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54章思过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咳,”柳挽清看着莫怨慢慢变黑的瞳色,才放开他的唇,起身整理好衣服,被这么多人围观的感觉,太羞耻了,他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师尊,”莫怨继续搂过他的腰,“乖,你好好躺着,”柳挽清轻轻摸头,“听我的话,”


        

“师尊,”莫怨依旧不撒手,柳挽清整理了下衣服,只好带着他走出去,脸红的不行。


        

公开出柜,还是和自己的徒弟,可是他也是一时情急。


        

“岳长老,你有什么事,”柳挽清故作淡定的说。


        

“仙尊,我徒弟还是找不到人,我怀疑莫怨,”岳烽伸手指着一边的人。


        

“他死了,”莫怨不屑的挑眉,他该怎么解释宁拓霸占了他的身体,甚至想对他的师尊,意图不轨。


        

“我就说是你,”岳烽气到手抖,“那不如岳长老去夜魇阁找一找,”柳挽清沉声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和莫儿就没有一点关系,都是他咎由自取。”


        

“师尊,”莫怨微微皱眉,“你不想要你的名声了,”他宁肯让众人相信是他杀了宁拓,也不想让师尊担这个为祸弟子互相残杀的罪名。


        

“傻莫儿,你又没做,干什么要认,师尊应该早点发现,去救你的,” 柳挽清含情脉脉的看着莫怨,还好他还有些意识。


        

名声不算什么,只要莫怨可以好好的。


        

“好,”岳烽转身就走,虽然他不知道宁拓为什么会去夜魇阁,但他觉得仙尊不会说谎,他会彻查清楚。


        

柳挽清看着他走后,莫怨又晕倒在他怀里,连徒弟都照顾不过来,没想到他们的事一天之间传遍了整个苍灵山。


        

还惊动了掌门许皓月,刚出关就直接杀到了流华殿,“师弟,近来可好,”


        

“师兄,请坐,要不要喝杯茶,”柳挽清尴尬一笑,这场景怎么有些熟悉?


        

“我听说你的徒弟以下犯上,对你心怀不轨,还有宁拓。”许皓月沉声问,“胆大包天,目无尊长。”


        

“大概是的,”柳挽清轻轻点头,莫儿不能这么惨吧,被人陷害,差点魂飞魄散,还要遭受非议。


        

“那就把他关思过崖一个月,让他冷静一下。”许皓月一口定下。


        

“好的,”柳挽清微微皱眉,这段副本应该对莫怨自身修为有很大提升,算了,不经历几次社会的毒打,怎么能一鸣惊人。


        

扭头看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再怎么心疼也不能行。


        

晚间被寒风冻醒的莫怨,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处境,四周都是冰冷的石板,“师尊,”轻轻抬手,粗长的玄铁扣在他手腕,叮铃作响。


        

他这是被绑了?前世也待过的地方,同样的场景,苍灵山的思过崖,能压制你身体里全部灵力,应该是掌门把他关起来的吧。


        

怕是他和师尊的事,现在闹到人尽皆知,也不知道柳挽清现在什么反应,会和他分开吗?


        

柳挽清守着空荡的房间,一天又一天,都七天了,怎么感觉好像过了好久,以前他每天都可以看到莫怨,现在觉得快无聊死了……


        

哎,柳挽清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默默叹气,他想他的小徒弟了,万一莫怨胡思乱想,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不如他去看一眼,莫儿在做什么,去都去了,不如给莫儿带点好吃的,柳挽清做好了菜,偷偷溜上思过崖。


        

看到洞里正在盘腿打坐的莫怨,四周灵气汇聚,比较好调息他的灵力,“噗,”一时不慎直接吐了口血。


        

“莫儿,”柳挽清拎着东西跑到他身前,“你怎么了,”温柔抚上他后背,“你魂魄受损,还是要慢慢来,不要心急。”


        

“师尊,你来看我了,”莫怨伸手搂过他的腰,紧紧抱在怀里,其实他就是想他想的,心烦意乱,怎么都静不下来?


        

“乖,我不会抛弃莫儿的,”柳挽清伸手摸头,“师尊,他有没有碰你?”莫怨伸手绕过他的脖颈,认真的问,这件事就像扎在心里的刺,翻来覆去的疼。


        

“没有,”柳挽清轻轻摇头,转瞬被用力吻住,玄铁锁链在石头上碰撞,凌乱又清脆的声响,却无人理会。


        

“只有我可以亲你,抱你,”没有就好,他怕忍不住去把宁拓的尸体剁了,莫怨微微泛红的眼睛,是被点燃的欲火,好久都没抱过他师尊了。


        

“好好好,只有你,”柳挽清依偎在他怀里,周身冷的吓人,伸手抱住莫怨,“莫儿冷吗,”


        

“师尊抱抱就不冷了,”莫怨扯了扯自己手腕脚腕的铁链,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越想越暴躁。


        

“乖,平心静气,”柳挽清伸手攀上他的脖子,“你呢,从小我就发现你非比常人,体内的戾气太重,我只能暂时帮你压制,以后你还要靠你自己知道吗?”


        

“好的,”莫怨轻笑,“我不会走火入魔的,只要师尊在我身边,我就没事,”


        

“莫儿,嘴好甜,”柳挽清轻轻吻在他唇角,“师尊有没有想我,”莫怨柔声问。


        

“想啊,莫儿不在,都没人陪我说话了,我一点都闲不住,喝杯酒,暖暖身子。”柳挽清抬手倒了杯酒,缓缓喂到他唇边。


        

莫怨低头喝完,不老实的乱撩,天寒地冻的,就是需要做一些火热的事情才好。


        

“师尊,你能不能帮我把铁链解开,莫儿手好疼,”莫怨轻声撒娇,手腕被勒的通红,主要是不方便下手。


        

“稍微忍忍啊,把你放开了,师兄会发现的,”柳挽清拉过他的手,温柔浅笑,“我给你揉揉,”


        

“师尊,我想要你,”莫怨吻过他的耳垂,直白的诉求,柳挽清无奈叹息,这才是他的莫儿,一边撩一边亲,深情款款的耍流氓,让他无力抗拒。


        

“手脚都被捆了,你能怎么样,”柳挽清伸手扶了下他铁链,卧槽好沉,压的他快要断手。


        

“那师尊,可以在上面,自己来,”莫怨轻声引诱,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你来了我会轻易放你走,腰肢款摆,风情摇曳的画面,想想都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