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97章我只是利用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煦,以后不准再离开我,”冷浮桥轻声威胁,“不然我就把你关起来,谁都找不到你。”


        

“好,”晏和煦偏头吻过他的唇,“乖,”冷浮桥温柔一笑,“别哭,我会心疼的,”


        

“浮桥哥哥,”紧张的小手攀过他的肩,冰冷的体温却足以温暖他的心,有些事情,只能心痛过后才懂,就像是折了他的羽翼,他死都不能再放开的人,早已经侵满他的心间。


        

“嗯,我在。”冷浮桥温柔的搂腰,听着他情欲涌动时,好听的嗓音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可爱又乖巧。


        

和煦是真的被吓到了吧,仔细想一想,他对和煦的态度,也确实冷了些,真是后悔。


        

晏和煦再次累倒在他怀里,满是红潮的小脸,娇媚动人。


        

“乖,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一会,”冷浮桥温柔的帮他盖好被子,“嗯,”晏和煦乖顺的点头,其实他一点都不想让他走。


        

冷浮桥走到偏院,看着正在打扫房间的雪涟,冷声问,“和煦说的是真的。”


        

“不是的城主,我从未说过。”雪涟委屈的垂眸,“兴许是您那日拉我,被晏族长误会了。”


        

冷浮桥审视着他淡定的眼神,冷声说,“别骗我,”


        

“怎么会,”雪涟看着眼前的人,柔声问,“城主为什么喜欢晏族长,是因为他的体质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和煦和你不一样。”冷浮桥轻声说,“我只是利用你而已,也不会喜欢你,我现在还能留你,只是因为你救过和煦,养好伤,你就离开。”


        

“多谢城主,是我不该痴心妄想。”雪涟微微苦笑,眼角的泪不禁落下。


        

“你明白最好,和煦他性子单纯,打你只是一时生气,你不要放在心上。”冷浮桥说完就走。


        

雪涟看着他的背影,男人都是这般善变的吗,不是你自己赶他走的吗,我还以为你讨厌他,这么快就帮着他说话!


        

冷浮桥回房看到被窝里的人,伸手摸头,“小可爱,怎么不睡,睁这么大眼睛,”


        

“我等你,睡不着,”晏和煦微微伸手,他知道冷浮桥应该是去见雪涟了,突然之间多了一个人,惹得他心烦意乱,却又不敢说。


        

长大真的好难,学会懂事也好难。


        

“你放心,我不会对不起你的,”冷浮桥柔声哄,就不该随便赌气,他也是失了智,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嗯,”晏和煦乖顺的点头,却还是无法适应,家里就这么多了一个外人。


        

晚间,晏和煦默默爬起来,偷溜进厨房,以前一直都是摆设罢了,好不容易弄了点食材,直接点了神火烧木材,兴致勃勃,“做饭还不简单,”


        

然而直接把饭菜烧糊的他,彻底傻眼了,“晏族长,你这个火有点大了,”雪涟轻声说。


        

“不用你说,我知道,”晏和煦微微皱眉,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看见这朵雪莲花,甚至想把他给炖了。


        

“那好吧,你小心一点,”雪涟柔声提醒,慢慢走出去。


        

冷浮桥在房间等了许久,和煦又偷偷跑去哪了,看到某人端了几个卖相凄惨的菜,兴高采烈的走到他面前,“浮桥哥哥尝尝,”


        

“好,”冷浮桥拿起筷子,尝了一口,他甚至有些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东西,浓烈的味道麻痹了他的味觉,真的让人窒息,这是加了多少调料。


        

“怎么样,怎么样,”晏和煦轻轻眨眼,这是他做出来,唯一能看的菜了。


        

“很好吃,”冷浮桥慢慢咽下,勾唇一笑,不能太打击孩子,毕竟和煦是要被哄的,“我就说嘛,做菜这么简单的事,”晏和煦傲娇的说,“浮桥哥哥都给你吃,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冷浮桥温柔的拉过他的手,柔声说,“要不,你尝尝,”


        

“不用,不用,我不饿,”晏和煦趴在桌子上,心满意足的看着他慢慢吃完。


        

“和煦啊,以后你不用做这种事,”冷浮桥伸手摸头,“我怕累着你。”


        

“不累不累,”晏和煦轻轻摇头,“你喜欢就好,”


        

“嗯,”冷浮桥轻轻点头,拿起旁边的茶壶,一连倒了几杯水,喉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晏和煦收拾好碗筷,拿到厨房,挑衅的看着分外碍眼的雪莲花,“你还是快走吧,不要自作多情。”


        

“那还不一定,”雪涟轻笑,“你不过就是仗着城主喜欢,”


        

“原来你知道啊,浮桥哥哥就是喜欢我。”晏和煦明媚一笑,“不过像你这种,长得没我好看,品性败坏的人,也没人喜欢你吧,”


        

“晏和煦,”雪涟瞪了他一眼,“小人得志,”


        

“你才是小人,”晏和煦分外嫌弃,“我懒得跟你说话。”


        

“呵,”雪涟看着他的背影,有什么可以尽快除掉这个障碍,只是现在他恐怕没那么好骗了。


        

晏和煦回房看到冷浮桥依旧在喝水,呆萌的问,“浮桥哥哥,你很渴吗?”


