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76章我对你很失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怨。”身上突然响起一声冰冷的声音,一掌落在他后背,澎湃的灵力瞬间涌入他的身体。


        

“不好,”莫怨双眸变红,身后的人在给他输送灵力,还刺激了他体内的戾气,躁动不安。


        

到底是谁,对他这么了解,今晚的一切,是故意引他来的!


        

霁月的剑光扫过那团黑雾,黑衣人冰冷一笑,转瞬消失在暗夜里,真是个好利用的棋子。


        

莫怨想跑也已经来不及了,房间的门直接被人踹开,楚愠的尸体倒在地上,只有他一个人拿着剑,连影都逃跑了。


        

“原来是你,”众人看着双目发红的莫怨,“就是他,他身上有掌门的气息,”一个长老伸手,颤抖的指着莫怨。


        

百口莫辩的莫怨,看着自己的手,沉声说,“那是刚刚有人给我输的,不是我,我没有杀人,真的不是我。”


        

“谎话连篇,证据确凿,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敢狡辩,这屋里还有其他人吗,”


        

“就是,如果不是你,你半夜溜入楚姑娘的房间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祸害楚姑娘不成,”


        

“没想到,堂堂帝君的首徒,也会修炼邪功,干出如此下作之事。”


        

莫怨听着周围争论不休的言论,只剩下一声冷笑,被人冤枉的场景,还是让人心底发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柳挽清缓步走进来,故作镇定,这种局面怕是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上前直接打了莫怨一巴掌。


        

“师尊,”莫怨五指紧握,委屈的看着他,“不要叫我师尊,我柳挽清没有你这么狼心狗肺的徒弟,”柳挽清握住一旁的霁月,一剑刺入他的腹中。


        

“师尊,”莫怨看着慢慢拔出的剑,鲜血淋漓,无力的跪在柳挽清面前,原来,你也不相信我。


        

虽然是不同的原因,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看着那张冷漠到极致的脸,莫怨瞬间心如死灰。


        

“师门不幸,出了这等逆徒,让各位看笑话了,我这就把他关起来,听从各位发落。”柳挽清扣住莫怨的肩,直接绑在庭院中间的石柱上。


        

“帝君大人有心了,不过这绳子还是简单了些,万一他跑了怎么办,”程路从人群中走出来,直接拿出一条锁链,穿透莫怨的肩膀,殷红的鲜血顺着锁链流下,“本人不才,这是本派的镇派之宝,可以锁住他的灵体,与普通人无异。”


        

“很好,”柳挽清淡淡的说,眼神落在莫怨渗血的肩头,铁链穿透他的血肉,钻心的疼。


        

“师尊,”莫怨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阴郁的眼神盯着面前的人。


        

“不要叫我,你就在这好好反省悔悟,如果你还有一丝良知。”柳挽清冷声说,强忍着想抱他的冲动,可是他只有想把莫怨控制起来,如果凶手再下手,才可以有机会证明他的清白。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莫怨虚弱无力,带着绝望的祈求,“莫儿真的没杀人,你相信我,师尊,”


        

“铁证如山,你还想怎么样,”柳挽清抬眸看着莫怨,清冷的眼神没有任何波动,“我对你很失望。”


        

原来口是心非,也会难受的想死,一生的演技都用在了现在,莫儿,等我。


        

莫怨一瞬间有些恍惚,他甚至觉得前世的柳挽清回来了,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冷漠,最温柔又最无情的人,能把他捧上天堂,又能轻易的把他拉入地狱,为什么你如此善变,甚至让我分不清,你到底是谁?“哈哈哈……”


        

柳挽清听着莫怨凉薄肆意的笑,微微转身,指甲渗入血肉,疼痛拉回了他的一丝理智。


        

任由身后的人对莫怨指指点点,嘈乱的声音,字字滴血,众叛亲离,被世人所误,万般无力的悲惨结局,好像提前了一点……


        

莫怨充耳不闻,目光只追着那抹白影,师尊,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难道我们这么多美好的记忆都是假的吗?


        

“话我只说一遍,我莫怨对天起誓,他们的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不是凶手。”莫怨沉声说,师尊把他绑在这里,他就在这里,他愿意等师尊相信他。


        

可能人生就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豪赌,输了,一败涂地,赢了,皆大欢喜,而我,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你身上,师尊,你会舍得让我输吗?


