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67章觊觎已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怨把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没想到幽长的夜色已经见了白,这是快要天亮了吧,丝毫没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快!


        

默默躺回床上,温柔的搂住柳挽清,莫怨一点困意都没有,还是逼着自己闭了眼,眼不见心也不净。


        

清晨的曙光来临,冷浮桥和晏和煦缓步走在街上,已经有些热闹的早市,“浮桥哥哥,我想吃这个,”


        

“买,”冷浮桥轻笑,伸手给他买了几个包子,“这里好热闹啊,为什么绝境那么冷清,这么多东西我都没见过,”晏和煦偏头问,一脸纯真无邪。


        

“因为绝境,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没有普通人,也没有这些东西。”冷浮桥撑着一把伞,为了不那么显眼,他把自己的银发,变成了青丝。


        

“那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多玩几天,”晏和煦抬手给他唇边喂了一个小笼包,甜甜一笑。


        

“好,”冷浮桥低头咬了一口,可是他的体质,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他惧怕阳光,又渴望温暖,所以他从朱雀族里捡了一颗蛋,悉心照料,用灵力足足温养了十年,才将他孵化。


        

也许是朱雀一族天生的种族优势,晏和煦从三岁起,便成了人身,明媚艳丽的美貌,天性活泼开朗,哪怕是在大雪覆盖的寒冷绝境,也是一团烈火。


        

可是如今,他看着晏和煦越长越大,从心底疯狂滋生的占有欲,已然将他吞噬……


        

其实他并不想小朱雀接受这么多新鲜事物,繁华世界太美了,比起绝境寸草不生的严寒,冷清死寂,这里新鲜的一切,对从未出过绝境的他而讲,都是猛烈的刺激。


        

晏和煦那好奇的目光,从来到外界,都没停过,“公子,这花送你,”迎面而来的小姑娘,拿了一枝艳丽的红色杜鹃花,塞到他手里。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咦,真的吗,”晏和煦灿烂一笑,低头闻花,以前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花,“姑娘你人真好,”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冷浮桥拉过他的胳膊,直接把人拽走。


        

“浮桥哥哥,你慢点,”晏和煦不禁回头,他还没逛完呢。


        

“有什么可看的,”冷浮桥看着他还抱着花,本就冰冷的眼神瞬间更冷了。


        

“哼,”晏和煦傲娇的扭头,却也没敢乱跑,“你知道她送你花是什么意思吗?”冷浮桥轻声问。


        

“大概就是喜欢我。”晏和煦低头看着花,“那你还要!”冷浮桥冷眼看着他。


        

“有人喜欢和煦不好吗,”某人纯真的眼睛,满是疑惑,“浮桥哥哥不是也喜欢我吗?”


        

“你,”冷浮桥成功被气到,又无可奈何,孩子从小没见过几个人,大概是被他养傻了,“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晏和煦眨着眼睛问,“算了,我带你吃好吃的,”冷浮桥拉过他的手,走到附近的酒楼。


        

“这里的菜真好吃,”晏和煦看着满桌子的美食,眼睛发亮,越来越觉得人间好。


        

才玩了几天,性子就野到不行。


        

从白天逛到晚上也不闲累,“浮桥哥哥,那个花灯好好看,”晏和煦满眼新奇,“和煦,我们该回去了,”冷浮桥轻声说,他不能在外面待太久,不然镇不住绝境的犯人,可能这就是他这一辈子作为城主的宿命。


        

“不嘛,我们再玩两天,好不好,”晏和煦可怜巴巴的拉着他的衣袖。


        

“那你自己留在这吧,我走了。”冷浮桥轻轻转身,可能就是孩子大了,锁住他的人,也锁不住他的心。


        

“好的,我跟你保证,我马上会回去的,”晏和煦丝毫没察觉出那平静的神情下压抑的怒气。


        

“你要离开我,”冷浮桥冷声说,早知道你怎么闹都不该带你出来,“那不是你自己说,要先走的,”晏和煦一脸无辜,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他又没做错什么!


        

“那好,我走了,”冷浮桥一瞬间的心凉,却也不想跟他多说话,他不懂,估计也不想听。


        

“浮桥哥哥,”晏和煦转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没由来的惆怅,默默蹲在河边,绝境里又冷又无聊,有什么好玩的,可是这里,又孤独的没有人陪,难过……


        

冷浮桥在房间待了一夜,大雪随着他落寞的心情,越下越大,晏和煦回来的时候,满地的雪已经淹到了他的腰间,不禁有些疑惑,昨晚的雪这么大吗?


