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4章我愿意嫁给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这么大,晏和煦第一次这么想打人。


        

“好啊,”晏炽微微抬手,正好可以试试他的实力,不过和煦没在族中长大,算一算时间,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


        

若有所思的看着晏和煦张开的红色羽翼,燃烧的神火围绕在他周围,纯正的血脉,刚刚才被彻底唤醒。


        

“和煦,我觉得你要尽快长大,留下来,绝境本就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晏炽轻声劝,想来冷浮桥至阴之体,一阴一阳,自然也教不了他什么东西。


        

“你胡说八道,”晏和煦全当是挑拨离间,因为从小被冷浮桥庇护,没有受到任何危险的他,此刻才真切感受到来自强者的碾压。


        

“和煦,你要知道,朱雀神火对别人有用,对我,没用。”晏炽也不那么忍心打击他,毕竟孩子还小,这用打吗?


        

冷浮桥感到强烈的灵力波动,是和煦的气息,天空中耀眼的红色火光,从炫目到消失,仿佛是一刹那,“和煦,”


        

紧张的飞过去,冷浮桥看到地上无力的小朱雀,已经是本体状态,连忙伸手抱在怀里,缩成一团,弱小可怜,冷声质问,“晏炽,你干什么,”


        

“和煦跟我打赌,要把你输给我,放心没事的,修养两天就好。”晏炽轻轻摇头,太弱了,简直可以称之为不堪一击。


        

“是吗,”冷浮桥温柔的摸着那柔软的羽毛,冷声说,“我又不是物品,怎么能赌给别人呢,和煦,”你也太上套了。


        

“浮桥哥哥,”小朱雀细长的脖子蹭在他脖颈,“你不要生气,可是我没办法,我不想你跟别人在一起,”


        

“傻瓜,”冷浮桥冰冷的眼神温柔了几分,这孩子怕不是误会了什么,“那你输了,怎么办,要离开我吗?”


        

“我不想,”晏和煦强忍泪意,被打输了还要哭,太没出息了。


        

“那就好,”冷浮桥冷眼看着晏炽,“念在二叔是长辈,我不同你计较,没有下次。”


        

“那还不是你把他养成这样的,”晏炽怼了一句,“这可是我大哥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弱,”


        

“我会好好保护他,一辈子。”冷浮桥慢慢抱紧小朱雀,转身想走。


        

“慢着,”晏炽伸手拦住,“冷城主,你可以回你的绝境,和煦他必须留下,我不会看着朱雀族最强的血脉堕落至此,我大哥都会死不瞑目,”


        

冷浮桥沉痛的一眼,看着和煦,体质相冲,明知道他不能带给他最好的成长,可是心里却自私的放不下。


        

“晏和煦,你若是还有些骨气,就留下来,堂堂正正的打败我,一个懦夫,也不配回来在祖宗祠堂面前,认祖归宗。”晏炽沉冷的眼神盯着他怀里的人。


        

成长之路,虽然艰辛刻苦,但是也总比平庸一生,要活的精彩,况且,父母血海之仇为报。


        

“和煦,”冷浮桥看着怀里的小朱雀飞走,落在晏炽脚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爱一个人,也不会想折了他的翅膀,他的朱雀,本应该翱翔于九天之上。


        

“我有个条件,”冷浮桥沉声说,“说吧,”晏炽微微勾唇。


        

“我要见他,一月一次,”


        

“一年一次,你会影响他。”


        

“不准欺负他,”


        

“不敢保证,像他这样,需要多打几顿。”晏炽微微低头,看着地上一言不发的小朱雀。


        

“你,”冷浮桥已经开始心疼,过分溺爱孩子的后果,他承认自己有错,可是也只是想对和煦好而已,“那好,”


        

“冷城主,还是要谢谢你养育和煦,当年朱雀一族遭到大劫,我还以为他已经不在了。”晏炽轻轻把和煦拎起来。


        

“那倒不必,我有我自己的目的,最后一个条件,”冷浮桥挑明了说,“我要跟和煦定亲,立婚书。”


        

未来有太多未知的因素,而他终究是放心不下,不管怎样,他都要跟和煦彻底的绑在一起。


        

“那可真是太伤我心了,你介意多一个吗?”晏炽刚说完,就被手上的小朱雀拍了一翅膀,锐利的利爪划过他俊美的脸,留下三道血痕,“小和煦,安分点,”


        

“那就等他变成人身再说吧,”晏炽轻轻抬手,和煦又飞回了冷浮桥怀里。


        

“好,”冷浮桥温柔的抚过他的羽毛,如今这般结果,他也预料过,不舍得,不忍心,又能怎么样呢?


