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81章你就不能含蓄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枷咒本来就是为了束缚修士,每个人的灵力属性都不一样,只有施咒人才可以解,关键是师尊体内有这么多道,他只能一个门派一个门派的找。


        

“师尊,”莫怨轻轻握住他的手,神色凝重的问,“他们有没有碰过你,我指的是,”


        

“没有,”柳挽清脸色微红,轻轻摇头,“你受苦了,”莫怨才稍微安心,哪怕是真的,他也不会放在心里,只是想到有人看过师尊,还是杀了最好。


        

“我讨厌那些男人,”柳挽清轻轻咬唇,脑海里的恐惧还是挥之不散,“别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师尊看看我,”莫怨柔声哄,只能慢慢引导他的情绪。


        

柳挽清卷长的睫毛压下眼底异样的情愫,如果可以,他想一直靠在他怀里,亲昵又自然的依赖,他喜欢莫怨。


        

“乖,好可爱,”莫怨宠溺的看着他娇羞的小表情,撩的他心痒难耐,“师尊,你喊声夫君,好不好,”


        

“哼,”柳挽清傲娇的一眼,“你又没娶我,我才不喊,”


        

“可是我们已经入过洞房了,师尊怎么能忘了呢,”莫怨暧昧的贴近他耳边,“要不然,我帮师尊重温一下,”


        

纯真诧异的杏眸瞪着他,“我才不信,不要以为我失忆了,你就可以忽悠我,”


        

“师尊在床上总喜欢撩我,扛不住了就咬,当然我最喜欢你意乱情迷时的诱人喘息,还会主动索取,哭着说不要,但我知道师尊的耐性极好,十分扛折腾,身娇体软什么姿势都可以,销魂入骨,”莫怨轻声调戏,哪怕他现在不忍心伤害师尊,也必须要让他知道,他们本是亲密无间的恋人。


        

摆正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不可动摇。


        

“色狼,”柳挽清眼神躲闪的不敢看他,他觉得莫怨现在温热的体温都是危险的讯息,哪怕没有一点记忆,他竟然还能生生脑补出旖旎的画面。


        

“可是师尊喜欢,被我上,”莫怨轻笑出声,恍惚觉得要是师尊有记忆,八成会直接堵住他的唇,还能允许他说这么多无耻的混账话来。


        

“流氓,我才不喜欢,”柳挽清倔强的说,但是他却有些信了,大抵是那双桃花眼太过于深情,哪怕是在调戏他,都看不见一点贪婪的欲望。


        

“师尊要是说不喜欢,就是在质疑我的技术,”莫怨轻轻眨眼,“等师尊身体好了,莫儿会跟你多加练习。”


        

“我,”柳挽清眼看着给自己挖坑,怎么都说不过莫怨,“我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师尊,我要是禽兽,就该直接把你就地正法了,你不知道我找你找的都快疯了,”莫怨微微垂眸,沉声说,“当然我不否认,对你心怀不轨,很多年了,做梦都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欺负。”


        

他开始想的欺负,和现在不是一个层面,之前是为了想侮辱师尊,现在只是因为爱他,可是说出来,竟也没什么分别。


        

“你就不能含蓄一点吗?”柳挽清只想伸手捂脸,简单粗暴,毫无下线,可是他并不讨厌,他想自己可能完了,都怪莫怨长的太好看,温柔的声音酥的腿软。


        

“那好,我对师尊情根深种,不能自拔,只想与师尊共赴巫山,夜夜春宵。”莫怨觉得自己说的不错,却又被打了一下。


        

柳挽清彻底输了,自己好像只有被调戏的份,便不想吭声,纯粹是害羞,但是某人专注炽热的眼神,依旧很有杀伤力。


        

莫怨只好静静的抱着他,听着楼里众人的惨叫声,殴打声,一直持续到天亮,起身抱着柳挽清,“该结束了,”


        

“啊,”男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命脉被戾气切断,临死之前还感受了男人最痛的绝望,红色的戾气干脆的切断他们的头颅,滚落在地,浓重的血腥味开始在楼里蔓延。


        

莫怨勾唇冷笑,抬手挡了柳挽清的眼睛,伸手放了最后一把烈火,看着尸体烧成黑焦,死无全尸,“我们走,”


        

莫怨抱着柳挽清飞到瑶光,“莫儿,这是哪里,”


        

“你身体里被人下了枷咒,我找坏人给你解开,”莫怨柔声解释,撩下他的面纱,微微冷笑,“师尊不要担心,”


        

柳挽清有些听不懂,乖巧的靠在他怀里,看着莫怨站在瑶光山门前,直接唤出两把仙剑,“霁月,朝夕,”


        

轰隆一声!


        

凌厉的剑气直接劈倒了瑶光的山门,古朴的牌匾一截两段,明目张胆的挑衅,任那个门派都受不了这么直接的羞辱!


