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90章劫后余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夜魅浑身疼的厉害,他怕光,也怕火,更何况是朱雀神火,悲凉的眼神看着容鄞,可惜我还没有把你唤回来……


        

容鄞看着烈火中单薄的身影,刻骨铭心的画面冲入脑海,他仿佛看到了沙场中,拼命找他的人,在硝烟火光中的悲凉绝望,夜魅,那是他的夜魅……


        

“陛下,”夜魅无力的晕倒,柳挽清刚想伸手去扶,就被一个鬼影抢先,容鄞接过他的身体,沉声说,“我带你走。”


        

“哼,”墨寂渊看着影,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容鄞竟然还能被唤醒,本来他是九五之尊,真龙天子,魂魄之力甚至比修士都要强百倍,现在看来,还是毁了算了,有意识的刀,容易伤人。


        

“墨寂渊,”冷浮桥带着晏和煦飞过来,看到中间被围困的人,“帝君,你们也在,”


        

“多事,”墨寂渊冷声说,“多行不义,”冷浮桥伸手划出无数冰棱,漫天的冰雪落下,迅速席卷了他的魔气。


        

“帝君,我来救你们,”晏和煦伸手拔下阵法中的朱雀骨,来自灵魂的颤动,他能感受他们的悲鸣,传入心间,不自觉泪如雨下,“别担心,我会带你们回家的。”


        

“二叔,是你吗,二叔,”晏和煦轻轻抱起那根朱雀骨,有些激动的手抖,希望他还没来晚,“行了,别哭了。”晏炽随即幻化出一道红影出现在他面前。


        

晏炽瞥见他怀里的朱雀骨,微微低头,“对不起了,”抬手将朱雀骨炽热的灵力,全部汇聚到一起,引入晏和煦体内。


        

“好热,好,”晏和煦迅速飞长的羽翼,耀眼炫目的红,身上的伤立即愈合,微微扇动的翅膀,烈火四溢,“二叔,我,”


        

“慢慢调息一下就好,不要心慌意乱。”晏炽轻声教导,一下子引入这么多灵力,一时半刻,他也管控不了,还会不小心走火入魔。


        

“好的,”晏和煦轻轻低头,慢慢把阵法中的朱雀骨全部拔起。


        

“师尊,”莫怨看着周围的烈火褪尽,把朝夕放在他怀里,“保护好自己。”


        

“放心,”柳挽清点头,看着莫怨飞到上空,潇洒笔直的背影,真帅!


        

“墨寂渊,”莫怨看了眼灵力不支的冷浮桥,飞身挡在他面前,“交给我,”


        

“莫怨,”墨寂渊刚被戾气伤到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哪怕他和莫怨戾气相同,甚至于之前杀人陷害莫怨,都是他搞的,可是他为什么,突然间强了这么多?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抑或是多年以后,依旧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柳挽清抱着朝夕,目不转睛的盯着上空的两道黑影,快的只剩残影,妖娆的红光,在周围缠绕,他给莫怨多加了那么多技能,打个魔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莫儿,加油!”


        

“帝君,”夜魅跪在他面前,“怎么了,你先起来,”柳挽清有些诧异,“我求你,能不能饶过容鄞,他做这些事,都是被魔尊利用的,并非他所愿。”夜魅无力的替容鄞求情,他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知道,”柳挽清伸手扶起夜魅,有些心软,他还挺喜欢容鄞的,多好的皇帝,“嗯,没事的,我不会怪他。”


        

“多谢帝君。”夜魅沉声说,他知道容鄞做了很多错事,无法弥补,但他还是有些私心。


        

“小事,”柳挽清轻笑,没想到啊,真的是,造福苍生一心为民的皇帝陛下和他忠心耿耿暗恋已久的国师大人,不过脑补起来,似乎有点带感!


        

“不必为我求情,错了就是错了,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容鄞沉声说了一句,就他现在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满手无辜者的鲜血,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那不是你的错,”夜魅认真的说,他不想容鄞心怀愧疚,他这样高傲的性子,承受不住。


        

“不要为我开脱,我知道自己罪无可恕,还能被你唤醒,我真的很开心,还有,再次见到你。”容鄞微微勾唇,“所以我魂魄消散,你也不要为我伤心,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可是,对我来说,是地狱。”夜魅柔声哀求,“陛下不要离开我,”不然,他就真的只能去殉情了,不过也没关系,至少可以死在一起。


        

“别哭,”容鄞有些心疼,可是有些事情终究是逃不了,他受魔尊控制多年,如果墨寂渊死了,他也活不了,他已经预料到魂飞魄散的下场……


        

柳挽清不禁陷入沉思,容鄞的结局是什么来着,他好像没写。


        

