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1章不要挑战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把他伤成这样的人,肯定是杜谨修,“你们的掌门呢,”柳挽清抬手布了结界,他并不放心把莫儿一个人留在房间。


        

“在祠堂,”善音满眼沉痛,带着柳挽清到了祠堂,中央放着一个黑木棺材。


        

即使做了心理准备,柳挽清看到杜谨修尸体的那一刻,还是被吓到了,这么惨烈的死法,浑身上下都是血痕,深可见骨。


        

“我看过了,掌门和莫公子身上,都是戾气,和埋骨之地的怨灵极为相似,但是瑶光并未发现有任何凶煞之物,能把掌门伤成这样,绝非普通邪祟,必定会为祸人间,还请帝君出手相助。”善音缓缓跪在柳挽清面前。


        

“圣女请起,”柳挽清眸中闪过一丝冷意,这么重的戾气,应该是莫怨做的,八成是他们两个打起来了,杜谨修死不死的不重要,关键是莫怨还受伤了,“待我查明真凶。”


        

柳挽清缓步回到房间,一直给莫怨疗伤,等到黎明时分,他才醒了过来,“师尊,咳,”


        

“你好好躺着,”柳挽清扶着他的身子,重新放在床上,心疼的说,“怎么不等我,”


        

“师尊,一点小伤,没事的,”莫怨轻轻握住他的手,苦肉计也必须要对自己下狠手,这样才够逼真,他只是不愿连累师尊,平白无故杀了一派掌门。


        

那些人,怎么能轻饶了他?


        

“别说话了,”柳挽清能猜到他的想法,心有灵犀的没问太多,默默的给莫怨疗伤,还在想这事要怎么糊弄过去。


        

“嗯,”莫怨强忍着痛意,看着瑶光的长老堵在他的房间门口,“有事?”


        

“请问莫公子可有看到凶手?”长老叶谋冷声逼问。


        

“没有,我被那团黑影偷袭之后,就受伤晕倒,醒来就在这了,对于杜掌门惨遭遇害,我也深表痛心。”莫怨虚弱无力的说,“不过我觉得,像是魔族。”


        

“魔族被镇压数百年,难道又开始为祸人间,”长老沉思良久,“那帝君的意思呢?”


        

“我观你们瑶光禁地里有强烈的戾气,凶手应该是从里面出来的,还是你们自己查明凶手比较好,毕竟我和莫儿不方便进入。”柳挽清沉声说,“如果发现解决不了的妖魔凶煞,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现在要带莫儿走。”


        

“帝君,”叶谋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咳,”莫怨咳了一口血,故意晕倒在师尊怀里。


        

“莫儿,莫儿,”柳挽清慌张的架起他的胳膊,顺手搂腰,让莫怨靠在他怀里,“我要回苍灵山给莫儿疗伤,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给我传信。”


        

“好,帝君慢走。”叶谋也不好挡道,毕竟莫怨也是在他们地盘受得重伤,怎么说都脱不了责任。


        

“好,”柳挽清扶着莫怨出了瑶光,直接飞回流华殿。


        

“师尊,你不要紧张,我是装的。”莫怨微微一笑,“别逞强,杜谨修好歹也是掌门,你杀他怎么会容易,”柳挽清把人放在床上,眉心紧锁,轻轻拿手帕擦掉他唇角的血迹,“总是一身伤,要好好保护自己,”


        

“嗯,”莫怨没敢再说话,安静的靠在枕头上,“师尊,杜谨修找你说什么了?他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他只是以你的性命为要挟,要我过去见面,”柳挽清轻声说,推测了一下,“大概是想要神玺吧,”


        

“我觉得也是,”莫怨看着师尊手上的戒指,觊觎神玺的人,恐怕还会有很多,他要好好保护师尊。


        

“你别想了,好好养伤。”柳挽清轻轻摸头,“我去帮你熬点药。”


        

因为要进禁地,必须是历代掌门才可以,瑶光的五位长老,还没来得及找出凶手,就因为新任掌门之位,吵的不可开交。


        

柳挽清等了几天都没人找他,自然也不想去多管闲事,毕竟人是自己徒弟杀的。


        

“师尊,”莫怨喝完了药,看着师尊沉声的眼神,“是有什么事吗?”


        

“不用担心,没事的,”柳挽清温柔一笑,就算有事他也能撑的住。


        

“师尊有什么,一定要跟我说,”莫怨认真的说,万一有什么事瞒着他,“嗯,”柳挽清轻轻点头,伸手喂了他一颗水果。


        

华灯初上的长街,人声鼎沸。


        

晏和煦拿着一串糖葫芦四处溜达,因为撒娇装可怜,浮桥哥哥才会放他出来玩一会,不过还是会给他带好吃的回去。


        

碰巧在街道上的晏姝感应到强烈的血脉气息,激动找过去,看到一个笑容明媚的红衣少年,“给你钱,”


        

晏和煦拎了一盒糕点,刚想走就被人扣了肩膀,疑惑的转身,“你是谁?”


