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83章不要留我一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剑尖的红莲业火微微跳动,莫怨冷声威胁,“没有了魂魄,我想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莫怨,你竟然会有红莲业火,”魏潇愣在了原地,眼里闪过一丝惶恐,“魏潇,我劝你最好识相点,”莫怨剑刃微转,“我杀你,轻而易举。”


        

“那我也是为了帝君,”魏潇脸色发白,没想到莫怨竟然有红莲业火,怪不得那么多掌门的魂魄都消失不见,了无踪影,比起死,没人会不怕灰飞烟灭。


        

魏潇走到柳挽清面前,灵力刚碰到他的身体,就被一团黑影所笼罩,瞬间暴毙,七窍流血,面如死灰,死不瞑目的倒在莫怨脚下。


        

“魏潇,魏潇,”莫怨暴怒的喊了几声,地上的鬼影消失不见,连他的魂魄都吞噬了,“别让我抓到你。”


        

“咳,”莫怨怒急攻心,直接吐了口血,他是被气的,多日来的奔波劳累,到了最后关头,只剩下最后一道枷咒而已,没想到魏潇竟然死在了他面前。


        

他以为自己能把师尊救回来,魏潇死了就死了,那师尊怎么办,师尊怎么办……


        

“莫儿,你没事吧,”柳挽清忧心的抚上他的背,好好的怎么会吐血呢,“走,”莫怨只能抬手收了地上的尸体,他再想办法。


        

莫怨抱起柳挽清,面色沉重,刚飞到山下,就看到了许皓月,“掌门,”


        

“莫怨,”许皓月同样沉痛的眼神,盯着他怀里的人,都怪他,如果他为什么没看出来,会为了一点责任弄成今日这种局面。


        

柳挽清轻轻偏头,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感觉有点眼熟。


        

“你怎么会来?”莫怨疲惫的说,“跟我回去吧,别人告状都告到苍灵山来了,”许皓月轻声安慰,“我就当没见过你们。”


        

“多谢掌门,”莫怨跟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回了流华殿,师尊的病不能耽搁。


        

“挽清他,怎么样了,”


        

“还有最后一道枷咒,魏潇死在了我面前,还是那个影干的,可惜他逃的太快,”莫怨懊悔不已,他觉得影是冲着他来的,还连累了师尊。


        

“我去藏书阁找找,还有没有别的方法,你先好好照顾挽清,别的事不用管,放心没人会来打扰你们,”许皓月轻声嘱咐。


        

“可是掌门,我已经把所有的门派都得罪了一遍,会不会连累苍灵山,”莫怨眉心微皱。


        

“没事,我自己处理,”许皓月微微叹气,做错了事,就不会允许自己再错第二次,挽清现在成了这副样子,曾经那么耀眼的人,让他如何不心痛?


        

“好,”莫怨轻轻点头,转身回到屋内,看到床边的师尊,疑惑的等着他,甚至都没敢动。


        

“莫儿,这是哪里啊,看起来好美,像仙境一样。”柳挽清轻声问,“这是,你的家,是你长大的地方,名叫苍灵山。”莫怨搂过他的肩,“安心休息吧,这里没人会伤害你的,”


        

“真的吗?”柳挽清丝毫想不起来,“嗯,师尊别怕,”莫怨起身给他找了衣服,“这就是你以前的房间,师尊不要乱动,小心腿,我去给你做饭。”


        

“嗯,”柳挽清轻轻点头,安静的靠在床上,呆愣的望着房顶,他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呢,只要一想事情,他的头就开始阵阵的疼。


        

好痛苦……


        

莫怨端着做好的饭菜过来,师尊好像已经睡着了,“师尊,”


        

“嗯,”柳挽清撑着手起床,又被抱到桌子上,柔软的靠背,还好不是坐在他腿上。


        

“这是你做的吗?”柳挽清轻轻眨眼,拿起筷子,“都是你爱吃的,师尊尝尝,”莫怨柔软说,就算不记得也不要紧,只要你还在我身边。


        

“好吃,”柳挽清温柔浅笑,在他以为一切都会好的时候,却不曾想自己开始整夜整夜的做噩梦。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血手,要拉他下地狱,深夜被惊醒,冷汗直流,“师尊,怎么了,哪里难受吗?”莫怨温柔的抚过他的背,这是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做了个噩梦。”柳挽清轻轻摇头,下意识的贴近他怀里,“乖,我在,不怕,”莫怨轻声安慰,满眼心疼,慢慢把他哄睡着。


        

从那天开始,柳挽清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天晚上都会做同样的噩梦,像是被索命冤魂缠上,时常头晕,虚弱无力到不能下地。


        

