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63章我不要你同情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怨听到他的声音,迅速戴了面具,竟然是掌门亲自下来,他现在的脸,还不能见人。


        

“杀了人还想逃,”许皓月拿着昆仑镜,照在莫怨身上,可以摒除世间一切妖邪奸佞。


        

莫怨后退了几步,灼热的光亮照在他身上,疼的如烈火焦灼,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他这副本就破败的身子,本来就伤痕累累,戾气现如今和他同生,更是痛苦煎熬。


        

“你们苍灵山的人,就是这般不论是非,随意草菅人命吗?”莫怨喑哑的声音分辨不出,缓缓低头,捂着胸口,猜想他们应该是抓错人了。


        

“你是人吗?”许皓月皱眉看了一眼,这么重的戾气,似鬼似魔,将来也是为祸一方的凶煞。


        

“呵,”莫怨心底无比悲凉,他现在还没有心跳,不算个人,自暴自弃的说,“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不介意你再补几剑,”


        

掌门的修为之前也就比柳挽清差那么一点,又不像柳挽清那么笨,连剑都用不好,就算拼死对付他,戾气太强不好控制,会吞噬他的神智,到时候可就真成了没有人性的鬼东西。


        

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打,只是怕掌门识破了他的身份。


        

“走,”许皓月拿剑抵在他脖子上,许久不见外面的阳光,莫怨有些睁不开眼。


        

莫怨化为血色戾气,还没飞到空中,就被巨大的缚仙网给套住了。


        

许皓月毫不留情的一剑,穿胸而过,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连血都没流下来。


        

“嗯,”莫怨一声闷哼,疼的咬破了唇,眼睁睁的看着利剑从他身体里拔出去,看来今天他真的是在劫难逃。


        

许皓月看着自己的剑,活死人吗,以死却不愿意堕入轮回,只靠灵魂驱动身体,勉强可以维持生命体征,这是要有多强的执念!


        

“压到绝境吧,”许皓月冷声说,抬手封印了他体内狂乱的戾气,极地寒川可以封印一切活物,就算杀不死,也没什么关系。


        

“太好了,终于把这个凶残的畜生给抓起来了,”旁边的师弟收了缚仙网,“多谢掌门出手。”


        

“行了,好好看好他,别让他跑了,”许皓月叮嘱了一句,他受了他一剑也没什么威胁,转身飞走。


        

莫怨被困在缚仙网里,暗骂了一句,走了还要锁我的戾气,本来还想趁机逃跑,这个许皓月简直是心细如发,丧心病狂!


        

一路上苍灵山的弟子,都在唠嗑,“掌门要给仙尊举办登基大典,这可是修行界千年盛会,仙门百家都会来,没想到帝君竟然也是仙尊,”


        

“那可不是,仙尊已经是翘楚了,除了他,谁能当的了帝君,”


        

“到时候,仙尊会不会选妃呢,仙尊不是好男风吗,我听说已经有很多门派选一些美男子往我们苍灵山送,”


        

“不过好像掌门没答应,也没反对,你说仙尊是什么意思?”


        

“十年了,不好说,掌门都说了禁止我们提莫怨,仙尊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以后如果有了新欢,可能会忘一点。”


        

莫怨不屑一笑,又暗自生气,师尊竟然要选妃吗,如果他晚点回来,是不是就能看到他美男环绕的场景?


        

越想越气,胸口疼的厉害……


        

两天了,柳挽清被困在暗室里,默默挣扎,莫儿怎么不来了,是他出了什么事吗?


        

“仙尊,仙尊,”许翎儿在屋里找了一圈,都不见人,有些着急,怎么回事,恍惚听到墙壁后面传来的响声,“有暗室,”


        

许翎儿推墙进去,走了许久,才看到地上躺的人,单薄凌乱的衣服都遮不住的一身伤痕,那明显是被人疯狂折磨过后的痕迹,心疼的把人扶起来,“仙尊,”


        

柳挽清抬手运气冲破身上的挽情丝,不禁吐了一口血,身上疼的难受,莫怨可真是煞费苦心,如今挽情丝的气息变弱了,绝对是莫儿受了伤,并且很严重,迅速整理好衣服。


        

“我没事,翎儿,这件事你别告诉任何人知道吗,你爹也不要说,”柳挽清扣住她的手腕。


        

“好的,仙尊,”许翎儿轻轻点头,她也知道是非轻重,事关仙尊清誉,可是有谁敢这么胆大妄为,不要命了。


        

“你这几天在苍灵山有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人,一身黑衣,可能会看不清脸,”柳挽清慌张的问,没敢说那是莫怨。


        

“没有啊,不过我听说爹前两天在山下抓了一个凶残至极的恶煞,连连杀了好几个人。”许翎儿紧张的说。


        

