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2章宣示主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浮桥,你,你放开我,”晏和煦怂怂的说了一句,从小他就是比较怕他的,又敬又爱。


        

“敢这么叫我,和煦,”冷浮桥本就带自带寒气,犀利的眼神更加吓人。


        

“我,我想,”晏和煦话音未落就被吻住,强势又冰冷的气息,瞬间将他包裹侵噬,从内到外。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冷浮桥会这么冷漠的拒绝他,明明以前不管是什么事,浮桥哥哥都会顺着他。


        

“不专心,”冷浮桥惩罚性的加重,孩子大了,又不怎么听话,必须要牢牢掌控在手里才可以。


        

“疼,”晏和煦轻声控诉,眼泪在凤眸里打转,又不肯落下来,“你乖乖听话,我会对你好的,”冷浮桥伸手搂腰,过分火热的肌肤,是他阴寒之体唯一的救赎。


        

晏和煦咬上他的肩,换来的却是更狠的力度,浮桥哥哥不疼他了,不喜欢他了,好难受……


        

“和煦,”冷浮桥看着他委屈的眼睛,无论怎样,他也不会把他悉心教养这么大的和煦送给别人。


        

一夜疯狂的折磨,晏和煦腿软的躺在床上,看着冷浮桥起身出门,还布了个结界,把他锁在房间里,委屈的一句,“我又不是你的犯人。”


        

眼前突然落下一片红羽,轻轻抓在手心,“和煦,”是晏姝的声音。


        

“你还没走吗?”晏和煦慢慢爬起来,“没有,你能不能出来见我一面,”晏姝轻声引诱,不能强来,她就只好偷偷下手。


        

“你等下,”晏和煦穿好衣服,看着眼前的结界,抬手化了只红色的小鸟,偷偷飞走,只要他人还在,应该没什么事。


        

晏姝等在绝境门口,看着飞来的小鸟,落在她掌心,随即化为一道剪影,“浮桥哥哥不让我出来,你还有什么事呢,”


        

“和煦,我告诉你一件事,可能对你打击很大,当年你母亲生下你之后,朱雀族就被一群黑衣人偷袭了,那一场恶战我族损失惨重,你爹娘为了保护族人,双双战死,而你下落不明,我怀疑幕后黑手是冷浮桥,我本来想带你走以后才跟你说的。”晏姝认真看着他的神情,她想了很久,总觉得有些不正常。


        

“不可能,”晏和煦愣在了原地,浮桥哥哥怎么可能是他的仇人呢,“那为什么他不肯放你走呢,我看他就是做贼心虚,”晏姝义愤填膺的说,“那批死士,大多是穷凶极恶之徒,像是绝境下关押罪犯。”


        

“你没有证据,不要污蔑我浮桥哥哥,”晏和煦轻轻摇头,他不信,就算他行事狠辣,也不会平白草菅人命。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凑巧的在他手里,”晏姝微微皱眉,当年找了那么久,没想到却到了冷浮桥手里,“和煦,我知道你被他养大,感情比较深,一时难以接受,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轻易被坏人蒙蔽了双眼,他养你,肯定是有所图谋。”


        

晏和煦猛然感到一阵眩晕,“我要回去了,”立刻消失在原地。


        

刚刚睁眼就发现冷浮桥站在他床边,冰冷的指尖划过他的下巴,“才一会不看着你,就想跑,真是不乖,”


        

“浮桥哥哥,我不是,”晏和煦微微躲了下,“你不要打我,”因为从小都见他审讯犯人的各种阴狠手段,他是真的有些阴影,尤其是冷浮桥沉冷的眼神,冷漠又无情。


        

“那你说你刚刚偷跑到哪了,是不是去见晏姝了?”冷浮桥轻声试探,“嗯,”晏和煦乖巧的点头。


        

“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没说什么,”漂亮的瑞凤眼还有些躲闪。


        

“和煦,说谎的人,是要被关进监狱的,”冷浮桥沉声逼问,他就不信,那个女人,没有挑拨离间。


        

“我没有说谎,”晏和煦默默抓紧被子,他只是没说而已,可是他的父母真的是冷浮桥杀的吗?


        

“是吗?”冷浮桥有些不信,这孩子从小到大都不会说谎,刚出去才野了几天,就敢忤逆他。


        

“浮桥哥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晏和煦微微抬眸,过分紧张,“嗯,”冷浮桥轻轻撩过他的乱发,看把孩子吓得,他有这么凶神恶煞吗?