        

“有点,”冷浮桥轻轻点头,伸手搂过他的腰,“要不要和我一起沐浴。”


        

“好啊,”晏和煦娇俏一笑,靠在他怀里。


        

清晨起床,冷浮桥看着和煦给他梳头发,挽了一个发髻,然后看着某人拿了一把红羽,极其迅速的插了他满头,宛如一只开屏的孔雀,关键是丑,不禁有些想笑,“和煦,你拔这么多羽毛不疼吗?”


        

“不疼,”晏和煦轻轻摇头,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好看,不准摘下来,”


        

冷浮桥有些无言以对,终是自己理亏,不该那么狠心,可是这样他真的没办法出门了。


        

只好取了根红绳,冷浮桥慢慢把羽毛系在绳子上,编了一条发绳,缠在发间,轻轻垂下,“也样好不好?”


        

“好,”晏和煦暂且接受,依旧有那么一点怨念,“别生气好不好,都是我的错。”冷浮桥轻轻扣住他的手。


        

“我没生气,”晏和煦有些脸红,依旧是有些改不过来的小孩子秉性。


        

“哎,没事,”冷浮桥缓缓起身,“我要去下面的监狱审查了,你乖乖等我回来,不要乱跑,”这是他每个月都要做的工作,避免有人作乱。


        

雪涟悄无声息的落在监狱深处,这里有很多冻结的罪犯,在这里还有意识不死的人,实力应该不容小觑。


        

冷浮桥认真的查看了一遍,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雪涟藏在深冰里,一直等到冷浮桥上去,才遁入一个牢里,这也多亏了他是绝境里天生地长的灵物,才不至于受到限制。


        

“你是谁?”犯人看着眼前的浅影,从未见过,“救你的人。”雪涟沉声说,“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帮我杀一个人。”


        

“交易?”犯人微微冷笑,“是的。”雪涟沉声说,刻意隐藏了气息。


        

“好,”在牢里待久了,也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出去。


        

雪涟偷偷放他出去,他应该看不出来他是谁?


        

晏和煦又拎了一大堆食材回来,立志要给浮桥哥哥做好吃的,只是没想到,刚入绝境就感到一股非同寻常的怨气,直冲他来。


        

“谁,”晏和煦张开双翼挡了一下,是绝境里面的犯人逃出来了吗?怎么可能?


        

晏和煦想飞出去,却发现周围被布了结界,连声音都传不出去,“原来是只小鸟,对不起了,我必须杀你,这是代价。”犯人沧桑的声音在周围闪现,一道黑影出现在晏和煦身后。


        

“想杀我,你做梦,”晏和煦微微冷笑,手中的赤焰鞭随之而出,然而在绝境里,他的神火有些明显的减弱。


        

“无知小辈。”犯人轻轻抬手,巨大的黑色的鬼手,穿过他的烈火,击中他的胸膛。


        

“哼,”晏和煦丝毫不觉,浓烈的神火从他脚下烧灼,他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孩子。


        

冷浮桥站在窗前,有些疑惑,“和煦怎么还不回来,他是不是回家了,”


        

“城主,我头好晕,”雪涟不禁摔倒在雪地里,他必须要缠着冷浮桥,不能让他过去救人。


        

“怎么了,”冷浮桥伸手过去把人扶到屋里,看了一眼,不过是灵力受损,也没什么大事。


        

忽然感到强烈的烈火波动,“和煦,”冷浮桥飞身出去,就在绝境门口,和煦正在与人缠斗,“找死。”


        

凌厉的冰棱穿透结界,刺入他的胸膛,竟敢打他的人,冷浮桥上去接过和煦的身体,唇角还有一丝血迹,心疼至极,“和煦,”


        

“冷浮桥,”犯人转身就想跑,却被寒冰冻结在原地,抬手就想杀了他。


        

“等等,”晏和煦轻轻扣住他的手,“他说是听人指使,才来杀我,浮桥哥哥先问一下,那人是谁?”


        

“是吗?”冷浮桥温柔的搂过他的腰,冷声问,“谁派你来的,”


        

“不知道,”犯人不甘的挣扎,“灵力不高,却能在绝境里随意出入,城主应该反思一下。”反正破罐子破摔,没能跑的了,不如拉人下水。


        

“我知道了,你可以死了。”冷浮桥缓缓抬手,敢伤他的人,也就只有这一个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