        

那一夜,莫怨疼的昏死过去,恍然间回到了前世,“师尊,不要,”那毫无防备的一剑,毁了他所有的筋脉,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柳挽清眼里的鄙夷,刻在他的灵魂里,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


        

“莫怨,你到底怎么了,”许皓月站在他面前,他以为不会有什么事。


        

“掌门,我没有杀人,你去跟师尊说一声,真的不是我,我是被人陷害的,可是我没有抓到凶手,”莫怨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全天下谁都可以不相信他,师尊不可以,不可以讨厌他,不可以不理他……


        

“好,你不要着急,”许皓月直接伸手给他喂了颗灵丹,或许只有他才明白,莫怨对柳挽清到底有多重要,“等着,我去找他。”


        

柳挽清坐在房间里看着手上的神玺,心事重重,一切好像还是朝着既定的剧情发展,他必须要改掉莫怨的结局,哪怕是以他自身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场局,如果真的要有人牺牲,那也必须是他。


        

“挽清,”许皓月推门而入,打破了他的沉思,“掌门师兄,”柳挽清微微抬眸。


        

“师弟,我们回苍灵山吧,把莫怨也带回去。”许皓月沉声说,“我护着你们,”


        

“掌门,你怎么不问问莫怨有没有杀人,”柳挽清微微皱眉,这么明目张胆的冒天下之大不韪,可是他不愿意拖苍灵山下水?


        

“那不是问题,只要你开心,我们把莫怨偷偷带回去陪你。”许皓月认真的说,“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也不想连累苍灵山,”柳挽清轻声拒绝,只有彻底洗脱了莫怨的嫌疑,才可以。


        

“说什么连累,”许皓月看着他颓废的眼神,“那你想怎么样?”


        

“再等等,”柳挽清身心疲惫,忧心忡忡,“我给莫怨喂了灵丹,你别太担心,”许皓月轻声安慰。


        

“谢谢师兄,我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分明就是栽赃嫁祸,可是我抓不到人,”柳挽清暗暗自责,可是想了一晚上,这般心机,到底是谁?


        

然而现实根本等不到他找到逃跑的真凶,怨愤的各大门派就开始扬言要处死莫怨。


        

“今天正好,当着各位仙逝前辈灵位面前,处死莫怨,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鼓动人心,众人激愤的场面,根本控制不住。


        

莫怨微微苦笑,其实所有的痛苦再经历一次,就不会那么刻骨铭心了,大概就是麻木绝望了,只是他在等,等师尊出来,等他的决断,这是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事。


        

柳挽清缓缓走过,过分清冷的气质,好像和之前不是一个人,深沉的目光扫过面色惨白的莫怨,“再等等好吗?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莫怨眸色微动,师尊,只要你不放弃我,就好。


        

“帝君大人,你是不是舍不得莫怨啊,就这么个爬男人床的风骚贱人,多换几个就好。”男子嘲讽的看着莫怨。


        

下一秒就被一道凌厉的掌风直接打到吐血,“再敢说些污言秽语,我不介意割了你的舌头。”柳挽清甩了下袖子。


        

“帝君大人难道想偏袒凶手吗,”一瞬间剑拔弩张的局面,纷纷指向莫怨。


        

哪怕身居高位,依旧堵不住悠悠众口,难道他能杀了所有人吗?柳挽清只觉得心底发寒,他甚至想带着莫怨回去现实世界,远离纷争,只有他们两个人,该多好。


        

“莫怨身上至少有七八种不同的气息,还有和尸体身上相同的红色戾气,铁证如山,帝君大人若是执意要包庇,我等只能先下手为强。”领头的瑶光长老叶谋最是激愤。


        

“就是,就是,”多半随波逐流的符合。


        

柳挽清看着庭院前的尸体,如果他们还有一缕魂魄的话,他还可以问一下,可是没有,这条死路竟然找不出一点破绽。


        

莫怨不能被困在这里,只有他才可以感应到那鬼东西的位置,所以他要找机会把莫怨放走。


        

“稍安勿躁,”柳挽清轻轻抬手,本来他想等两天,看看凶手还会不会再出现,可是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莫怨是我唯一的徒弟,教不严师之过,我宣布今日之后,闭关修炼,等我走后,你们再自行处置,绝无意见。”


        

莫怨听到他的声音,抬眸看着高台上的人,师尊想干什么,不对,他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让我送他最后一程吧,”柳挽清飞身落在莫怨面前,握住他的手,暗自引了一些他身上的戾气到自己体内,伪装也要像一点才不会被他们识破。


        

“师尊,不要,师尊,”莫怨挣扎着想抽回手,却被死死扣住,慌乱的喊,“掌门,掌门,你快把他带走,带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