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0章诅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能力有限,不能强改契约,”系统认真的说,“你要是非要让我离开他,就没得商量。”柳挽清一脸坚决。


        

“宿主大人,我不是不想帮你,是我真的无能为力,”系统有些委屈,“早知道,我就改写耽美了,”柳挽清痛心疾首,悔不当初,两个男孩子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他不好吗?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好好写。


        

“那您打算怎么办,”系统轻声问,“还能怎么办,我已经被睡了,头衔比莫儿高一点而已,他肯定不会生气,”柳挽清微微一笑,毕竟要宠媳妇嘛!


        

“可是,”系统震惊,那我岂不是要被困死在这本书里!


        

“行了,行了,你可以退下了,”柳挽清轻轻挥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剧情而已,不是也已经快要崩完了……


        

“宿主大人,我会尽力想办法帮你的,”系统欲哭无泪。


        

“好的,最好让我满意。”柳挽清轻声威胁,反正事已至此,就没有反悔的余地,谁让他爱上了莫怨。


        

莫怨跟着杜谨修走到后山,还在思考他这次想干什么,下一秒直接踏入了瑶光禁地,踩到脚下的阵法,瞬间被传送到地牢里。


        

莫怨冷眼看着牢笼外的人,“杜掌门想做什么,”


        

“不干什么,只要你好好配合就好,”杜谨修勾唇冷笑,“你不要妄想挣扎反抗,也别想跟外界取得联系,瑶光禁地,隔绝一切,除了掌门,没有外人进的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哦,是吗?”莫怨淡定自若,微微垂眸,正愁没有地方杀你呢,自己就送上门了,我该说你聪明,还是愚蠢呢?


        

杜谨修抬手在空中画了道阵法,金色的光影锁在牢笼四周,“你就好好在这待着吧。”他要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莫怨看着四周,阴冷的洞穴,上面还在滴水,不慌不忙的寻了块干净的石头坐在上面,暗红的双眸闪过一丝凶光。


        

杜谨修把他困在这里,又不理他,莫不是想要威胁师尊,虚伪无耻的小人,胆子倒是不小。


        

柳挽清等了许久,都不见莫怨回来,眉心微皱,不应该啊,按理说他这次应该没有危险才对,可是他对已经无法预知的未来,还是有些不安。


        

空中飞来一道金色的光影,字体显现:想要救你徒弟莫怨,今夜子时,独自来见我,不可声张,否则莫怨死无全尸。


        

“嗯?”柳挽清眉心微皱,还有人敢拿莫怨威胁他,杜谨修吧,这个神经病,动谁不好,动他徒弟,呵!


        

不过杜谨修善咒术,阵法,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日落时分,杜谨修走到禁地,看着神态自若的莫怨,“你倒是很有闲心,等死吗,”


        

“我在想我娘当年,是怎样的绝望,叛出师门,天下之大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竟被把她逼入埋骨之地,你这把刀夜夜可曾安心,”莫怨冷声讽刺。


        

“你既然知道,还敢跟我回瑶光?”杜谨修干脆撕下了虚伪的面皮,“那是她咎由自取,不知廉耻,怀了你这么个孽种!”


        

“我看你是由爱生恨吧,得不到就要毁掉,”莫怨缓缓起身,“就你这样的,我娘要是看上你,才是她眼瞎!”


        

“狂妄,”杜谨修直接朝他打了一掌,金色的灵力绕在莫怨周身,冷眼相对,“缚灵,”


        

“呵!”莫怨双手抱胸,缓步朝他走过去,看着杜谨修眼里不可置信的惊悚之色,“你为什么还能动?”


        

“就这也想困住我,”莫怨微微冷笑,当然是因为他这具身体,早就不靠灵力维持了,不然他活不到现在,缚灵之术对寻常的修士都有效用,而对他一点用都没有。


        

“你,”杜谨修满眼震惊,看着莫怨淡定的从牢笼里飞出来,殷红的双眸,如鬼似魅,“你不是人,”


        

“那你是什么,禽兽不如的东西!”莫怨冷声嘲讽,伸手化剑,他没有用霁月,纯粹的血色戾气,乱人心神。


        

“就凭你,”杜谨修还是低估了莫怨,硬生生挡了一下那赤红的戾气,却比寻常的剑气还要狠戾万分,划过他的胸膛,留下一道血痕。


        

不光如此,那血色的戾气钻入肺腑,搅乱了他体内的灵力,浑身的气息都开始躁动不安。


        

莫怨微微冷笑,哪怕是寻常人化为凶尸怨灵,也会凶残百倍,更何况是他,这是他前世致死才醒悟的道理,让人闻风丧胆,视为邪魔外道的戾气,也可以为他所用,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怎么可能,”杜谨修用灵力也止不住的鲜血,缓缓流下,“我杀了你,”


