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22章天行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第一时间研究主线任务给出的奖励,他将视线转移到下方的任务上,那主线任务栏瞬间崩碎,化作漫天粒子融入他体内。


        

「支线任务:天发杀机战云四飞,山挥趁机逼我重明。但总有人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剑与玫瑰从来都不冲突,少女的倔强与你的选择也不冲突」


        

「任务内容:成为姜以沫的分担者,化解巴蛇器魂的污染」


        

「任务难度:简单」


        

「任务进度:完成」


        

「奖励:悟性+20、灵根抗性+10、剑法+15、声望+250」


        

芜湖,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我能有今天这么强,凭借的都是自己的努力……深蓝,加点”吗?


        

他接着往下看,看见了之前自己在咖啡屋里弹出的任务。


        

「支线任务:寂寥虚境里,何处觅长生。然而长生难得,欲壑难填,总有人会铤而走险,另寻妖途」


        

「任务内容:击杀3名偷猎甘木不死树的盗猎者」


        

「任务难度:困难」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任务进度:0/3」


        

好吧,这个任务没完成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听姜以沫说,唯一一个被她打残丢到一员的盗猎者,之后在经过审判后,也只是丢到修行者监狱内劳改,貌似没听说要将他们直接抹杀的消息。


        

嗯?


        

他心中刚升起一丝惋惜的情绪,就发现那任务进度突然跳到了2/3。


        

他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死了两个?


        

…重明市·名流会所…


        

一男一女跟在谭雪风的身后,从会所的廊道内穿行而过,那廊道上的服务生就像是没看到他们一般,或站姿笔挺,或嬉戏打闹。


        

谭雪风三人目不斜视的走到了一个大包房中,直接将门推开,蒸腾的热气带着不知名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跟在谭雪风后面的女子脸色变差了几分,低声说道:


        

“加了狐媚香的香水,对于非修行者的男子而言,会引发欲念,对于女子而言,会将在场的异性看的很顺眼……相当低俗的手段。”


        

她不加掩饰的声音瞬间引起了在场几名人员的反应。


        

坐在沙发上的一名白袍青年脸色微变,刚想要站起来,就被迎面走过来的谭雪风一指头按在了沙发上。


        

他旁若无人的坐在了白袍青年旁边,往酒杯里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去后,淡定的说道:


        

“我今天特别想杀人。”


        

白袍青年的脸色微变,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想要逃跑,但却被谭雪风身后的两名修行者用是十几柄凝聚成型的灵气武器逼得不敢起身的盗猎者。


        

他嘴角抽了抽,脸上努力露出笑意:“谭大哥,怎么这么多人啊?”


        

谭雪风微微侧身,看着白袍青年嘴角勾起了一丝讽刺的笑:


        

“这两个修行者是专走私禁忌名单妖族材料的,约了客人来这里,不过现在看来没谈拢,我见你们气氛这么闷,就进来陪陪你们,对不对?”


        

白袍青年看了一眼坐在两边脸色涨红的几名身家几十亿的富豪,脸上的笑意几乎扭曲了,讷讷的点头道:


        

“对……”


        

“这里是名流会所,来的就应该是名流,我最讨厌没有这身份地位的人进入我们这样的私人空间,这里是你的地盘,你多帮帮忙。”


        

“这我很为难啊!”白袍青年再次看了一眼两名富豪,想到那即将到手的账款,勉为其难的回复道。


        

谭雪风没有回话,只是拍了拍手,身后的青年将一个看起来像是宠物包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透过那透明的宠物包的天窗,白袍青年看到一只小狐狸在宠物包里昏睡。


        

他心头呜咽……


        

青丘狐族,与人类关系最好的妖族之一,也是被妖管总署发文要求全面禁止捕猎的妖族物种。


        

就这么一个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小狐狸,一旦被妖管总署发现了,不扒了自己的皮已经算仁慈的了。


        

“怎么,你想栽我赃?”青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放松下来,而谭雪风只是冷冷的侧过头看着他,无形的压力让他呼吸变得有些不均匀。


        

明明没有任何的杀气,但是青年却仿佛看到了自己下一秒会直接断成两截的场景。


        

他可以肯定这不是错觉,修行到他这地步,对于致命危机的感知已经变得敏锐了不少。


        

或者说,谭雪风这个混蛋,对于他确实是没有杀机的,但是想要将他一分为二,和有没有杀意完全没关系。


        

杀你,与你何干。


        

他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呼吸越发的不均匀了。


        

谭雪风朝着青年笑了笑,将那睡着了的小狐狸轻轻推到他面前,青年像是摸到了烫手山芋一样,第一时间就想缩回手。


        

但下一刻,谭雪风就将那宠物包里的小狐狸推到了那两名盗猎者面前。


        

意识到谭雪风想干什么的青年只感觉跳动速度过快的心脏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谭雪风的笑容中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伸出手拍了拍青年:


        

“举报信我们一开始就写好了,就这小狐狸的身份,你被发现了至少50年起步,50年在修行者监狱,出来后你也别想突破了。”


        

青年的视线看了一眼那小狐狸,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反而逐渐平稳了下来。


        

或者说……有些麻木了?


        

他打了个响指,房间的阴影出突然窜出了两个人,一道道交叠的刀光瞬间将那目眦欲裂的两名盗猎者砍成了两截。


        

“等会异常刑法司的同僚来找你录口供的时候,就说看到两个盗猎者突然拿出禁止售卖的青丘狐族幼崽出来,于是你就见义勇为阻止了他们。


        

可他们不但不束手就擒,还向你发起攻击,最后你们只能全力出手,杀了他们。


        

我会麻烦老同事向妖联司申请‘义勇修行者奖’给他们,好不好?”


        

“好。”青年麻木的说道,他甚至不敢多说一句,


        

毕竟这可是谭雪风,那个为了自己理念,连自己所爱之人都能直接杀死的狠人。


        

而他手下的天行会,虽然有着自己的处事原则,算不上穷凶极恶,但是很不凑巧,自己貌似就是最容易被他们针对的那些目标之一。


        

老老实实当个鹌鹑,争取不惹祸上身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