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5章栽赃嫁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怪晏和煦从小在极寒的绝境长大,他的神火多半是废了不少,必须要下狠手,才能尽快进步。


        

“好热,”晏和煦懊恼的看着被烧焦的长发,就算是他这样的体质,也能感到灼热的热气,快要把人烧化,还是要坚持下去。


        

自己选的路,怎么可以临阵脱逃?


        

苍灵山。


        

柳挽清看着灵力日益精进的莫怨,欣慰至极,夸了一句,“莫儿真厉害,”


        

“为了好好保护师尊,”莫怨伸手搂腰,为了今生,可以斗得过前世悲惨的命运,他怕历史会重演。


        

拥有的东西越珍贵,就会越惶恐。


        

“会说话,”柳挽清伸手戳着他的脸,温柔一笑,也许以后,会一直好下去。


        

“帝君大人,我要侍寝,”莫怨伸手扣住他的脖颈,用力吻上去,柔软的香甜,比风送的花香还要诱人。


        

“别,光天化日的,有伤风化,”柳挽清挣扎了下,又被按在花丛中,微乱的衣襟上,沾了娇艳的花瓣。


        

“师尊放心,我布了结界,没人看的到,”莫怨宠溺一笑,熟练的解开他的腰带,媚眼如丝的眼睛盯的他血气上涌。


        

“莫儿~”柳挽清伸手攀住他的肩,娇软的唇吻过莫怨性感的喉结,听到那低沉压抑的喘息,微微勾唇。


        

自诩为也是个爱寻欢作乐的高手,风情撩人,不在话下,即使在他身下,也要掌握一点主动权,也仅仅限于开始而已。


        

“师尊,”莫怨紧搂住他的细腰,低声盘问,“你都是哪学来的,”


        

“莫儿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柳挽清纯美一笑,吐气如兰,“因为莫儿太好看了,才忍不住想亲,”


        

“师尊嘴里没一句实话,”莫怨眸色渐深,他才不会说他被哄的很开心,“生气了,”柳挽清轻声调戏,“那莫儿要不要来堵我的嘴,”


        

莫怨眼前只有他娇嫩的红唇,以及禁室里的情糜画面,他之后再也没敢让师尊用嘴,完了,要疯了……


        

“莫儿,胆子要大一点,”柳挽清轻声蛊惑,其实他就是说说,“师尊,胆子不大,下面大就可以了,小心腰,”莫怨干脆利落的动作,轻车熟路,每次都撒娇求饶,还每次都要来撩他,男人是能随便撩的吗?


        

师尊这个记性,可是一点都不好。


        

安稳风平浪静的日子才过了半年,瑶光选了新任掌门,但是禁地里却早已空无一人,无从查起。


        

直到御灵峰掌门一夜惨死,满身的血色戾气,魂飞魄散,竟和瑶光掌门杜谨修的死相,如出一辙,莫怨瞬间被推上风口浪尖,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目击证人。


        

柳挽清和莫怨到的时候,都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莫怨看着地上的尸体,思索了许久,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可是那晚,还有其他人在吗,是他大意了。


        

他小心翼翼的想改变一切,可事情,仿佛还是朝着原有的剧情开展,莫怨瞬间有些心慌意乱。


        

“没事,”柳挽清握着他的手,看着周围渐渐围满了人,努力把自己脑子里的剧情,搜寻了千百遍,御灵峰的掌门,怎么会死,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他竟然不知道?


        

柳挽清抬手取了一缕尸体身上的戾气,最糟糕的是,这和莫儿身上的气息极度相同,隐约竟有些分辨不出来,这怎么可能?


        

“帝君,可是看出什么了,”众人着急的问。


        

“我会尽力的,”柳挽清缓步在整个房间里搜寻了一遍,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杀人于无形,还能瞬间逃跑,这是什么恐怖的实力。


        

莫怨认真查寻,埋骨之地待了十年,他对各种怨灵的气息都十分敏感,整个房间只有尸体脚下,有一缕微乎其微的黑色怨气,还没来得及引出来,刚碰了一下就消散在空中。


        

“是怨灵,不过已经消散了,”莫怨有些惊讶,一般的怨灵没有这么强的戾气,就算有,也不可能不留痕迹的杀人。


        

“莫公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在场的各位都是高阶之境,怎么没感应到怨灵之气,”有人不屑的说。


        

“哦,那依您高见,掌门是因何而死,”莫怨冷声说,对付不了师尊,就想拿他开刀吗?