        

“我,”晏姝轻轻抬手,眼里藏不住的惊喜,这么纯净的血气,果然是大哥的血脉,“我是你小姑,”


        

“小姑?”晏和煦微微一笑,“您认错人了吧,我是孤儿,”虽然他也觉得他们两个血脉有些相近。


        

“不会错的,”晏姝仔细的打量着他,没想到他还能活这么大,大哥在天有灵,“你是我大哥朱雀族长的唯一血脉,三十年前,被人偷走,下落不明。”


        

“嗯?”晏和煦有些好奇,“不信,你可以跟我回族里,”晏姝只想把人拐走,最好是能。


        

“那不行,浮桥哥哥还等着我回去,不然你跟我一块去绝境,去问问他怎么样?”晏和煦轻轻眨眼,看着眼前和他眉宇相似的漂亮女子,他也要有亲人了吗?


        

“绝境?冷浮桥吗?”晏姝瞬间愣了下,怎么会是他,貌似有些难办,“你是被他养大的?”


        

“嗯,”晏和煦天真的点头,一把抓起她的手,“走吧,我叫晏和煦,”


        

一路上晏姝都在想要怎么从冷浮桥手底下抢人,可惜绝境是他的地盘,不好下手,偏头看着晏和煦,怎么会这么巧?


        

“浮桥哥哥,”晏和煦欢乐的跑到他身边,“我好像找到亲人了?”


        

“谁?”冷浮桥微愣,轻轻搂过他的肩,看向来人,“冷城主,在下晏姝,朱雀族长,”晏姝优雅一笑。


        

“晏族长,”冷浮桥微微勾唇,“请坐吧。”


        

“实不相瞒,刚见到和煦,就有种天生的亲切感,他是我那过世大哥的亲生骨血,烦劳城主照看多年,我朱雀族上下感激不尽。”晏姝沉声说。


        

“所以呢,”冷浮桥微微冷笑,谁都不能跟他抢和煦,当初他不过是随地捡了颗朱雀蛋而已,没想到竟然还是族长的孩子。


        

可若是朱雀族长的孩子,怎么可能放在那么偏远的草地里,况且,他观察了几天,都没有人来照看他,应该是被遗弃的,所以他才捡的。


        

“我想请和煦跟我回家,”晏姝点名来意。


        

“我若是不同意呢,”冷浮桥冷声拒绝,我养了这么久,一句话就想跟他要人,在绝境,没人能从他手里抢人。


        

“浮桥哥哥,为什么呀?”晏和煦懵懂的看着他,那冰冷的一眼扫过来,他生气了,很生气。


        

“你是我的人,就不要问为什么,”冷浮桥简明扼要,不想过多废话。


        

“你要是觉得有所亏欠,可以提任何要求,我朱雀族上下都会尽量满足你的。”晏姝郑重的说。


        

“不必了,没得商量。”冷浮桥果断拒绝,他只是想要这个人而已,“送客。”


        

晏姝神色尴尬,第一次踢到了铁板,没想到冷浮桥如此油盐不进,直接要赶她走,连一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那,我先走了。”


        

晏和煦看着晏姝温柔的眼神,落寞的背影,瞬间委屈又生气,“浮桥哥哥,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回去?这没道理?”


        

“学会顶嘴了,”冷浮桥扣住他的手腕,将人扯到怀里,或许极度害怕失去的恐惧,就会化为变态的占有欲,“这么着急离开我?”


        

“我,我没有,”晏和煦挣扎了几下,却无济于事,腰间的手,越搂越紧,冰蓝色的眼睛透着寒意,盯得他脊背发凉。


        

“你只能在我身边,从今天起,不许出绝境半步。”冷浮桥轻轻捏住他的下巴,“不管你愿不愿意,也给我记好了,不然我要罚你。”


        

“我就是想去看看我的亲人,”晏和煦倔强的说,“可和煦也是我的亲人,我没有父母,没有家人,我只有你。”冷浮桥沉声说。


        

“我还是想回去,”晏和煦微微垂眸,小声说,“又不是不回来。”


        

“和煦,我不想说第二遍,”冷浮桥霸道的吻上他的唇,不可能的,因为你的身份不一般,朱雀一族向来注重血脉传承,如果你回去,就不会放你回来了。


        

“咬我,胆子大了许多,”冷浮桥皱了下眉,舔了下吃痛的唇,看着怀里赌气的人,平日里娇媚的眉宇多了几分逼人的艳丽,气鼓鼓的小脸越发想让人蹂躏,直接抱起走入内室。


        

“不要,不,”晏和煦胡乱挣扎的手直接被扣在床上,漂亮的凤眼不甘示弱的瞪着他。


        

“乖一点,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冷浮桥轻声威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些什么更过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