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84章失魂落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钟正在一点一滴的响,柳挽清看了眼手机,时间还停留在他穿越的那一刻,仿佛沉痛又美好的一切,是他做的一场梦……


        

“莫儿,”柳挽清起床趴在电脑前,他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莫怨怎么办?


        

柳挽清看着电脑屏幕,评论又是一片追杀现场,他的小说俨然变成了一本名副其实的耽美文。


        

为什么师尊要死,作者你出来解释清楚?


        

我的cp也太惨了,好心疼师尊。


        

“莫儿,”柳挽清头疼难受的关了电脑,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莫怨现在一定疯了,希望他不要做傻事就好。


        

晚间手机铃声响起,把柳挽清吓了一跳,这么多年,仿佛已经与现实世界脱轨,难以适应,“喂,挽清,要不要出来喝酒,”电话那头是和他经常玩的朋友何逸飞,“好。”


        

柳挽清起身换了衣服,脆弱的神经需要酒精的麻痹,神魂游离的他开车都差点撞到人。


        

夜夜笙歌的会所,形形色色的俊男美女从他身边走过。


        

“你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王逸飞凑近了看,满眼的忧伤,调笑了一句,“你不会是失恋了吧,你也能失恋?是哪位美女敢甩你,”


        

“算是吧,”柳挽清喝了几口酒,并不想解释什么,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昏暗闪烁的灯光,折磨着他脆弱的意识。


        

“嗨,失恋有什么,”王逸飞看出来他是真的伤心,直接勾手叫了位清纯可爱的美女作陪,他知道柳挽清的喜好,因为是常客,大多都眼熟。


        

“柳少,”美女自然的绕过他的胳膊,像柳挽清这般有钱又花心的主,明眼可见的低落心情,也不知道是被谁伤的这么狠,竟然有些嫉妒。


        

“你走吧。”柳挽清扒开她的手,直接拿钱包塞了一叠钱过去,也不是嫌弃,只是他变了,变得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


        

那个他亲笔写下,却又真实存在的莫怨,一闭眼都是他的音容笑貌,霸道又撒娇的在他怀里喊师尊……


        

“卧槽,兄弟你不要哭啊,”王逸飞彻底慌了,百年难遇,他竟然哭了,“你真的吓到我了,是哪个女人这么没眼光,竟然看不上你,我们找她去,”


        

旁边的美女拿了钱,看着柳挽清落寞伤神,满心不甘的走了,要知道能当他的情人,都要排队,圈里人都知道,可是从未见过他对谁动过心。


        

“他,不是女的,”柳挽清胸口发闷的难受,无人倾诉,八成会被当成怪物吧,怎么会有人相信穿越这种事,更何况是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这不是扯淡吗?


        

“啊,”王逸飞差点被酒呛到,几天没见他的兄弟怎么就弯了,还被伤的这么彻底,怂怂的一句,“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去gay吧看看?”


        

“不用了,我不是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他,”柳挽清一口一口的喝闷酒,酒精麻痹了他大脑,现在没有仙术护体,醉的不成样子,看谁都像莫怨。


        

“莫儿,莫儿,”王逸飞看着身边的人,醉了就开始抱着他喊别的男人的名字,满脸无奈,收了心的人,果然可怕,“好了,好了,我带你回家。”


        

好不容易把人送回了家,王逸飞看着柳挽清难受的躺在床上,真叫一个失魂落魄,如果有机会,他真的想见见那男的。


        

“莫儿,”柳挽清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的枕头,以为他在身边,才慢慢睡着。


        

然而终是,孤独一人,清晨醒来,柳挽清抱起自己的电脑,想给莫怨改个好结局,却发现章节被限制,无法更改,是因为他回不去了吗?


        

“莫儿,”柳挽清再次哭红了眼,他仿佛能听见莫怨绝望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师尊,”莫怨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神智才稍微清醒,他不能就这么放弃了,他要救师尊回来,直接去了夜魇阁,他找不到师尊的魂魄,现在恐怕只有夜魅能帮他了。


        

“来了,”夜魅并不意外,慢慢泡了杯茶,“坐。”


        

“夜魅,你能不能帮我找师尊,不管你提什么要求,”莫怨沉声说,“我早就说了,你会克死爱你的人。”夜魅冰冷的声音,直戳人心。


        

“我不信,师尊他一定没死,他是在等我去救他。”莫怨满眼沉痛,他不信,“我理解你的心情,一般来说,被咒怨吞噬的魂魄,不入轮回,是可以招回来的,可是没有柳挽清,”夜魅慢慢喝了口茶,已经冷了许久。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柳挽清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夜魅说了一个残忍的事实。


