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93章婚书以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尊还笑我,别这么扭腰,小心疼,”莫怨抓住他作乱的手,放在身下,“不如你替我解决了一下,”


        

“莫儿,”柳挽清扯过他的长袖,推倒床上,“来吧,小美人,爸爸疼你,”


        

“爸爸,是何意?”莫怨疑惑的问,“别问,”柳挽清趴在他胸膛,吐气如兰,勾唇浅笑,低头吻上他的唇,缠绵悱恻的吻,慢慢深入。


        

“师尊,”莫怨伸手搂腰,怎么可以这么撩,不得不承认,师尊的吻技也是好的可以。


        

又是一个风情撩人的不眠之夜……


        

冷浮桥陪着晏和煦到了朱雀族,安葬了许多只小朱雀,也好在晏炽只是暂时伤了元气,静心调养了多日才恢复真身。


        

“我现在身体的气息,真的很乱,”晏和煦有些控制不住,心慌意乱。


        

“和煦,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让你继任族长的事,”晏姝柔声说,怕只怕他以后就不能跟冷浮桥整日待在一起。


        

“小姑放心,我会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晏和煦轻轻点头,如今他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孩子了。


        

“你能懂,就最好了,”晏姝轻声说,她也不想逼他,只是现在没有办法。


        

“好,”晏和煦低头沉思,这样一来,他就不能陪着浮桥哥哥了,要怎么办才好,他一个人,会很难过吧。


        

慢慢起身,紧抓着自己的衣袖,找了一壶酒,缓步走回房间,晏和煦无比挣扎的内心,有些疼……


        

“和煦,你回来了,”冷浮桥眸色微亮,“要不坐下吃点东西,”


        

“嗯,”晏和煦坐到他身边,慢慢倒了杯酒,沉声说,“我马上会做新的族长,”


        

“哦,”冷浮桥微微垂眸,强忍着心里的苦涩难受,他必须要尊重他的选择,“那也没关系的,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


        

“浮桥哥哥,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晏和煦扑到他怀里,眸中含泪,他知道绝境里很冷,孤独又沉闷,冷浮桥养自己,只是想找人陪,可是如今却要离开他。


        

“傻瓜,”冷浮桥温柔的摸头,不忍心看他难受,“我不怪你,你毕竟有你的身份责任,”


        

“嗯,”晏和煦轻轻点头,端起酒杯,手指都有些颤,心虚的垂眸,“怎么了,别哭,我心疼,”冷浮桥伸手接过,毫无防备的一饮而尽。


        

只是没坐多久,竟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眼花,“浮桥哥哥,”晏和煦慢慢把人扶到床上,轻声说,“我有事出去一下。”


        

“好,”冷浮桥轻轻点头,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难得的发热,迅速攀升的情欲,迷失了他的理智,“和煦,”


        

晏炽疑惑的推门而入,实在没想出来和煦找他有什么事,走了一圈没看到人,只看到床上的身影,“冷城主,和煦呢,”


        

刚一开口,就被床上的人扯到怀里,冰凉又霸道的吻随之落下,带着几分急切的慌乱,“你疯了,”晏炽无力挣扎,要不是自己重伤未愈,身体虚弱,早把他拍下去。


        

“和煦,你不要乱动,小心疼。”冷浮桥强势的压下身下的人,灼热的体温撩起身体的欲望,暴力扯开他的衣服,只想狠狠侵犯,占有。


        

“冷浮桥,你清醒一点,我是晏炽。”晏炽紧拽住他的手,这要是让和煦回来看到,他该多伤心。


        

“嗯?”冷浮桥迷离的眼神看着身下的人,过分相似的眉眼还有体温,他真的是疯了,强撑着自己起身,冷声说,“你快走。”


        

“好,”晏炽迅速下床,有些想不明白,想推开门却发现门被下了禁制,死活都打不开,凶狠的踹了一脚,“谁干的,”这种无耻挑拨离间的手段,他们族里还有内奸吗?


        

冷浮桥捂着自己的头,看着门口的背影,总觉得头晕眼花,认错了人,低声压抑的喘息,身体难受的快要爆炸……


        

晏和煦独自躲在角落里,看着屋里的灯火,也许他们现在已经上床了吧,纠缠的人影似在他眼前闪现,心疼又难受,却又只好自己偷偷的哭,二叔是好人,还欠他一条命,让他以后和浮桥哥哥在一起,也就不会孤单了,而且晏炽喜欢他。


        

“晏和煦,你给我滚出来,”冷浮桥直接用冰棱破门而出,浑身冰冷的气息压制了身体翻腾的欲望,冰蓝色的双眸隐含着怒气。


        