        

“浮桥哥哥,”晏和煦趴在他怀里,浮桥哥哥还是喜欢他的,真好。


        

“跟我来吧,”晏炽把两人领到一间屋子,“这是我大哥的房间,每天都有人打扫,你们可以先住这里。”


        

“嗯,”冷浮桥轻轻点头,扫了一圈,按和煦在朱雀族的地位,应该不会受欺负。


        

“我先走了,”晏炽转身回去,关了门,就去找了晏姝。


        

“还是二哥有办法,”晏姝明媚一笑,“你就是太心急了,不过我觉得你说的事情我要亲自查一下,冷浮桥这个人,我不太信,如果真是他,我会杀了他,为大哥报仇。”晏炽眼里闪过一丝凶狠的光。


        

就算他是真的喜欢冷浮桥,也不可能跟自己的亲侄子抢人,只是为了试探他一下,毕竟男人,多数不靠谱,和煦又这么单纯。


        

然而冷浮桥出乎意料的安分,除了每天跟和煦待着,也不曾有所出入。


        

“浮桥哥哥,”晏和煦好不容易恢复了人身,小心翼翼的趴在他身上,轻声解释,“我不是想离开你,”


        

“我知道,”冷浮桥伸手搂住。


        

“我愿意嫁给你,”涨红的小脸蹭在他脖颈,越来越会撒娇。


        

“和煦,我可以等你成长,十年,二十年,但你不要忘了我。”冷浮桥偏头吻住他的唇,霸道的侵占,没人能体会他把自己唯一的温暖,拱手让人的心痛,可是,他没办法,他教不好和煦。


        

“浮桥哥哥,我问你个问题,”晏和煦轻轻拉住他的手,小声问,“你喜欢晏炽那个坏人吗,”


        

“你想什么呢,”冷浮桥伸手捧着他的脸,他在他眼里这么不靠谱的吗,深情款款的说,“我只喜欢你啊,和煦,相信我。”


        

“嗯,”晏和煦开心的点头,伸手搂腰,又被推倒在床,“没有你,让我以后怎么过啊,和煦,”冷浮桥慢慢解开他的衣服,温柔的吻落在他的锁骨。


        

“我会努力的,”晏和煦不禁攀上他的肩,一脸认真。


        

“记得想我,”冷浮桥柔声哄,他不能太过于自私,他的小可爱,终究要长大,温热的体温,彼此依偎,他想在他身上留下深刻的印迹,才能让和煦记得他。


        

“嗯,”晏和煦咬唇承受,红色的羽翼慢慢长出,绕上他的脊背,迷失在刺激的快感之中。


        

“和煦,”冷浮桥伸手抚过他的羽翼,耀眼似火的红,温柔一吻。


        

清晨,冷浮桥起身写下婚书,拉过和煦的手按下指印,睡梦中的人还未醒,乖巧可爱的样子。


        

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带在和煦身上,那是一朵由冰晶凝结而成的莲花,与他本身息息相关,若是真遇到危险,还能当他的护身符。


        

恋恋不舍的吻了他一下,起身出门,看到外面明媚的阳光,还是不适应,“这就走了,不等他醒了,道个别,”晏炽轻声说。


        

“不必了,我怕我反悔,”冷浮桥郑重的说,“请善待和煦,他自幼跟着我,没有吃过一点苦。”


        

“放心,我会好好教他的。”晏炽轻轻点头,现在看来,冷浮桥还是有几分真心。


        

“这是婚书,我会再来的。”冷浮桥把婚书塞进晏炽怀里,他们应该不会欺负和煦,只是他还是放心不下。


        

晏炽看着他飞走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看着红纸黑字,微微勾唇。


        

晏和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看到了晏炽,“浮桥哥哥呢,”


        

“走了,”晏炽坐在一边,扫过他半裸的身体,“穿好衣服,跟我来。”


        

“不能换个人来教我吗?”晏和煦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和煦啊,这个世界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晏炽微微一笑,“朱雀一族,最强的,是我。”


        

“哼,”晏和煦心有不满,却还是利落的下床,早晚把你打趴下。


        

跟着他到了一处暗室,看到最上方悬挂的赤色长鞭,“这是大哥生前的赤焰鞭,一招可引万顷烈火,从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了。”


        

“好。”晏和煦伸手接过,末端的纯金柄上雕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朱雀,在他掌心,微微颤动,炙热的纯阳之气冲入他的五脏六腑,通体发光。


        

“这就是你娘,”晏炽说了一句,有些感慨,不过也算是后继有人了,“走吧。”


        

晏和煦没想到,他被带到了一座火山口,炽热的岩浆在地底翻滚,还没等他看清,就被踹了下去,耳边传来某人幸灾乐祸的声音。


        

“和煦,好好待着,用岩浆淬炼下你的神火,一个月之后,我再来看你,可不许偷偷跑出来,会有惩罚知道吗?”晏炽轻声调侃,转身飞到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