“师尊,师尊,”莫怨心烦意乱,又不能用灵力帮师尊疗伤,可是一时半会又找不到方法。


        

“莫儿,我没事,”柳挽清慢慢勾唇,头晕的厉害,一天到晚的嗜睡,睡又睡不安稳,总觉得有人想把他带走,可是醒来又什么都看不到。


        

“师尊,你先休息一下,莫儿出去一小会。”莫怨只能出门找掌门,商议对策。


        

柳挽清独自躺在床上,看到窗外阴云密布,几声惊雷砸乱了他的心,连窗户都被大风吹开,吱呀乱响,焦躁不安,“莫儿,”害怕的抓紧被子,靠在墙角里。


        

恍惚中仿佛有一只手掐紧他的脖子,窒息的难受,却又什么都看不见,“救,”柳挽清疼的泪流,声音卡在喉咙里,只剩几声微弱的呜咽。


        

眼前越来越黑,指尖在床边划出一道道印迹,痛苦无力的挣扎,莫儿,柳挽清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美好的,痛苦的,全都和他有关。


        

听闻,人在死前会走马观花的看过自己短暂的一生,以及那些被他所遗忘的深刻记忆,柳挽清的眼角不自觉的划过两行清泪,逐渐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莫怨带着许皓月走过来,“可以找一个和挽清功法如出一辙的人,替他承受枷咒,”


        

“我来吧,”莫怨眸中闪过一丝亮色,只要有任何希望,他都会去做,他不能看着师尊日渐消瘦。


        

“好,”许皓月点开,并没有多说什么,开门的那刻,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床上安安静静的躺在一具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尸体,可以看的出一些拼命挣扎过的痕迹,“师尊,师尊,”莫怨惊慌失措的冲到他身边,颤抖的指尖捧过那张惨白的小脸,他感应不到一点生气,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就只出去了一小会而已。


        

“师尊,你醒醒,师尊,你不要吓我,不要离开莫儿,不要,”莫怨喑哑的声音,透着痛苦的绝望。


        

“是冥咒,”许皓月心痛难忍的说,挽清身上没有一点伤痕,他的眼底有一丝血红之色,被诅咒而死的人,生前会有极大的恐惧,透过瞳孔,传给世人。


        

冥咒这时候应验,极大可能是因为挽清现在身体虚弱,不像以前有灵力护体,才会趁虚而入。


        

“冥咒,”莫怨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想起杜谨修死之前最后怨毒的诅咒,可是他以为过去这么久了,都没有出事。


        

莫怨瞬间崩溃,没想到师尊最后,竟是被自己害死的。


        

“师尊,师尊,对不起,”莫怨轻轻抱起床上的人,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和心跳,都怪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他,他应该寸步不离守着师尊,他死前究竟是有多害怕?


        

莫怨凶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殷红的双目渐渐流出的血泪,映出一片血红之色,“不,我不信,不信,”


        

莫怨慌乱的看了眼四周,为什么探查不到师尊的魂魄,这不可能,不可能,师尊真的不在了吗,瞬间气急攻心,直接吐血,倒在床边晕了过去。


        

“莫怨,”许皓月沉声喊,难受又自责,慢慢把柳挽清抱到苍灵山的密室,那里面有一具灵玉棺材,清透的白玉散发着柔和的微光,可保尸体不腐。


        

莫怨在深夜里惊醒,艰难的跑过去,他丝毫不愿意面对这个沉痛的事实,师尊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会死?


        

安静的躺在棺材里,他只是睡着了,只是睡着了,莫怨依旧在自我催眠,握住他的手,把最后一道枷咒引入自己体内,悲凉的泪滴在他手上,摘了神玺戴在师尊指间,哀声祈求,“师尊,莫儿把你治好,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师尊,”


        

“师尊,不要离开莫儿,我只有你了,师尊,我什么都不要,你回来好不好,师尊,我错了,莫儿求你了,不要留我一个人……”莫怨无助的趴在棺材上,可是他看着神玺的灵力自觉的替师尊疗伤,他的容貌在一点点的恢复,可是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师尊,”莫怨泣不成声,柳挽清温热的体温都在一点点变冷,就如他的心,瞬间如坠冰窟,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啊!”双眸都随着他偏执的神经,开始变成殷红之色,渐渐失了理智。


        

“莫怨,疯了,”许皓月只能从身后把人拍晕,他身上肆虐上升的戾气,已然不受控制,八成会走火入魔!


        

柳挽清挣扎着睁眼,艰难的喘息,“莫儿,”睡梦中,一直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声声泣血,迷茫的眼睛看着周遭的环境,依旧是他的房间,旁边还放着他那晚喝的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