴着她发梢的幽香,继续看卷簿。


        

原本孤单寂寥的时间变得转瞬即逝。


        

很快。


        

天渊门招揽新人的日子到了。


        

有白夙操持,天渊门改头换面,几乎与从前完全不同,所有前来的人都吃惊不已。


        

普通弟子都已经经过了筛选,要想入选长老、护法,还得进一步比试。


        

偌大的大殿前。


        

帝褚玦与夜九并肩而行,在高台之上落座。


        

随后而来的是冥琊、白夙和梅雨,以及昨日才赶到天渊门的西荆北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