        

“哪里来的狂妄小子,敢来瑶光找事,”瑶光的弟子齐齐站在门前,盯着面前一袭黑衣,霸气侧漏的莫怨。


        

“莫怨,找你们掌门出来跪下谢罪,”莫怨凭空变出一把椅子,抱着柳挽清坐在上面。


        

“莫怨,你这个祸害,怎么还没死,”……


        

柳挽清听到众人的声音,看他们各个都是不好惹的样子,有些担心,“莫儿,我们快走吧,”


        

“没事,师尊如果累了就睡会吧,”莫怨柔声哄,伸手点了他的穴道,柳挽清安静的闭眼靠在他怀里,有些血腥的场面,他现在还是不要看的好。


        

“狂妄小儿,竟敢挑衅本座,”叶谋成功被气出来,更让他惊讶的是,莫怨竟然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面前,这不可能!


        

“叶谋,”莫怨眉梢微挑,冰冷的声音传遍整个瑶光,“师尊当日替我受过,被你们折辱至此,我是来讨债的。”


        

“帝君?”叶谋看着他怀里,带着斗笠的白衣男子,柳挽清身上已经没有一点灵力波动,与废人无异,震惊了许久,眸色微动,其实毁掉一个帝君,远比毁掉一个莫怨,来的更划算。


        

苍灵山近年来,本就一家独大,抢走了很多有天赋的弟子,又出了个帝君,这下好了,柳挽清怎么可以这么蠢!


        

“没想到,帝君对你,可真是情深义重,”叶谋不禁出言讽刺,有些想笑,甘愿成废人,就为了一个徒弟,怕是疯了吧。


        

“把你下的枷咒解开,”莫怨仅有一丝的耐性,他看到了叶谋眼里嚣张的笑意。


        

“呵,帝君既然要替你承担罪责,那也是他该受的,与我何干!”叶谋不禁冷笑,笑话,解了枷咒,等柳挽清恢复实力,来报复他吗?傻子才干。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莫怨起身把师尊放在椅子上,一手握了一把剑,手指上的神玺散发出柔和的灵力,汇聚在剑刃。


        

叶谋盯着他的手,眼底闪过一丝狂热,“神玺,”


        

“对,没错,我实话告诉你,杜瑾修绑架我,关我入禁地,想要挟我师尊要神玺,可惜他被我杀了,那么你呢,”莫怨微微冷笑,殷红的双眸,又艳又美。


        

“果然是你,”叶谋握紧手里的剑,盯着莫怨,“那我今日就替苍灵山,清理门户,杀了你这个逆徒,”刚好没有理由。


        

“就凭你,”莫怨人狠话不多,双剑齐上,直接斩断了叶谋手里的剑,朝夕微微颤动,有些不受控制,“朝夕,乖点,我们替师尊报仇。”


        

“这是神玺的力量?”叶谋有些震惊,莫怨直接把双剑横在胸前,凌厉的剑光,如遮天蔽日之势,刺向他的身体。


        

只能用灵力挡的叶谋,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他还想杀了莫怨抢神玺,可悲哀又不想承认的事实,他打不过莫怨。


        

双剑的杀伐之气,破了他的防御,刺入他的心脉。


        

“呵,”莫怨抬手用朝夕刺向他的咽喉,单手用灵力压制叶谋,有了神玺的加持,好像是真的不废吹灰之力。


        

叶谋震惊不已,他一时竟有些释放不出灵力,还没开始打就要输了吗,莫怨的恐怖实力怕不在帝君之下,他远比柳挽清更狠。


        

“你们瑶光的掌门,是来当花瓶的吗?”莫怨扣住他的肩,直接踹了他的双腿,径自跪在柳挽清面前。


        

“叶谋,把你的枷咒解开,听懂了吗?”莫怨冷声威胁。


        

“莫怨,你,你放开我们的掌门,”瑶光的弟子都有些不可置信,却又不敢上前。


        

“想死的,我不介意你们上来,”莫怨把霁月横在面前,冷声威胁,“叶谋,你还闲不够丢人吗?在不解开,我砍了你的双手,反正也没什么用,”


        

“好,”叶谋不得已抬手用灵力化解柳挽清身上的枷咒,暗骂了几句,却又不得不做,在弟子面前被小辈打成这样,简直没脸。


        

“很好,值得表扬,那你说,那日瑶光还有人对我师尊动手吗?”莫怨拿着霁月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心脏,“说是不说,”


        

“还有,他,”叶谋伸手指了下旁边的一位长老,八成是在看他笑话,哼。


        

“我,我解,那日误会了帝君大人,是我有眼无珠。”长老立即跑过来,直接动手解了柳挽清体内的枷咒,掌门都打不过,他还是老实一点,免得丢人现眼。


        

“哦,”莫怨看着他解完,一剑划过他的胸膛,冷声说,“记好了,今日是我放过你们,等师尊清醒了以后,我还要找你们一一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