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56章执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光璀璨,月色温柔,连耳畔的风,都在慢慢骚动他心底的涟漪。


        

柳挽清温柔的看着莫怨的背影,他觉得自己并非是花心,只是体会不到触及灵魂的感觉,很多时候看到别人爱的死去活来,分个手仿佛能要了半条命,都觉得傻,想想又会觉得自己可怜。


        

因为他们有真情,至少曾经爱过,可他没有,没有心动,没有眼泪,就像他看似五彩斑斓的人生,其实苍白的只剩他自己。


        

写小说充其量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他写莫怨付出过一些心血,可到最后,他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没有好好给莫怨一个完整的结局。


        

开始以为是报应,没想到如今他沦陷了,彻彻底底,爱情好像是,满心满眼的只有他一个人,甚至愿意为了他交付自己的生命。


        

就像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行了,行了,话不需要口头说,挽清喜欢你,那是你三生有幸。”许皓月甩了下衣袖,飞身而走,“玄铁既然断了,你就回去吧。”


        

“多谢掌门,”莫怨拱手致谢,算一算,才半个多月,竟然觉得好久都没见过师尊了。


        

刚想走,就看到从腰间绕上来的手,“师尊,”莫怨有些惊喜,转身搂腰,“你怎么上来了,也不说一声,”


        

“那不是刚刚没好意思出来吗?”柳挽清微微垂眸,难得有点正常人的娇羞之意。


        

“师尊也会不好意思,”莫怨轻轻撩起他的下巴,宠溺一笑,“你那撩人的架势去哪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莫儿,”柳挽清拉着他的手飞到思过崖顶,漫天璀璨的星光,美不胜收,“坐这,陪我看日出吧,”


        

“好的,”莫怨揽人入怀,柳挽清自然的靠在他肩上,“莫儿,你觉得星光好看吗,”


        

“不如师尊好看,”莫怨低声笑,他正在经历的,以及他经历过的,只有柳挽清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嘴甜,”柳挽清浅浅一笑,“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折服于师尊的美貌,师尊养我长大,我自然是要好好报答师尊,喜欢太肤浅,爱太庸俗,挽清你是我一生的执念。”莫怨低头吻上他的唇,执念太深,无药可救。


        

柳挽清被吻到脸红心跳,情话满级的小徒弟,搞的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这不是他风格,轻柔的指尖划过他的脖颈,眼送秋波,朱唇轻启,“莫儿,”


        

“师尊撩人的本事,可真是比妖精都要熟稔,”莫怨抓着他的手,真想把他的人撕碎,跟柳挽清在一起,时时刻刻都在考验自己的定力。


        

旭日初升,温暖的阳光透过云层,撒下一缕缕明媚的亮光,落在柳挽清白皙的侧脸,清澈的眼睛盛满温柔的笑意,仿佛从勾魂妖精到不可亵渎的天仙,只需要一束光的距离。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还是想亵渎师尊。


        

莫怨伸手把人抱在怀里,邪魅一笑,“我们回去。”


        

柳挽清靠在他胸口,看了眼云起雾缭的苍灵山,大千世界的秀美山川,都还有人陪他一起看。


        

流华殿内,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师尊,你这么狠心呢,把我扔上面那么久,”莫怨轻轻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莫儿,修身养性,我是为你好,”柳挽清不禁开口教育。


        

“那留师尊独守空房,是莫儿的错,”莫怨撩起他的下巴,娇媚的眼神,楚楚可人。


        

“我想多补偿师尊一点,”


        

“不用了,”柳挽清挣扎着后退,又被拉回去,“师尊,别躲啊,”莫怨用力扣住他的手,怎么能让你跑呢。


        

“不要了,莫儿~”柳挽清细碎娇媚的声音,又淹没在他炙热霸道的吻中。


        

午后,莫怨温柔的抱着师尊沐浴,又把人放回床上,拉过被子遮了一身春情。


        

指尖撩过他的乱发,柔柔软软的小可怜,莫怨起身出去为师尊准备晚饭。


        

莫怨下山买了菜,却碰上了许翎儿和一群师兄弟,转身就想走。


        

“莫怨,”许翎儿跑过去,“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跑,我又不会缠着你,”


        

“师姐,你们这是想去哪,”莫怨轻叹一口气,“去夜魇阁,给大师兄讨公道,”许翎儿眼里闪过一丝沉痛,在怎么样,他们都是一同长大的。


        

“回去吧,掌门都没管,你以为夜魇阁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闯的,”莫怨瞪了后面的人一眼,“还有你们,在家胡闹就算了,快把师姐拉回去,出了事你们负责吗?”


        

“好,”身后的师兄弟开始上来劝许翎儿,“莫怨,你别管我,”


        

“你以为我想管,看你去送死啊,宁拓已经够给苍灵山丢脸了,他那叫咎由自取。”莫怨转身就走,两辈子了,他还不知道夜魅是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个心狠手辣的疯子。


        

不过,还是决定去找他一下。


        

夜魇阁,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寂,这里没有活物,包括夜魅。


        

“你还敢来找我?”夜魅坐在窗前,离透过来的阳光只差了一点,想碰却不敢。


        

“我是看你可怜,”莫怨径自坐在他对面,冷声说,“占卜。”


        

“卜什么?”夜魅微微抬眼,纯当是自己无聊的。


        

“命数,”莫怨微微勾唇,前世没有听他的话,没想到众叛亲离的下场,和他所言一模一样。


        

夜魅伸手轻摇从龟壳里散落三枚铜钱,沉默的看了许久,勾唇冷笑,“天煞孤星的命数,会克死所有爱你的人,孤独终老。”


        

“胡说八道,”莫怨生气的说,上辈子说他会惨死,这辈子说他会克死爱他的人,真是打人,但他还是老实的问了一句,“如何解?”


        

他绝不能让师尊有事,柳挽清要是出事了,他怕是会疯。


        

“天命之事,变幻莫测,这主要还是看你所爱之人的命数,如果够硬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丝转机。”夜魅轻轻收起桌子上的铜钱,“你可以带他来卜一次。”


        

可是他观过天象,柳挽清的命数明明已经尽了,所以现在这个人,又是谁呢?他倒是真的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