“莫怨,”墨寂渊忍不住吐了口血,多少年了,他都不曾伤成这样,有些愤恨又有些震惊,不愧是哥哥的骨血。


        

“怎样?”莫怨不屑一笑,“莫怨,你我联手,独占整个爻天不好吗?”墨寂渊依旧不忘自己的野心。


        

“谁要和你同流合污,师尊说了,要我向善。”莫怨不禁冷笑,伤害了师尊的人,都要死。


        

“自欺欺人,”墨寂渊看了眼下方的人,“莫怨,我提醒你一句,柳挽清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你还没认清他。”


        

“挑拨离间的水平,有待提高,”莫怨抬手引动下方的魔气,拿魔界的气运对付魔尊,他绝对能把人气死。


        

“我劝你,杀了他,永绝后患。”墨寂渊瞬间被席卷而来的魔气击落在地,偏头看向柳挽清,那唇角风轻云淡的笑意,他才是那个深不可测的人。


        

“墨寂渊,”莫怨挡住他的目光,总盯着他师尊看是什么意思,目光瞥见他阴冷的笑意。


        

“不好,师尊,”莫怨飞身过去把人搂在怀里,漫天的黑雾将人吞噬,“不如,一起留在魔界陪我。”墨寂渊阴冷的声音传遍四周,“神玺,极地冰晶,朱雀骨,还有莫怨,这么凑巧都有了,哈哈……”


        

“诛天血阵,屠戮万物,血流之处,横尸遍野。”阴沉至极的声音,唤出一道道魔影,犹如百鬼夜行,人间炼狱,不过如此。


        

“浮桥哥哥,我身上好疼。”晏和煦身上骤然迸发烈火,被阵法引入人间,无尽的火光肆虐开来。


        

“和煦,”冷浮桥抓着他的手,心脏开始隐隐作痛,想来魔尊要用他们来做血阵,这几样圣物加起来,怕不是要毁天灭地!


        

莫怨冷眼看着周围的血阵,殷红的鲜血在脚下流过,诡异恐怖,紧紧扣住他的手腕,“师尊,你别怕,”


        

“莫儿,救万民于水火,你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柳挽清推了他一下,轻声嘱咐,“魔尊想拿你献祭,你上去以自身血肉压制阵眼,这是你的最后一道天劫。”


        

“师尊,”莫怨低头吻过他的唇,虽然柳挽清在把他往火坑里推,可是如果这是救他的唯一办法,他愿意去试,可如果他回不来,师尊要怎么办?


        

“莫儿,”柳挽清看着他决然赴死的眼神,怪他没说清楚,他没有想送他去死啊,想解释一下,莫怨已经只身跳入中间的深渊漩涡。


        

脑壳疼,莫儿不会是误会了吧,他不会是生气了吧,柳挽清紧张万分,他怎么忍心呢?


        

莫怨看着中间的阵眼,魔气入体,浑身的肌肤都要四分五裂,疼的几欲昏死过去,不行,师尊还在上面等我!


        

黑色魔珠正在一点点吸食他的血气,莫怨抬手,一拳又一拳的打上去,手指都渗出了血,周围的魔影凄厉的惨叫,听的他头皮发麻,如果他输了,今日他们都要命丧于此。


        

“师尊,”莫怨强撑着最后的意识,却还没有放弃……


        

“莫怨,”墨寂渊一剑划破他的后背,血气迅速流失,拿莫怨来献祭法阵,最好不过,他只需要等那么一时半刻。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死撑,“呵,什么破阵法,”身心疲倦的莫怨戏谑的一句,强势的一拳打上去,血色的戾气冲破魔珠的屏障,生生碎裂。


        

清脆的响声,仿佛寒冰落地,四分五裂,“不,这不可能,”墨寂渊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莫怨竟然能生生将魔珠打碎,这是魔族万年的命脉传承。


        

“噗,”墨寂渊吐了一口鲜血,心脉尽毁,他为了诛天血阵,耗费了数百年的心血,为了有天魔族一统天下,没想到却毁在了莫怨手里,真是可悲又可笑!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输了!


        

莫怨看着眼前的迷雾消散,手掌已经血肉模糊,飞身回到柳挽清身边,在地狱中走了一遭,可以说是劫后余生,“师尊,”只要你没事,就好。


        

“墨寂渊,你不要挣扎了,”柳挽清轻声说,抓着莫怨的衣袖,“魔族被困上千年,还不是因为你们暴怒成性,你如果有你哥一半良知,就不要再杀人了。”


        

“你认识我哥?”墨寂渊瞬间停在柳挽清面前,却被莫怨一剑穿心,血色的戾气缭绕周身,切断了他的头颅。


        

“哎,”柳挽清被莫怨护在怀里,血迹溅到他的白衣上,无奈叹息,不忍心看眼前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