        

“这不可能,那师尊是谁?”莫怨五指紧握,全靠意志撑着自己的身体才不至于倒下,脑子一片混乱,如果说他重生后遇到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柳挽清,也可以解释的过来,因为他的品性性格,和前世的师尊,一点都不一样。


        

那他是谁,他会是谁,到头来,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夜魅伸手撑着头,看着莫怨痛苦的眼神,“我猜他是一个孤魂,偶然进入帝君的身体,”


        

“呵,”莫怨微微苦笑,他也无法反驳,就算他不是真正的柳挽清,也是他最爱的人。


        

“不过我可以试试,如果没有任何讯息的话,就只能靠你了,”夜魅轻声说。


        

“我能做什么,”莫怨眼里闪过一丝微光,“靠你的念力吧,”夜魅依旧清冷的声音,“可是我没有把握,因为召魂这种事,多半讲究缘分,更何况是找一个,无名无姓,不知来路的人。”


        

“条件,”莫怨镇定的说,只要夜魅肯答应帮他。


        

“事成之后再说吧,说实话我没多少把握。”夜魅定睛看着莫怨,他想帮他,只是因为他看到莫怨,就像曾经走投无路的自己。


        

“好,多谢。”莫怨轻轻点头,“如果你能帮我把师尊找回来,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莫怨跟着夜魅走入暗室的祭坛,再次进入这里,还是能感觉到一股邪性,“听说你曾是凤朝的国师。”


        

“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夜魅坐在阵法之中打坐,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私自泄露天机,才导致了他最终惨死战场的凄惨后果。


        

可终究是天命难违,阴阳永隔……


        

“坐我对面,”夜魅轻声说,看着莫怨的眼睛,已经变成彻底的殷红血色,诧异的问,“你体内的灵力呢,”


        

“被锁了,”莫怨毫不在乎的回了一句,锁了就锁了,只要师尊没什么事,就好。


        

“开始吧,你所有的意念都要放在柳挽清一个人身上,绝对不可分神,”夜魅冷声提醒,慢慢启动阵法,其实莫怨是一个很好的招魂引子,他本身就比较招怨灵喜欢,所以他才一直想要莫怨的魂魄。


        

暗夜里,柳挽清又开始坐在酒吧里喝闷酒,典型的借酒浇愁,相思成疾,“莫儿,”


        

莫怨看了眼眼前光怪陆离的奇怪世界,犀利的眼神穿过繁闹的人群,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柳挽清,纯黑色的西装,贵气又落寞,他比师尊的眉宇更加妖孽一点,但他确定那就是他没错,他的眼神已经刻在他心里,“师尊,”


        

仅仅只是一眼,莫怨就被迫被唤了回去,“你离魂太久了,我只能把你招回来,”夜魅看着他额前的冷汗,诧异的问,“难道你真的看到他了吗?”


        

“是,我看到他了,”莫怨头疼的快要裂开,激动的抓着夜魅的手,“能不能送我回去,我想跟他说话,”


        

“你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夜魅无力的靠在身后的垫子上,招魂术是非常废心力的,怎么可能说来就来。


        

“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我从来没见过,非常非常的吵,还有五颜六色的光,那里的女子衣不蔽体,男子都是短发,却好像很寻常。”莫怨诧异的说,“师尊也是短发,应该是在喝酒。”


        

“嗯?”夜魅阴郁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唇角不禁扬起久违的笑,眼底闪烁着泪光,“是异世界?它竟然真的存在,哈哈哈,”


        

莫怨看着他癫狂的笑意,有些发懵,“你知道?”


        

“当然,南朝第五代皇帝,容鄞,他一生废权贵,立科举,强兵建国,行商多是新奇物品,创下爻天大陆第一强国,他的命数承载了南朝的国运,却死于而立之年,他是我一直在找的人,”夜魅不禁笑出声,多年来的压抑绝望仿佛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他曾跟我说他来自一个异世界,和爻天大陆一点都不一样,那里没有封建阶级,人人平等,女子也不用过多束缚,”


        

“你的意思是,他和师尊,都是从那里来的人,”莫怨沉声问,原来,真的有另外存在的世界,“不行,我要找到师尊,带他回来。”


        

“或许他不想回来呢,”夜魅云淡风轻的一句,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家,“不会的,我能感应到师尊,他一定也在想我。”莫怨笃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