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3章你不准缠着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晏炽微微挑眉,这才看到了旁边的小朱雀,都怪美人太扎眼,脸色微变,这是他们家的血脉,“你们跟我来,”


        

冷浮桥温柔浅笑,轻轻扣住他的手,这孩子,终于有点吃醋的感觉了。


        

晏和煦默默赌气,这男人长这么好看,浮桥哥哥会不会喜欢他?


        

走到树林中央的大殿,冷浮桥扫过四周,石柱上刻的都是朱雀的图腾,朱雀也是上古神兽,鼎盛时期也是四大神兽之一,虽说妖族现在有些落没,却也不容小觑。


        

“和煦,你来了,”晏姝优雅一笑,激动的说,“二哥,这是大哥的血脉,”


        

“看的出来,”晏炽看着晏和煦,这美貌,像极了大嫂。


        

“冷城主也来了,快请坐。”晏姝微微伸手,她就知道冷浮桥会来,还好提前做了准备。


        

“多谢,”冷浮桥微微点头,把晏和煦推到中间,“和煦说,他想回来看看就走,那你们先聊。”


        

冷浮桥说完,就转身出去,他一个外人,还是不要在认亲的场面里待着,多尴尬。


        

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什么,八成是想把人留下吧,冷浮桥默默站在古树下面,一阵沉思,却被来人打断。


        

“冷城主,”晏炽径自走过来,看着他发间的红羽,“你喜欢和煦。”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是。”冷浮桥坦然的说,“那可真是不巧,我喜欢你。”晏炽轻轻撑手在他耳边,“像你这样的高冷性子,他能驾驭的了吗,”


        

“怎么,你也想试试,”冷浮桥轻轻挑眉,“见色起意是人之常情,”晏炽看着这双冰蓝色的眼睛,“真美,”


        

“抱歉,不要喜欢我,没结果。”冷浮桥果断拒绝,“我就喜欢有挑战的事情,”晏炽缓缓靠近,轻佻的说,“轻易得到的,又有什么意思?”


        

“于情于理,我该叫你一声,二叔,”冷浮桥礼貌一笑,他并不想跟朱雀族起任何冲突,也不想跟他们过多纠缠。


        

“那也没关系,”晏炽越靠越近,却被人从后面强行拽开,“你干什么,”晏和煦怒气冲冲的瞪着他,这一幕太过刺眼,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人对浮桥哥哥图谋不轨。


        

“说话而已,”晏炽面不改色的说,“你不准靠近浮桥哥哥,”晏和煦快要炸毛,隐约有些忐忑不安,冷浮桥平日里都不会让人近身的。


        

“和煦,他不是你的所有物,”晏炽轻声调侃,“我先走了,晚宴见。”


        

晏和煦转身扑到他怀里,委屈至极,“浮桥哥哥,你喜欢别人了吗?”


        

“不好说,”冷浮桥淡淡的一句,成功让人心碎了一地,“我不准不准,”晏和煦越抱越紧,像一只要被抛弃的宠物。


        

“那你可要好好看住我,”冷浮桥伸手摸头,腹黑一笑,越在意失去的人,才会抓的更紧,这一点小小的套路,显然很好用。


        

晏和煦踮脚吻过他的唇,酸涩的苦还有些难受,“你是我一个人的。”


        

“和煦,”冷浮桥握住他的手,也不想答应什么,若论危机感,他现在并不比他少。


        

晏姝看了旁边的晏炽一眼,“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冷浮桥,”


        

“我喜欢,”晏炽目光扫过相拥的两个人,“我想让和煦做下任族长。”晏姝沉声说。


        

“我知道,所以我在替你解决障碍啊,”晏炽邪魅一笑,“冷浮桥他可不是好对付的,小心引火烧身。”晏姝转身回屋。


        

“你觉得我怕火吗?”晏炽眼神微眯。


        

晚间,晏姝带着晏和煦去祖宗祠堂守父母灵位,“和煦,你今晚要乖乖的,不可以走知道吗?”


        

“好,”晏和煦点头,看着面前的牌位,未曾谋面的父母,再见竟是天人永隔的情景。


        

冷浮桥被带到一个房间休息,刚刚推门进去,门就被锁死,“冷城主,”极度风骚的晏炽一袭红衣,胸襟微敞,隐约露着性感的腹肌,缓步走近。


        

“二叔怎么会在这里,”冷浮桥面不改色,“没人告诉你,这是我的房间吗?”晏炽轻轻撩起他的银发。


        

“那我走,”冷浮桥刚一转身,就被扣了肩,“这么着急干什么,过来,”晏炽抓着他的手腕,炽热的温度快要把人暖化,“你放心,和煦他今晚出不了祠堂的,”


        

