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55章操碎了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天天想师尊,心绪紊乱,都没有办法好好练功,更没有办法静心思过,”莫怨委屈的说。


        

“莫儿,你可真是会装可怜,”柳挽清伸手捏脸,偏偏他就吃这一套,扭头看见地上的血迹,莫怨九死一生,差点变成厉鬼,还能记得他,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师尊,莫儿好难受,”莫怨歪头靠在他怀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微红的眼睛快要落泪。


        

柳挽清有些无奈,别的攻不都是霸道强势,为什么自己这个天天要装可怜,明知道他是装的,关键他还特别不忍心。


        

“我真是怕了你了,”柳挽清搂腰吻过他的唇,不止是溺爱纵容,绝大部分,是因为他喜欢。


        

喜欢到,才几天看不到他,就觉得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师尊,”莫怨邪魅一笑,把手放在一边,以防铁链蹭到师尊娇软的身体。


        

莫怨靠在身后的石头上,肆虐灼热的目光盯着眼前的人,微风拂过,师尊娇嫩红润的唇上,沾了几根青丝,娇俏又妩媚,动情的眼眸,溢满了诱人的风情,美如春水,醉了一川烟尘。


        

“莫儿,”柳挽清轻轻趴在他身上,散乱的长发撩过他的胸膛,留下一缕幽香。


        

“挽清,”莫怨低头蹭在他细白的脖颈,温热的体温驱走周围的阴寒,仿佛每一滴血液都在疯狂叫嚣,这么美的师尊,应该把他锁起来,留他一人欣赏,才不会惹人觊觎。


        

柳挽清绯红的小脸贴在莫怨胸膛,不禁咬了他一口,他到底在干什么,彻底没脸了,良久,才开始慢慢穿好衣服。


        

“师尊,”莫怨肆虐的目光扫过,看着美人在他眼前穿衣服也是极致的享受,师尊还是脸皮薄,不忍心逗他,脸红到脖子,可爱至极!


        

“我都忘了还给你带了几道菜,”柳挽清故作淡定的拿出自己的食盒,摆在一边的石头上。


        

“谢谢师尊,”莫怨伸手搂腰,不禁撒娇,“师尊喂我吃嘛,我手疼,”他就是想和柳挽清多待一会。


        

“那你要答应我,好好练功,”柳挽清端起米饭,夹了几片牛肉慢慢喂到他唇边,他以前觉得情侣互喂什么的,太肉麻了。


        

但是看到莫怨好看的桃花眼盯着他,就觉得酥到腿软,“师尊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莫怨不禁勾唇。


        

“为了养徒弟,真是操碎了心。”柳挽清伸手摸头,“乖啊,好好控制自己的戾气,别想太多,不要辜负师尊对你投怀送抱的一番苦心。”


        

“师尊,一次不够,”莫怨不肯放手,轻声撒娇,“我想让你天天来看我,这个地方,又冷又硬,硌的我浑身难受,我好想睡师尊被窝里。”


        

“得了吧你,我不来,怎么没听你嫌弃。”柳挽清轻轻推开他,只给莫怨留了一壶酒,“让你面壁思过,不是让你乐不思蜀,”


        

“乖,”柳挽清歪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俏皮的眨眼,“莫儿好好努力,师尊在床上等你。”


        

莫怨看着那随之飘走的背影,撩完就跑真君子,一瞬间气血更盛,不过体内的灵力猛然高了好多,难道是师尊刚刚给他输的吗?


        

“挽清,”莫怨有些感动,他怕是担心他出事,才特意偷偷来看他一眼,还悄悄给他疗伤,也没说一句。


        

柳挽清躺在浴桶里泡澡,瞬间有些体虚,莫怨的伤太重了,哎,劳心伤神还伤身……


        

安静的夜晚,过了一天又一天,莫怨沉稳的吸收天地灵气,汇聚丹田识海,师尊,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区区一点戾气,也妄想吞噬我的意识,莫怨抬手看着自己掌心的红光,因为埋骨之地的怨灵太多,从小他就靠吸食那些戾气长大,所以双目才是血红之色。


        

如果不是柳挽清收养他,他怕是会变成一个连人都不是的怪物。


        

莫怨抬手打在玄铁上,刺目的红光生生将玄铁斩断,应声落地。


        

毫无意外的惊动了掌门,许皓月飞到思过崖,看着莫怨斩断的玄铁,明明思过崖上不能随便动用灵力,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好意思啊,掌门,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这铁链子年代久了,我一扯就断了,”莫怨一脸无辜,还故意扯了下提前斩断的玄铁,他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会说他离经叛道,不知死活。


        

“你,”许皓月气的没话说,这可是千年玄铁,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铁链子,莫怨绝非常人,难道是天纵奇才,当然他这个人非常惜才,还是师弟唯一的徒弟。


        

许皓月打量着莫怨,隐隐约约的听说了他和柳挽清,以及宁拓之间的一些事,只是如今宁拓死在了夜魇阁,还是他自己签的契书,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也已经下令,苍灵山上上下下不许再提此事半个字,只是挽清那样的天资,竟还被两个乳臭未干的弟子觊觎,想想都觉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让人生气。


        

“掌门,”莫怨轻轻拱手,印象中这个掌门只是固执了一点,还一直看他不顺眼,倒也算是个正人君子。


        

“就你,这脸勉为其难也就能看的过去,”许皓月还是明显的嫌弃。


        

“嗯?”莫怨微微挑眉,我现在可没喜欢您女儿,怎么好像嫌弃的更狠了。


        

“挽清怎么会看上你,”许皓月轻轻摇头,似乎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挽清心思单纯,他这一辈子也就只追求自身修为,你要是敢辜负他,出去沾花惹草,我苍灵山上下,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掌门放心,我莫怨对天起誓,这辈子只爱师尊一个人,否则让我挫骨扬灰,万劫不复。”莫怨轻轻抬手,皓月清明,拉下悬崖边悠长的人影。


        

柳挽清躲在一边没敢出去,他本来看着掌门跑过来,怕他教训莫怨,才特意跟过来看看。


        

没想到听到莫怨的表白,低沉好听的嗓音,一字一句落在他心底,柳挽清清澈的杏眸满是欢喜,被一个人深爱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到全身,连一根头发丝,仿佛都在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