        

“我看是有人蓄意谋杀,再用戾气伪装,好瞒天过海。”男子凌厉的目光扫过莫怨,“我可听说,瑶光掌门事发当晚,只有你一人在场,而且你当年在埋骨之地消失不见,大家都有目共睹,你又是从哪里回来的,保不准会带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出来祸害人。”


        

“说话要讲证据,恶意揣测我徒弟,居心叵测,是何用意?”柳挽清沉声说,冷眼扫过去。


        

“帝君,我这也是合理推测,”


        

“闭嘴。”柳挽清沉声说,“死者为大,还是要尽快抓住真凶,以免更多人受到伤害。”


        

只是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时间,又死了十位长老和掌门,所有排的上名的修仙门派,除了苍灵山,无一幸免。


        

杀人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之广,又无从防范,一模一样的惨死,尸体身上的红色戾气越来越重,它也越来越强大,一瞬间,人心惶惶。


        

柳挽清只好将尸体存放在同一个地方,还有仙门百家的长老,传人,全部聚集在一起,也方便查找凶手。


        

“怎么可能有怨灵能凭空消失,好歹都是高阶修士,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我觉得不可能。”柳挽清头疼至极,他写过这么逆天的存在吗?


        

“师尊,有没有听说过一种怨,名为‘影’”莫怨沉声说,“有光就会有影,世间万物,阴阳相生,影会随之潜藏在你的影子中,无声无息,模仿你,吸食你,最后,吞噬你,”


        

“这不是个传说,存在吗?”柳挽清隐约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竟然觉得它会动,不,他一定是眼花了。


        

“死的这些人,他们的尸体纷纷被毁,重要的是他们灵力和魂魄都消失不见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它应该是吸食了那些掌门长老的灵力,才会越来越强大,但是他们的魂魄去哪了?”莫怨不禁沉思,修士的魂魄是不会随便消散的,杜谨修还是他用红莲业火才给烧没的。


        

掌门的尸体都被存放在一起,周围的人纷纷来祭拜,面色沉痛,多日以来的惶恐不安,都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目标。


        

莫怨冷静的扫过他们的影子,除了这种情况,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它或许就藏在这些人之中。


        

这辈子出现了太多不可预料的事,他必须要更加小心,影还会和主体本身的气息融合,极不容易被人发现,哪怕他们这种高阶修士。


        

莫怨只能偷偷释放了一缕戾气去寻,本来现场的尸体上也有很多,不容易被人发现。


        

血色戾气停在一个女子周身,那是摘星阁的师姐楚愠,锐利的眼神扫过她的影子,明显有些不对劲,黑了一点,仿佛在拉着她的脚,被戾气碰到,又瞬间在阳光下。


        

真会躲,莫怨心中一惊,他是打草惊蛇了吗?


        

“莫儿,看什么,”柳挽清看着他的神色,“我好像,看到它了,”莫怨看着楚愠的背影,那个鬼东西已经吸食这么多灵力,再这样下去,怕是不堪设想。


        

“在哪,”柳挽清沉声问,“等晚上,”莫怨扫过周围的人,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它杀人的方式能模仿他,还有消失的魂魄,都在哪里?


        

一双无形的手,在掌控着他的命运,他一定要查清楚。


        

晚间,柳挽清和莫怨站在院子里,面前摆着一具具尸体,“师尊,你留在这里,我去抓他,”


        

“莫儿,你陪你,”柳挽清握住他的手,直觉让他隐隐不安。


        

“师尊,”莫怨低头吻过他的唇,“你不能去,听话,”因为他知道要面临的会是什么,如同前世的画面重现。


        

“莫儿,”


        

“师尊,”莫怨伸手把人拉回房间,“我们两个,不能都栽在里面,你相信我。”如果他可以侥幸把那个鬼东西抓到。


        

柳挽清看着莫怨消失在原地,冷静的走到窗前,用神识扫过周围的房间。


        

“你说我们要待到什么时候,弄的人心惶惶,晚上也不敢睡觉,”很多人都在怨愤又紧张的吐槽。


        

莫怨溜入楚愠的房间,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告诉任何人,怕的就是它会逃跑。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心思沐浴,暗夜幽香,曼妙的少女披了层衣服,从浴桶中走出来。


        

地上的影子慢慢上移,黑色的影子贴上她的后背,而她本人丝毫未绝。


        

莫怨看着那黑影贴在她的脖颈,正在吸食灵力,迅速出手,剑光还未碰到黑影,就被一声尖叫刺破耳膜,“流氓!”


        

楚愠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一巴掌打上去,而那一瞬间,黑影瞬间爆发的红色戾气,撕裂她白皙娇嫩的肌肤,流下鲜红的血水。


        

莫怨眼睁睁看到她死在眼前,“找死,”霁月的剑光把妄想逃跑的黑影困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