        

“就是你为什么要收养我?”他相信,这一定是巧合。


        

“因为你是朱雀,天生属火,”冷浮桥坦诚的说。


        

“所以浮桥哥哥不是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朱雀,”晏和煦恍然间有些难受。


        

“有什么区别,”冷浮桥微微皱眉,天生性冷的他,丝毫不会解决感情问题。


        

“那不一样,如果那不是我呢,是别的什么人,你是不是也喜欢?”晏和煦委屈的说,原来他只是喜欢他的身份而已。


        

“没有如果的事,我不会考虑。”这只是既定的因果关系罢了,因为那是你。


        

“我知道了,”晏和煦不禁抓着他的手,“浮桥哥哥,你能不能放我回家看看,或者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不回去好不好,”冷浮桥很不放心,就算他是绝境城主,也不敢断言能和整个朱雀族抢人,况且他的灵力,一旦离开了绝境,就会受到限制。


        

“不好。”晏和煦赌气的窝在床角,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吗,为什么浮桥哥哥这么抗拒,不会的!


        

于是,冷浮桥和晏和煦彻底进入冷战,终究还是没忍住,看着某人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可能绝大多数人对于父母亲人,都会有种天然的向往吧,他体会不了血浓于水的感觉,仅有的一点普通人的感情,都给了这只小朱雀。


        

“吃点东西好不好,你不是喜欢吃糖吗?”冷浮桥捧了一盘好看的糖果,第一次跟他吵架,这感觉,心里发闷的难受。


        

“不吃。”晏和煦微微偏头,闷闷不乐,“我答应你,陪你一起回去,”冷浮桥轻声妥协,也只能顺着他的意。


        

“真的,”晏和煦小心翼翼的问,微微上扬的唇角,藏不住的喜悦。


        

“嗯,”冷浮桥伸手摸头,还是喜欢看他笑,又甜又美,像温暖肆意的光,落在他心间。


        

“谢谢,”晏和煦伸手抱住他,“以后不要跟我闹脾气了好不好,”冷浮桥轻声哄,吓又吓不到,还是太不舍得欺负他。


        

“好,”晏和煦轻轻点头,直接被扑倒在床,冷浮桥霸道又迫切的吻,宣战主权,“就算离开绝境,你也要记好你是我的人,不能被任何人碰知道吗?我有洁癖。”


        

“嗯,”晏和煦不禁咬唇,“真乖,”冷浮桥欺身压上,感受到他僵硬的身体,渐渐温柔了几分,“不怕,”


        

“浮桥哥哥~”晏和煦连挣扎都忘了,眼底只有这张清冷的脸,又欲又美。


        

“好热,”冷浮桥微微勾唇,贪恋的看着身下之人绯红的小脸,这具身体,暖的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真是销魂的极品。


        

“慢点,”晏和煦眼神迷离,不自觉绕紧了他的腰,抗拒不了的快感侵袭,诱人的低吟溢出唇齿……


        

彻底折腾了他一夜,冷浮桥才肯放过身下的人,他有预感,他们不会轻易放和煦走,真是头疼!


        

隔天,晏和煦醒来就趴在他胸前,拿了一根红羽扫过他的脸,“浮桥哥哥,浮桥哥哥,醒了,醒了,”


        

“嗯,”冷浮桥抓过他的手腕,“我们什么时候走啊,”晏和煦小声问,又怕他反悔。


        

“你起来收拾一下吧,”冷浮桥伸手捏脸,“好的,”晏和煦低头亲了他一口。


        

起身穿好衣服,自觉的帮冷浮桥梳头,“和煦,把你的红羽送我一根,”


        

“嗯,”晏和煦轻轻点头,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张开巨大的红色翅膀,选了根最好看羽毛,轻轻拔下,捧到他面前。


        

冷浮桥伸手接过,红色纤长的羽毛,朱红色的光泽,鲜亮耀眼,轻轻转了几下,抬手挽在自己的银发间。


        

朱雀一族,以红羽为定情信物,向来只送自己挚爱之人,即使要带和煦回去,他也要提前宣示主权。


        

晏和煦不明所以,伸手绕过那好看的银发,红羽分外显眼,一眼惊艳。


        

“和煦,走吧,”冷浮桥拉过他的手,出了绝境,搜寻了下方位,那地方,他也只是有些印象而已。


        

晏和煦乖巧的撑伞,帮他挡了阳光,“和煦,你答应我,要跟我回来,”冷浮桥沉声说,不然我就只能绑你了。


        

“嗯。”晏和煦默默的垂眼,他甚至不敢问,晏姝说的话。


        

再次踏入这片圣地,冷浮桥看到空中到处飞的朱雀幼鸟,宛若一团团烈火,比起当年的一片狼藉,好了很多。


        

“何人敢闯我族领地,”炫目的红光落在两人面前,化成一个青年男子,俊美又凌厉的五官,张扬狂傲,戏谑的目光落在冷浮桥身上,“哪里来的冰山美人?”


        

“我找人,”冷浮桥冰冷的目光扫过,“哦,是不是来找我的,”晏炽轻声调戏,第一次见这么冷的美人,真是人间绝色,让人心驰神往。


        

晏和煦缓步上前挡在冷浮桥身前,“我们找晏姝,”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