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66章登基大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要了~”柳挽清挣扎着后退,轻咬着娇红的唇,诱人至极,又被堵上,开玩笑的后果太可怕了,徒弟越来越狠怎么办,明天怕是下不了床了……


        

“晚了,”莫怨暧昧勾唇,“师尊是怕我一个人服侍不了你吗?那不如我变几个分身出来,陪你一起玩。”


        

“莫儿,”柳挽清无力的瞪了他一眼,却像是在撒娇,一个就要断腰,多来几个他怕是会被折腾死。


        

清晨,柳挽清难得醒的早,即使腿软,依旧要努力爬起来,给莫怨熬药。


        

“师尊,你这都是哪来的?”莫怨看着半屋子的灵药。


        

“都是别人送的,”柳挽清搬起小药炉,又怕药性会太强,莫怨身体受不了,特意少放了一点,多吃几次就可以,“不怕啊,师尊不会毒死你的。”


        

“师尊,”莫怨柔声说,“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会,我看着就好了。”


        

“不行,那边我给你备好的药浴,你去泡吧,泡久一点。”柳挽清轻轻推了他一下,“不然身体不行,”


        

“好,”莫怨微微一笑,怎么能说我不行呢!


        

柳挽清端着熬了许久的药,慢慢走进内室,伸手摸上莫怨的后背,“恢复的还不错,有些正常人的体温了,”


        

歪头贴上他的胸膛,戏谑的调侃,“还是没有心跳声,莫儿你看见我都不心动吗?”


        

“不如师尊亲一口试试,”莫怨轻声调戏,“美得你,”柳挽清把药喂到他唇边,“莫儿尝尝。”


        

莫怨直接一口饮尽,体内瞬间涌上汹涌澎湃的灵力,这千年灵草果然非同凡响。


        

莫怨闭眼打坐,默默炼化,柳挽清守在一边,拿毛巾轻轻擦过他额头上的汗珠。


        

氪金玩家就是不一样,什么好的东西都能往身上怼,柳挽清这才真实体验了一把万恶封建主义的皇权制度。


        

不过他也就只想快点把莫怨治好。


        

一连三天,莫怨天天接受师尊各种汤药的喂养,终于恢复成了正常人的体貌。


        

柳挽清有些惊喜,伸手摸着他的腹肌,“莫儿这肌肤宛如新生,白到发光,”


        

“师尊要不要咬几口试试,”莫怨顺势搂腰,轻轻把他的手放在胸膛上,“心动的感觉,从此只为师尊一个人而跳。”


        

柳挽清低头在他心口间落下一吻,百感交集,“师尊只要你活着,”差一点,就阴阳相隔。


        

“挽清,我爱你,”莫怨低头吻过他的唇,热情缠绵。


        

颜姗低头在门口等了好大一会,才敲了门,“仙尊,时间快到了,您该走了。”


        

“等会,”柳挽清害羞的推开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快穿衣服,别这么衣衫不整的。”


        

“师尊,这可是您扒的,”莫怨轻轻眨眼,迅速穿好。


        

“哼,”柳挽清站在一边又换了掌门提前给他准备好的衣服,金色的缕衣,大袖上绣了龙纹,霸气侧漏,连腰带都镶了清透纯白的美玉。


        

“我给师尊戴发冠,”莫怨拿起旁边的金龙戏珠,精致又富贵,慢慢插好,清高华贵的美。


        

“咦,”柳挽清微微皱眉,“莫儿啊,我感觉,太扎眼了,整个一金光灿灿。”


        

“没有啊,师尊穿什么都好看,”莫怨帮他梳好头发,柔声说,“师尊,走吧,”


        

“莫儿,你能跟我一起走吗?”柳挽清轻声问,“不合规矩。”莫怨笑了下,并肩出门。


        

“现在我的话就是规矩。”柳挽清握着他的手,慢慢走向巍峨的大殿,也没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反正他就是要带莫怨一起走。


        

主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莫怨还是往柳挽清身后退了两步,其实他只要跟在师尊身后,好好保护他就好。


        

“承天启运,福泽庇世,恭迎爻天第三代帝君柳挽清,”许皓月站在首位带着各门各派的掌门,拱手一拜。


        

“恭迎帝君,”众人嘹亮的声音传遍整个苍灵山。


        

柳挽清负手而立,人山人海的壮观的场面,振奋人心,也许,他已经渐渐学会在这个世界里生存,在这个他亲笔写下的传奇世界。


        

莫怨现在他身上,目光灼灼的看着那纤细的背影,青丝微扬,阳光落在柳挽清身上,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就像他这个人,美好又圣洁。


        

而后,师尊回眸,朝他浅浅一笑,惊鸿一瞥,仿佛山河失色,日月无光,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在他身上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那是他,一个人的师尊。


        