        

飞快的跑回房间,衣服都有些湿,直接扑到窗边的人身上,“浮桥哥哥,”


        

冷浮桥微微低头,身后火热的体温传来,错愕之后又是惊喜之色,轻轻握住腰间的手,“你回来了。”


        

“这不是我的家嘛,”晏和煦靠在他肩头,望向窗外,好奇的一眼,“咦,这么快雪就停了,”


        

“是你的家,”冷浮桥温柔一笑,嘴里却被塞了一个糖人,“这个东西,甜甜的,我喜欢。”晏和煦走到他前面,一脸乖巧。


        

“我不想吃这个,你吃,”冷浮桥抬手喂到他唇边,素来清冷的眼眸闪过一丝炽热。


        

“那浮桥哥哥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买,”晏和煦歪头问。


        

“你,”冷浮桥情不自禁低头吻过他的唇,缠绵悱恻,温热的温度烧遍全身,撩起一片火热。


        

晏和煦紧张的握紧了手里的小糖人,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清凉的吻,让人窒息的心跳加速。


        

“和煦喜欢哥哥吗?”冷浮桥冰蓝色的瞳孔映出一张明媚又慌乱的脸,深情的说,“想和我共度余生的那种喜欢。”


        

“我,我不知道,”晏和煦轻轻眨眼,又缓缓低头,小声说,“可是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啊,”


        

“那我换一种问法,”冷浮桥弯腰把人抱到床上,欺身压上,“我想要你,”意图明显的脱下他沾湿的衣服。


        

“嗯?”晏和煦依旧有些懵懂,看着他温柔的动作,“哥哥,你要做什么,”


        

“我给过你机会,和煦既然回来了,就该尽些妻子的义务,懂了吗?”冷浮桥宠溺一笑,“妻子!”晏和煦瞬间脸红,本就艳丽的五官更加魅惑,“可是我不是啊,”


        

“很快就是了,”冷浮桥吻过他白皙的肌肤,又暖又热,朱雀的火足够暖化他身上彻骨的寒。


        

“嗯,”晏和煦强大的好奇心,促使着他没有挣扎乱动,因为浮桥哥哥的吻,凉凉的很舒服。


        

冷浮桥感觉不到他的反应,不禁抬头,对上一双好奇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你喜欢我吻你吗?”冷浮桥柔声问,他这算不算是诱拐小孩子,不过也不小了,都二十岁了。


        

“嗯嗯,”晏和煦不禁点头,古灵精怪的神情没有任何不适,可爱至极。


        

“可能会有点疼,稍微忍一下就好,”冷浮桥轻柔的摸头,试图安抚他的情绪,“疼?”晏和煦轻轻眨眼,他对情事一无所有的脑子里,只有身体本能的反应。


        

“嗯,乖,”冷浮桥做足了准备,光是指尖的温度都让他亢奋不已,里面好像更热了,那灼热的暖意,一直烧到心里。


        

“哥哥,”晏和煦微微皱眉,有些难受的挣扎着想反抗,又被扣了手腕,“越动越疼。”冷浮桥看着他微红的眼睛,不忍心开口。


        

“哥哥欺负人,”晏和煦纯情又无辜的眼睛,不禁流了眼泪。


        

“乖,一会就舒服了,”冷浮桥温柔的哄,轻轻吻过他的唇,他向往又渴望的温暖,这副灼热到不似正常体质的身体,带给他最大的暖意以及销魂至极的享受。


        

“嗯~”晏和煦眼神微眯,那细腻又温柔的吻,撩到他脸红心跳,连身体都不禁软了半分,微微扭动的细腰,渐渐有几分不安分,“浮桥哥哥,”


        

“乖,”冷浮桥低声哄,冰蓝色的眸色,又冷又美,开始在他身上肆意的索取。


        

他从化形的那天起,身体就冷的不敢轻易接触任何人,千年之久,也只有小朱雀可以无所畏惧的靠近他,抱他,亲近他,而现在,他终于尝到了觊觎已久的身体。


        

比想象中的还要暖。


        

被狠狠欺负完的小可爱,娇媚的瑞凤眼,满是懵懂的看着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和煦,”


        

“嗯,”晏和煦眨着眼睛,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好像一个发现了新奇玩意的小朋友,有样学样的亲在他的脖子上。


        

“和煦,”冷浮桥诧异的看着他,“浮桥哥哥不舒服吗,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晏和煦轻轻亲过他的唇,纯真且诱惑。


        

“别随意亲男人,谁都控制不住,”冷浮桥柔声诱哄,这孩子怎么这么天真烂漫,又纯又诱,“还有,你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碰,知道吗?”


        

“嗯,”晏和煦轻轻点头,想一下别的男人,他可能会觉得恶心,哪有浮桥哥哥这么好看的人,肤白若雪,天人之姿。


        

冷浮桥温柔浅笑,抱着他睡了过去,事情比他预料的更好,小朱雀没有丝毫怨愤,甚至总想跟他索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