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高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二章----高官


        

妧妧确是也没想到宁文彦会在这个时候提出退婚。


        

她亲眼所见,得来这千真万确的消息,说是一点都不在意肯定是假的。


        

但若说伤心,倒是也无。


        

她此时心中脑中所思所想所在意的,唯救爹爹而已。


        

回到家中没一会儿,她便叫秀儿注意起外头的动静,等着阿茗过来。


        

那阿茗便是她爹爹以前的手下,跟了她爹爹两年多,是个真心实意在为她爹爹之事奔走着急的人。


        

妧妧等到亥时一刻,秀儿才匆匆过来,且带来了阿茗。


        

“阿茗,怎样?”


        

小姑娘看到人急着迎了过去,连声音都是颤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阿茗亦是跑了整整一天。


        

这一天来,他一直守在那从五品官员的贴身随从家附近,等着候着,连口水都没喝上,终是很晚才等到人回来,送了些钱财,与之短短地说上了几句话,但带回的却还是坏消息。


        

他摇了摇头。


        

妧妧一见,娇嫩的唇瓣微微颤颤,那双盈盈秋水,看到他本满怀希冀的眼眸渐渐暗淡了下去,或是因为过于用力,纤细娇嫩的手指被她捏的发白。


        

小姑娘糯糯的问着,“除了送钱,便没旁的法子了,对么?”


        

这话是在问阿茗,也是在告诉她自己。


        

不错,阿茗今日再去求人见人,便是想得到些通融,降低些数目,或是求得些指点,看看能不能再寻得其它法子。


        

八千两白银,够普通百姓全家十几口几辈子用的了,对她们来说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出的。


        

结果,他当然是宛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这世道便就是如此。。


        

有钱人和没钱人活在两个世界里。


        

不以人脉和钱财作为桥梁,靠人引荐,你如何能见到那些贵族高官?人家又凭什么见你?


        

小姑娘眼中不知不觉间涌出了泪,那副模样我见犹怜,让人实难忍心看到她如此,但阿茗却也不能骗她。


        

他叹息一声。


        

那一声便是泄气了。


        

“苏小姐,若不然,唉!我们放弃吧。”


        

这话说得很艰难,阿茗亦是喉咙微哽。


        

放弃则意味着一条无辜的人命就要这么没了。


        

阿茗这话说完,便见面前的小姑娘眼中噙着的泪在美目中滚了几滚后落了下来。


        

他心中自然极不舒服,但也不得不告诉她眼下的现实。


        

阿茗微微靠近了她一步,沮丧地说着,“苏小姐,唉,我们尽力了。别说半个月内,便是半年我们也凑不齐八千两白银。钱不到位,那官员是不可能为我们办事的!退一步说,便就算是凑齐了八千两。那官儿也只能求上大理寺正罢了。大理寺正虽已官居正五品,但这事又哪是他能轻而易举就改变的?眼下便就剩下半个月了,苏司务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可耽误了,倒时候,唉,怕是要人财两空,还不如.......”


        

阿茗越说越颓丧,心里也极难过,尤其是看着面前的这娇弱的小姑娘梨花带雨的模样。


        

小姑娘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轻轻抽噎,实在是让人心疼。


        

他也怜香惜玉,但他实在管不起了。


        

他说的都是现实。


        

眼下,唯大理寺卿可轻而易举地翻案,只要他点头,苏司务就能不死,但如此高官,宛若矗立云端,只消想想便让人忌惮,岂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


        

阿茗今日只提及了其名字,便被那从五品官员的随从笑掉了大牙!说他是痴人说梦,竟还想见大理寺卿,能见到寺正都是他们这种市井小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阿茗无言反驳,他知道。


        

那大理寺卿裴绍出身高贵,家世极为显赫,乃是当朝从一品大将军靖国公家世子,亦是本朝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连中三元的新科状元。他年龄不大,但状元郎出身加之这般家世,在官场上自是得心应手,混的风生水起,步步高升,区区三年而已,便已位居正三品,直逼他父亲,是当朝最年轻的一位高官,名副其实的有钱有势。


        

阿茗知道,那高官于他们而言遥不可及,天方夜谭一般,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见到的!


        

所以,他就是再不忍,也不得不承认,眼下已经走投无路。


        

他只能劝苏小姐接受这现实。


        

阿茗的话说完,又连着叹息了好几声,而后安慰了苏小姐两句,摇了头,最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他走后许久,屋中都是只有妧妧和丫鬟的啜泣声。


        

小丫鬟边哭边安慰小姐。


        

“小姐身体要紧,想开些吧。”


        

妧妧什么都未说,只是低声抽泣,一点点用帕子擦着泪。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慢慢的不怎么哭了。


        

小姑娘从悲痛中渐渐地平复下来,柔声道:“我有法子。”


        

秀儿闻言一怔,没想到小姐会说这样一句。


        

眼下已经这般境地了,她们没钱没势,现在,就连本来肯帮她们跑腿,找人求人的阿茗都不肯帮了,还能有什么法子?


        

思着,她本想再劝小姐,但也好奇她想说什么,便问了出来。


        

“小姐说有法子,是什么意思?什么法子?”


        

妧妧还是有些微微的抽噎。


        

她抬了小脸儿,对上了丫鬟的视线,樱唇缓缓开启。


        

“我去求他。”


        

“求,求谁?!”


        

秀儿乍听并未明白,但转念眼睛一亮,知道了。


        

“小姐说的该不会是.......”


        

“是,是他,大理寺卿——裴绍。”


        

妧妧娇柔地答着,眼中还有泪,语声却是斩钉截铁。


        

秀儿咬上了唇,秀眉蹙起,很是紧张。


        

“可是我们不认得他,更见不到他呀!”


        

是,妧妧知道她不认得他,见不到他,更知道人也不会见她。


        

所以,她只能硬求,只能撞运气。


        

眼下她已走投无路,旁的什么法子都没有了。


        

既是怎么也凑不上钱,她亦是无人可用,如此到不啻为一个好主意,不啻为最后的希望。


        

她不需要太麻烦。


        

她力量薄弱,也做不了太复杂之事。


        

眼下只需要知道那高官的相貌与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