“那他人呢?”柳挽清皱眉,如果是莫怨,那他为什么不认人呢,掌门应该不会对他下狠手的。


        

“送去绝境了,估计这会啊,正在寒川里封着呢。”许翎儿话还没说完,柳挽清就不见了。


        

柳挽清发疯一般飞到绝境,都没顾得上好好整理仪容,凌乱的头发落了一层雪花,急声喊,“冷浮桥,你出来,”


        

“怎么了,是仙尊啊,”冷浮桥缓步走出大殿,直接就被拉住衣领。


        

“我问你,苍灵山最近是不是送来一个黑衣人,他在哪?在哪?”柳挽清急声喊,他已经快要崩溃,他能感受到莫怨受了重伤,一转眼又被当凶犯关起来了,他不信莫怨会平白无故的杀人,他不信。


        

“仙尊,你不要着急,我带你去,”冷浮桥想都没想,带着柳挽清跳入悬崖下方,绝境最深的寒川,那是镇压一切凶徒的刑牢,一般进了这里的人,大部分会被活活冻死,因为这里拥有天地间的禁制,任何灵力都施展不出。


        

“应该是最前面那间,”冷浮桥挥手掀开冰川的房门,角落里蹲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只抱着自己的膝盖,浑身都结了冰。


        

“莫儿,莫儿,”柳挽清上去扑在他身上,寒冰随之碎裂,颤抖的手揭开他的面具,露出一张满是血痕的脸,像是从肌肤深处蜿蜒而出,恐怖吓人。


        

“师尊,”莫怨感受他温暖的体温,瞬间惊醒,睁眼看到柳挽清,又用力推开他,慌忙转身,抬手用衣服的大袖遮住了脸,他不要师尊看到他现在这么丑的脸,明明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莫儿,”柳挽清从身后抱住他,泪如雨下,又瞬间结成冰晶,落在地上,怪不得他天亮了就离开,“莫儿不怕,师尊不会嫌弃你的,不会不要你的,”


        

“你滚啊,滚啊,”莫怨用力推开他,“我不想看见你,柳挽清,我恨你,你现在这样惺惺作态给谁看,你不觉得恶心吗?”


        

一次教训,两次教训,他更讨厌现在的自己,散尽灵力,连个身体都保不住,半死不活的还要回来,就是为了在他面前找羞辱吗?


        

一个荣登帝君,万人敬仰,风光无限,一个跌入地狱,容颜尽毁,满身污秽,就连掌门只看了一眼,便觉得他是大凶大恶之徒,现如今的他,连废物都不如,还要妄想肖想帝君,说出来,都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莫怨,”柳挽清沉痛的看着他,死死的扣住他的手,直接把人推在冰川上,用力吻上他的唇,纯净的灵力沉入心肺,暂时把莫怨变回本来的样子。


        

他知道毁容太打击莫怨的自尊心,尤其是在爱的人面前,可是他怎么可能会嫌弃莫怨呢,他一手养大的小徒弟,心疼还来不及。


        

莫怨微愣,还是想推开他,被紧紧扣住,温柔热切的吻,原来师尊,是真的没忘了我,可是我配不上你……


        

“我们走,”柳挽清松开他的唇,用力他的手腕,冷声说,“就算你不跟我回去,我也要把你绑回去,”


        

“柳挽清,我不要你同情我,”莫怨缓缓后退,想逃却迈不动脚步。


        

“我已经弄丢过你一次了,绝不会有第二次。”柳挽清微微勾唇,步步紧逼,你能回来,等多久我都愿意。


        

“柳挽清,你放开我,”莫怨依旧想逃跑,“除非我死,”柳挽清扣紧他的十指,纠缠在一起,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放开莫怨的手。


        

“柳挽清,”莫怨被他强行拉走,五味杂陈的心情,犹如翻江倒海,一字一句刻在他心上,除非我死。


        

柳挽清走到门口看到冷浮桥,轻声说,“对不起,掌门抓错了人,他是我徒弟莫怨,我这就带回去好好教导,见笑了。”


        

“小事,仙尊请便,”冷浮桥微微一笑,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谢谢,”柳挽清轻轻点头,直接拉着莫怨飞回来流华殿,没想到那小丫头还在等着她。


        

“仙尊你回来了,”许翎儿看到一旁的人,有些震惊,“莫怨,”


        

“嗯,”柳挽清点头,直接回屋把人捆在椅子上,封了他的手脚,戏谑的挑起他莫怨的下巴,“就你会绑我是吧,我看你还怎么跑,”


        

莫怨盯着柳挽清,一瞬间的变故还没让他反应过来,沉闷的垂眸,压下心底疯狂的悸动,看吧,师尊还是在意你的。


        

“翎儿给我把他看住了,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柳挽清沉声说,忍痛看着莫怨苍白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