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穿书】我的师尊不正经 > 第104章番外一:容鄞✘夜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容鄞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年轻的小国师,清秀白皙的小脸,比女孩子还要秀美,微微躲闪的目光,好像不敢看他,不过听说他不是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吗?怎么感觉这般害羞?


        

似乎还挺有趣的。


        

“国师大人,”容鄞轻轻开口,“臣在,”夜魅缓缓抬眸,天生的帝王之气,凌厉的五官霸气侧漏,只是这一眼,他就知道,这将是位流芳千古的明君,虽然皇帝才刚刚登基,也不过十九岁而已。


        

“听闻国师大人善相面算卦,不如就替朕卜一卦如何?”容鄞饶有兴致的盯着他。


        

“臣不敢妄断陛下,”夜魅沉声说,“没关系,随便说说,”容鄞随手抓起面前的铜钱,轻轻一撒,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神,虽然那一丝震惊,一闪而过,他还是捕捉到了,“如何,”


        

“陛下乃是凤朝转运的命脉,江山稳固,社稷安康,实乃百姓之福,”夜魅认真的说,但是他却隐瞒了容鄞的劫数,他三十岁,会有一命劫,如果躲不过去,就会命丧黄泉……


        

“朕本以为国师大人和那些臣子不一样,净会说些好听的话来忽悠我,”容鄞轻笑。


        

“微臣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万万不敢欺君,”夜魅沉声说,直接拜在他脚下,“好了好了,看把你吓得,快起来,你很怕朕吗?”容鄞忍不住逗他。


        

“没有,”夜魅轻轻摇头,“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朕命令你,抬起头,”容鄞轻声说,看着某人微皱的眉心,“坐吧,陪朕用晚膳。”


        

“臣不,”夜魅还没来得及拒绝,“你想抗旨不遵,”容鄞拉过他的手腕,把人拉到椅子上,“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什么都好,”夜魅有些心跳加速,他竟然和陛下坐在一起用膳。


        

“吃吧,”容鄞拿起筷子,给他夹菜,明明耳朵都有些红,还要故作淡定。


        

“陛下厚爱,”夜魅微微一笑,只能将他的好,默默记在心里。


        

夜魅新任国师不过一月之余,便深得陛下宠爱,连满朝文武都对他恭敬有加,“国师大人,老臣想让你劝劝陛下,该选妃立后了,绵延皇嗣最为重要,”


        

夜魅边走边想着丞相的话,有心心乱,不小心便撞在了御花园的梅花树上,连雪都碰落在肩头。


        

“爱卿想什么呢,”容鄞看到他,不禁笑出声,“小心点,”


        

“臣听闻,大臣联名上奏,要陛下选妃,”夜魅柔声说,他终是皇帝,是天下人的皇。


        

“那爱卿你也是来劝我的吗?”容鄞垂眸看着他,突然有些伤心,他骨子里是喜欢一夫一妻的,就算是皇帝,也不想平白祸害别人家的姑娘。


        

“是,”夜魅沉声说,“至少后位不能空缺,”有些人,只适合一辈子守着而已,他那些心思都是非分之想。


        

“天冷了,国师大人还是不要乱跑,好好在府中待着,你回去吧。”容鄞转身离开,就不该跟他说话,平白生气。


        

“陛下,”夜魅低声喊了一声,看着雪中的背影,不知道是哪里惹他生气了……


        

容鄞每天都兢兢业业的处理国事,除了那些整天上奏让他选妃的,通通都扔到火炉里,烦死了。


        

眼看着都要过年了,满城的热闹氛围,后宫依旧冷清,因为容鄞没有妃子,也没有子嗣,“那个,国师有多久没来了,”


        

“回陛下,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小宫女轻声回话。


        

“这么久了吗?”容鄞起身,“朕要去国师府。”


        

夜魅只温了一壶酒,看着皇宫的方位,今夜是除夕,雪还是有些大了,不知道陛下现在在做什么?


        

容鄞直接翻墙而入,偷偷爬到亮灯的窗户前,刚好看到某人,“爱卿,在喝酒,”伸手抢过他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陛下,”夜魅愣了许久,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又惊又喜,紧张的说,“您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臣好提前准备。”


        

“准备什么,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皇宫里太冷清了,”容鄞转身推门而入,审视了一圈,“爱卿,可真是一贫如洗。”


        

“陛下,就不要取笑臣了,”夜魅微微垂眸,这里自然是比不上皇宫,“不过酒倒是很好,”容鄞坐在桌子前,径自倒了一杯,“外面雪大,快把我冻死了。”


        

“我给陛下生火,”夜魅转身取了碳火,点着推到他面前,不言而喻的感动,没想到陛下竟然能来找他……


        

“嗯,”容鄞看着忙碌的身影,如果他能让夜魅入了后宫,岂不是可以天天看到他了,转瞬又把自己的念头掐灭,他这么自视清高的人,怎可愿意困于方寸之地?


        

“陛下,臣敬你一杯,”夜魅轻轻端起酒,眉眼带笑,温柔似水。


        

“该罚,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去找我,”容鄞沉声说,无比怨念,“陛下不是不让我去吗?”夜魅轻轻眨眼,他以为他生气,不愿意见自己,难过至此……


        

“都说你聪明,我怎么觉得你脑子一根筋,”容鄞无力反驳,“陪我喝酒吧。”


        

“好,”夜魅微微脸红,还好是酒色上头,才不至于太明显,他看着容鄞一杯又一杯的喝,“陛下,这女儿红后劲很大,您慢点喝,”


        

“怕什么,醉了才好,”容鄞挑眉一笑,做皇帝天天累的要死,只有在夜魅身边他才有些放松,大概是因为夜魅看起来就很舒服。


        

“您吃菜,陛下不要嫌弃臣的厨艺就好。”夜魅柔声说。


        

“好,”容鄞轻轻点头,最后他还是喝醉了,夜魅慢慢把人扶上床,温柔的目光落在他俊美的脸上,慢慢靠近,微红的薄唇,还扬着一丝浅笑。


        

“陛下,”夜魅情不自禁的想亲上去,内心疯狂的悸动不断叫嚣,暧昧至极的气氛,美好的心动,只剩那么一点点距离,他还是怕了。


        

夜魅慌乱无措的跑出去,寒风吹的他清醒了不少,你该把自己脑子里肮脏龌龊的念头,全都剜了,才不至于想去亵渎自己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