        

莫怨冷眼看着眼前的利剑,迅速抬手用戾气控制剑锋,他在试探,也是在赌,自身的戾气究竟可以强到哪种地步,杜谨修也刚好是个试验品。


        

如果他要是输了,也不至于命丧于此,因为师尊可能很快就到,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


        

“莫怨,”杜谨修难以置信,竟然觉得自己的剑不受控制,整条胳膊都被牵制,死活动不了,他怎么会这么强。


        

“对,就是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莫怨勾唇冷笑,其实他也是在强撑,只用戾气控制一个快到渡劫期的修士,太难了,“去给我娘赔罪吧,”


        

“这不可能,”杜谨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胸膛在逐渐撕裂,红色的戾气就像锐利的剑刃,钻入他的血肉,划破他的心脉。


        

“让你感受下千刀万剐的滋味,哦,对了,这还只是个开始,”莫怨步步逼近,掌心显现出一朵燃烧的赤色红莲,“业火,”


        

杜谨修那一刻仿佛看到了地狱使者,阴鸷的红瞳,狠戾无情的笑,阴森的像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索命冤魂。


        

想他堂堂瑶光掌门,怎么能被一个小辈,打到毫无还手之力。


        

躁动的剑,随着主人强烈的意念,幻出数十分身,强烈的剑气逼得莫怨后退,该死,就差一点!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杜谨修好不容易挣扎了出来,浑身疼的受不住,该死的,为什么伤口还是不能用灵力治愈?


        

“哦,”莫怨微微挑眉,十足的挑衅,红色的戾气迅速攀升,像是一张细密的渔网,笼罩在他周身,又迅速收紧,不同于用在师尊身上的招数,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气,割破他的血肉,勒出一道道醒目的血痕,惨不忍睹。


        

“啊,”杜谨修凄惨的叫声,回荡在洞穴,因为瑶光禁地的隐蔽性,任何响动都传不到外面,并没有人察觉到洞里惨烈的画面。


        

“噗,”莫怨没忍住吐了一口血,他能感觉到体内躁动的戾气,开始不安分,第一次实战,出乎意料的好,“焚,”


        

莫怨抬手将红莲业火打在他身上,对于修士来讲,最重要的是魂魄,哪怕是肉身坏了,也不容易死,而魂飞魄散,才算是真正的死。


        

这是他最后的杀手锏!


        

“莫怨,我诅咒你,诅咒你和柳挽清生生世世,阴阳永隔,万劫不复!”杜谨修凄厉的声音,响在莫怨耳畔,“以我之魂,燃为冥咒!”


        

“你去死吧!”莫怨看着赤红的火焰不断燃烧,本来红莲业火就会焚尽他的三魂七魄,却挡不住他凄厉怨毒的声音,临死还要下冥咒,咒他死他都不怕,咒他和师尊,真是暴躁!


        

“哈哈哈哈,”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渐渐消失,杜谨修五官扭曲,浑身是血,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莫怨伸手撤了戾气,拎起他的尸体,飞出禁地,干脆利落的在自己胸膛化了一道,虚弱无力的倒在地上,他是真的有些撑不住了,杀杜谨修都没给自己留一点后路,还是自己现在不够强,直接装死昏迷过去。


        

不远处的古树后面,有一个黑影晃了过来,看着地上的两个人,诡异一笑,又迅速消失。


        

“快,快,是掌门和莫公子,”有瑶光弟子路过发现,惊讶到说不出话,一夜之间,他们的掌门竟然惨死野地。


        

柳挽清到瑶光的时候,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听着瑶光激烈的钟声回荡,吵闹的瑶光弟子,纷纷跑向大殿。


        

“帝君,帝君,”有眼尖的弟子发现了柳挽清,立刻跪在他面前,“请帝君为我瑶光做主,”


        

“出什么事了?”柳挽清沉声问,“是掌门被人所奸人所害,还有莫公子,昏迷不醒,”一个弟子紧张的说。


        

“莫儿,他在哪?快带我去,”柳挽清有些愣,莫儿受伤了吗?


        

“可是我们掌门,”他看着柳挽清丝毫没注意到他话里的重点,有些压抑的怨怒。


        

“帝君,还请跟我来,”善音沉声说,带着柳挽清到了内室,“这是莫公子,受了重伤,”


        

“莫儿,”柳挽清伸手抱住他,裸露的胸膛,满是血迹,心疼不已,握着他的手慢慢输送灵力,戾气所伤的缘故,哪怕是本体,竟然一时也没有止住血。


        

柳挽清只好喂了他几颗丹药,拿布条慢慢上药包扎,惨白如纸的脸色,看起来像是他刚回来时候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