“所以呢,”冷浮桥抬眸看着他,一直听说妖族肆意妄为,丝毫没有礼数束缚,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我想睡你,”晏炽贴在他耳边,暧昧蛊惑,“很刺激的,要不要试试,”


        

“偷情吗?”冷浮桥勾唇冷笑,“我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晏炽试探的搂腰,因为这张绝美的脸没什么变化,也看不出情绪,不知道在床上,会不会娇媚一点。


        

“我冷浮桥,绝不区人之下,你还是省省吧,”冷浮桥眨眼把人冻成冰雕,推到一边。


        

晏炽无奈用火将身上的冰融化,湿了一身的水,“冷城主,那你也没说不喜欢我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逼和煦离开我,未免有些难堪了吧。”冷浮桥走到窗边,推了几下窗户,还是纹丝不动,想把他困在这里。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对你一见倾心啊。”晏炽走到桌前倒了一杯酒,柔声说,“只要你愿意,我也可以陪你一辈子。”


        

“那我可要辜负二叔的好意了,我不需要,”冷浮桥沉声说,爱一个人,就已经心力交瘁。


        

“你会后悔的,我等你。”晏炽坐在桌子前,“怎么样,陪我喝一杯。”


        

“好啊,”冷浮桥坐在一边,“我为什么就不能早点遇到你呢,”晏炽轻声感叹。


        

“感情不分先来后到,哪怕是我现在认识了你,可我还是选和煦。”冷浮桥喝了杯酒,神态自若,那种一看到他就迫切想要占有的疯狂欲念,也可以称之为爱,况且那傻孩子那么天真,毫无心机。


        

“哦,是吗,那我输在哪呢,还是你怕他伤心,”晏炽微微一笑,若论美貌,他也并不比他差。


        

“二叔,我觉得你应该多喝几杯,就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冷浮桥伸手倒酒,不管怎么样,处好关系,让他们同意他带和煦走。


        

然而终究是事与愿违。


        

晏和煦在祠堂跪了一夜才起来,走到外面见不到人,“浮桥哥哥呢,”


        

“他应该是还没起,”晏姝轻轻拉住他的手,“和煦,我想你不要对他太过在意,”


        

“小姑,他在哪?”晏和煦心慌意乱,“和煦,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晏姝模棱两可的话,故作镇定,最重要的是要把冷浮桥给逼走就好。


        

晏和煦搜寻了冷浮桥的气息,直接飞过去,却看到他们两人一同从房间里出来,听到他们的话,“你怕什么,再待会啊,和煦是不会知道的。”


        

“就算他知道也没关系,我们是清白的,二叔,”冷浮桥企图纠正他的话。


        

却被晏和煦看在眼里,满脑子的旖旎画面,你们怎么会从一个房间出来,想冲上去质问,又沉默的退回去,浮桥哥哥讨厌他不听话,他会生气。


        

冷浮桥找了一圈,才看到神色落寞的晏和煦,伸手搂过他的肩,“见父母太伤心了吗?”


        

“嗯,”晏和煦轻轻推开他的胳膊,默默分开了两人的距离,“你如果难过的话,可以多待几天。”冷浮桥柔声哄,不忍心看他伤心的眼神。


        

晏和煦想说什么,又默默的吞回肚子里,来的时候你明明不是这个态度,为什么不想走了,难道你是觉得他比我更好吗?


        

冷浮桥一时不明白小朱雀的脑回路,看着他闷闷不乐,不禁心软了几分,“和煦,别难过,我会陪你的。”


        

晏和煦看着不远处挑衅的晏炽,讨厌至极,“浮桥哥哥,我过去一下,你等会我。”


        

“好,”冷浮桥坐在凉亭下,看着外面的太阳,也懒得动,主要是怕阳光,照在他身上,就有种要被融化的错觉。


        

晏和煦主动拉着晏炽到了附近的遮天蔽日的古树林,“和煦,你想做什么,”


        

晏和煦怒火中烧,恼怒的说,“浮桥哥哥是不会喜欢你的,你离他远一点,你不准缠着他,”


        

“和煦啊,男人呢,都是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东西,他也不例外。”晏炽轻声教导,毕竟他是长辈,不好太欺负人。


        

“浮桥哥哥不是的,是你勾引他,他有我一只就够了,”晏和煦难过的说,他说他喜欢朱雀……


        

“那你都不知道,他有多热情,”晏炽微微勾唇。


        

“我不听,”晏和煦握紧拳头,他没想过自己从小到大都拥有的东西,有天也会被人抢走,而且情敌还长得这么扎眼,“我们来决斗,我赢了,你就不准靠近他。”


        

“我很欣赏你的气魄,不愧是我族血统。”晏炽微微挑眉,好心提醒,“你确定要跟我决斗,万一你输了,可不许哭哦~”


        

“我才不会输,”晏和煦咬牙切齿的说,男人的事情,还是用最原始的解决方式,就要跟他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