柳挽清缓缓开口,“感谢诸位仙友的抬举和厚爱,能得到神玺全是我徒弟莫怨的功劳,”


        

“师尊,”莫怨微微皱眉,他想做什么都是自愿的,不必说与外人听,神玺选柳挽清也是看他修为以及功德品性。


        

“没事,”柳挽清温柔一笑,莫怨永远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传音入耳,“夫夫就要同甘同苦,荣辱与共啊。”


        

一场盛世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天空中骤然亮起的烟花,照亮整个夜空。


        

莫怨靠在一边看着主桌上的柳挽清,难得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当了帝君,真的是成长了许多。


        

“你一个人站在这,都不觉得失落吗?”杜谨修端着酒走过来,“帝君现在可谓是风光无限啊,”


        

“是啊,天下也就我师尊配得起帝君之位,”莫怨微微勾唇,在我面前挑拨离间,可真是找错了人。


        

“可是听他的意思,是你帮他拿到神玺的,你就没有一点,失望?”杜谨修依旧不死心,谁人不想要那帝君之位?


        

“我呢就是胸无大志,”莫怨歪头看着不远处的柳挽清,帝君都是他的人,还要那位置干什么,笑话!


        

“其实我来跟你聊天,纯粹就是觉得你长得像上一代瑶光圣女也就是我师妹,所以多说了几句,莫公子不要见外。”杜谨修微微勾唇,换了一副算计,如果能拉拢莫怨最好。


        

“那可真是不凑巧,不过我听说贵派的圣女,不是不许嫁为人妻吗?”莫怨轻声说,他的娘,早就被人逼死在了埋骨之地,又有谁,可怜过她?


        

“我那师妹任性又刚烈,谁都劝不住啊,都是些陈年往事了,”杜谨修一脸惆怅的说。


        

“掌门,您怎么在这?”善音依旧带着面纱,看见莫怨,“莫公子,别来无恙,上次还未来得及感谢公子出手相救。”


        

“你们认识,那我就不打扰了,”杜谨修的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一圈,也许,善音也可以利用一下。


        

“举手之劳,不敢劳烦圣女当面道谢。”莫怨点头致意,他现在对她仅有的好感,也就是因为他娘而已。


        

而且,他还想为娘亲报仇呢!


        

柳挽清抬眸望过来,看到树下站着闲聊的两个人,瞬间就不淡定了,“本座有些头晕,今日就先到这里吧。”


        

众人看着柳挽清逃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然后看到他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直接扑到徒弟怀里,那动作叫一个自然熟练。


        

“莫儿,师尊头晕,我们回去吧,”柳挽清醉眼朦胧,趴在他身上,“好的,”莫怨挽过他的胳膊,其实就是人多,没好意思抱。


        

即使是这样,还是分外引人瞩目,多少双眼睛盯着,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都知道了他和师尊的亲密关系,最好让那些妄想勾搭帝君的人看着,师尊是他一个人。


        

依旧安静如往昔的流华殿,柳挽清伸手搂过他的脖子,“你今天跟那个圣女说什么呢,”


        

“师尊吃错了,”莫怨伸手搂腰,宠溺一笑,“我还吃醋呢,师尊竟然陪别的男人喝酒,”


        

“那不是,随便应酬吗?”柳挽清靠在他胸膛,醉眼迷离,“那也不行,”莫怨打横抱起,直接扑倒在床。


        

“今天继位第一天,莫儿来给帝君大人侍寝。”莫怨缓缓脱下他的衣服,放在一边。


        

热情的吻上那娇软的唇,还有一丝酒香,甜入肺腑。


        

柳挽清晕晕乎乎的脑袋越发不清醒,大胆娇媚的喘息,自带撩人的尾音~


        

“挽清,”莫怨已然被勾的受不了,理智是什么东西,只想占有己有,反反复复的品尝,在他身上烙印下他的痕迹,沉溺在销魂难忘的快感中。


        

谁能想到白天风华无限,万人敬仰的帝君大人,此刻满身情靡之色,在他身下动情喘息。


        

“挽清,”莫怨紧紧扣住他的手指,压在身侧,每每喜欢把他折腾哭了,楚楚可怜的杏眸,不禁溢出的眼泪,沾湿了睫毛,才肯放过他,只是师尊的耐性,调教的越来越好了!


        

“小混蛋,”柳挽清被他抱着沐浴,娇软无力的一句骂声,显然也没什么用。


        

“挽清,”莫怨伸手撑着他的后背,目光灼灼的盯着那艳丽的纹身,他的名字像是鲜活的脉络,莹润的水珠在上面滚落,白皙的肌肤微微泛红,致命的诱惑,情不自禁的吻上去,真的好美!


        

“莫儿,”柳挽清挣扎着动了下,缓缓后退,却被紧抱在了怀里,“师尊,不怕,”莫怨温柔的帮他清理身体,“不欺负你了,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