“浮桥哥哥,”晏和煦看着飞到自己身前的人影,害怕的想逃,周围瞬间冰冷的气息,宛如寒冬腊月,他很生气。


        

冷浮桥拉住他的衣领,拽到自己怀里,冰蓝色的眼眸死死盯着面前的人,“胆子大了是吧,敢给我下/药,还敢把我推给别人,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轻贱,随便你拱手送人,你要是不想让我缠着你,直接说一声就好。”


        

“不是的,我没有,”晏和煦轻声辩驳,却又觉得苍白无力,第一次看到冷浮桥近乎杀人的眼神,是在看他。


        

“晏和煦,想来你早就想离开我了是吧,我成全你,”冷浮桥缓缓后退,心寒至极的把自己贴身携带的婚书,撕成碎片,撒到空中,本就是寒冰凝成的心,也还是会觉得疼,“婚书已废,从今天起,你我,再无瓜葛。”


        

“浮桥哥哥,”晏和煦心慌的看着他转身的背影,伸手想抓他的衣袖,却只抓到了空中的碎纸,他走了,连头都没有回。


        

“和煦,那是你干的,”晏炽有些不敢相信,“我只是想让你陪他而已,”晏和煦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一点点放在掌心。


        

“我救你,是因为我是你的长辈,什么东西都能还,你爱的人怎么能让,”晏炽坐在一边,轻声叹气,想来他还是不太懂感情。


        

“对不起,”晏和煦沉声道歉,他只是想让大家都好,哪怕他很伤心,“你别跟我道歉了,去找他吧,趁他还没对你失望。”晏炽无奈的说。


        

“我不敢,”晏和煦慢慢把碎片捡完,眼泪倔强的不肯落下,“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


        

“看的出来,他有多喜欢你,所以我还是劝你,赶紧去,”晏炽轻声说。


        

晏和煦默默回屋,脑子一团混乱,感情不就是需要互相陪伴吗,他从小都跟冷浮桥在一起,长大了也和他在一起,他喜欢他依赖他,远比爱情更胜亲情,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只是日后以后无法朝夕相伴,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要不然等过几天,再去找他道歉,浮桥哥哥应该不会生气太久吧。


        

然而,当晏和煦偷溜回绝境,他以为冷浮桥还是会独自一人坐在屋里,只是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笑声。


        

“城主,您又取笑人家,”雪涟轻轻捂脸,“你不就是朵雪莲花吗,不叫你花儿,叫什么?”冷浮桥戏谑的调侃,敏锐的察觉到门外熟悉的气息,伸手把人扯到怀里。


        

“啊,”雪涟一声惊呼,被强行搂住了腰,“你身上好香,”冷浮桥撩起他的头发,微微勾唇。


        

晏和煦听见他的声音,沉重的脚步,还是踏了进去,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眼前暧昧至极的画面,还是刺痛了他的心,一位面如冠玉,娇美动人的白衣少年倚在他怀里,亲昵的搂住他的脖子。


        

“晏族长,贵客啊,”冷浮桥微微冷笑,你还来干什么,“花儿快去招待客人。”


        

“好的,城主。”雪涟缓缓起身,优雅一笑,转身出去准备了些简单的茶点。


        

“浮桥哥哥,那是我的床,你,你怎么能让别人,”晏和煦慌乱的说,委屈揪心的难受。


        

“晏族长怕是忘了,这里是绝境,没有你的地方。”冷浮桥斜倚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冷,“如你所见,我也不是非你不可,新鲜的人,总是要换一换才好。”


        

“浮桥哥哥,”晏和煦想要靠近,却又被他的眼神吓退,小声的一句,“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我不想听,”冷浮桥轻轻抬手,果然是不能动感情,不是故意的,多苍白无力的解释,呵!


        

晏和煦沉默的站着,他忘了,冷浮桥一向是冷血无情的人,只是这把刀对准他的时候,他却有些承受不住……


        

“城主,”雪涟走进来,看着晏和煦,礼貌至极,“晏族长请坐。”


        

“你,”晏和煦听着雪涟的语气,仿佛他只是个外人,可是他明明才是绝境的小主人,“浮桥哥哥,我不喜欢他,”


        

“我喜欢,”冷浮桥轻声回怼,“我要什么人,就不劳烦晏族长操心了,这里容不下你,请回吧。”


        

如果你还有一点心的话,就不要把我推开之后,还回来装可怜,隐隐作痛的心,还是有些不争气。


        

“浮桥哥哥,我,”晏和煦只能委屈的转身,丝毫不敢忤逆他的话,他是说他喜欢这朵雪莲花吗?


        

“我去送客,”雪涟缓步跟着晏和煦,“晏族长小心迷路,这几天风雪太大,一直都没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