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外室美妾 > 相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https://www.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江独家连载(禁止转载)


        

第四章----相求


        

天边儿的云渐渐压低了下来,不过是黄昏,到好似到了晚上一样。


        

外头时而闪电雷鸣,声音很凶,但半晌雨也没下下来。


        

大理寺卿府离着西长安街不甚远。


        

马车跑了一炷香左右的功夫便到了。


        

妧妧与丫鬟坐在了车的外边儿。


        

俩人紧靠在一起,心中忐忑,激动,也害怕,总归很复杂,什么都有了。


        

小姑娘身子骨柔弱,经不起风寒,但好在穿的多。


        

她披着厚实的披风,带着衣帽,小脸儿几近全被包着,便就剩下了一双明亮动人的眼睛,但即便如此,也冷得直哆嗦。


        

雨终是在马车到地方之际下了下来。


        

妧妧与秀儿被带进大理寺卿府中。


        

即便天儿暗,又下着雨,看得不甚清楚,这府上的奢华也是显而易见。


        

她虽也算是个小家碧玉,从小到大亦是被富养起来的,但显然此富与彼富是两码事。


        

她和丫鬟被带到一间屋中等候,那男人并未立刻见她们。


        

屋中只有她主仆两人,进来后,秀儿便帮小姐把湿了的披风脱了下去。


        

她二人都淋了雨,好在是穿的够厚实,雨又是将将才来,淋的时间不久,只有外边的衣服湿了,里边的还是好的。


        

小姑娘紧攥着手,眼中泪蒙蒙的,有些打冷战,一来是真的冷,二来便是害怕。


        

那高官既然把她带了过来,便一定会见她,会听她说,但听完之后会怎样,到底会不会帮她,都是未知。


        

秀儿握起她的手,给她捂着,轻声安慰。


        

“小姐别怕,会好的。”


        

妧妧柔柔地应声点头,成不成就在今晚,到了这般时候,她自是满心满脑的也都在期盼——会好的。


        

俩人在此等了大概半个多时辰,外边儿才传来脚步声。


        

来人是个小厮,收伞进来,问道:“大人问你二人哪个说?”


        

这意思便是说话的那个去,另一个不必去了。


        

妧妧听完这话,便将手从丫鬟的手中抽出,轻声安慰了秀儿。


        

“别担心。”


        

自然是她去说。


        

此时又到了她安慰丫鬟了。


        

眼下这场景,这陌生之地,陌生之人,一个刚及笄的小姑娘,说不胆怯,不拘谨是不可能的,但妧妧自幼也是受着书香熏陶的姑娘。她平复得了自己,能做到不慌乱,把话说明白,至少面上是端得住的。


        

她上前了一步,开了口。


        

“我去。”


        

小厮应了声,出门为她撑起伞来。


        

门一开,外头便是一阵凉飕飕的冷风,吹得妧妧直哆嗦。


        

她裹了衣服,自己穿的单薄,那厚实的披风适才淋了雨,几近湿透了,自是不能穿了。


        

不过罢了。


        

她倒是当断便断的性子,分得清主次,不纠结这些眼下不重要之事。


        

那小厮带她去了府上的会客堂。


        

她到了后进去,里头并不见那高官。


        

小厮道:“姑娘先在此等一会儿。”


        

妧妧应声道谢,缓缓一福,而后便就立在了那屋中相候。


        

这次并未等太久,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外头便响起了脚步声,窗上映出了两个人影,一个抬臂高举,撑着伞,一个龙姿凤章,身材颀长。


        

妧妧知道,是那裴绍来了。


        

小厮推门,躬身请那高官进来。


        

他腰杆笔直,负手在后,穿着一袭暗色袍衣,腰扣金带,脸部线条轮廓清晰,肤色很白,有着一种冲击视觉一般俊美,极具阳刚之气,让人瞧之心跳加速,不敢逼视。他看上去也很年轻,或是也就二十出头,但却给人一种很深沉老练的感觉,且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感。


        

妧妧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儿,若非家逢大祸,她怕是这辈子也不会和这么大的官面对面,自是怕的,但她更怕自己得来了这机会,也没能救得了爹爹。


        

小姑娘只看了他一眼,便娇柔地跪了下去。


        

“民女苏妧妧拜见大人。”


        

那一眼也恰好对上了那高官的目光。


        

男人居高临下,眼眸落到了她的脸上,继而随着她跪下,垂了眸,朝她打量了去,长睫在眼睑上留下一抹淡淡的影子。


        

他一言未发,屋中的气氛很冷,让人局促。


        

半晌,妧妧方才看到那男人动了脚步。


        

他悠悠地踱步到了椅旁,就近坐了下去,手臂搭在身旁的桌上。


        

妧妧随着他动,也换了方向,面朝着他,依旧跪着。


        

这时,她终于听那高官开了口。


        

“你找本官,有何贵干?”


        

“是。”


        

她抬起了头,眼中湿漉漉的,恭敬虔诚地望着他,娇娇糯糯地回答着他的问话。


        

“回大人,民女为家父伸冤。”


        

男人不紧不慢地问道:“令尊姓甚名甚,因何事含冤?”


        

小姑娘认真地回话,“家父姓苏,单名一个衍字,本是礼部正八品司务,是因会试考生舞弊,题卷泄露一案入狱,秋后......问斩,但家父......是清白的.......”


        

她说到此处,控制着控制着,声音还是哽咽了,美目中滚起了泪,嗓子顿时也更柔了几分。


        

裴绍一言未发,只垂眼睨了睨她,手指在那桌上有一搭无一搭地轻点。


        

“如何清白?”


        

小姑娘哽咽道:“家父与此事无半分干系,只是在运送题卷入库之时监过工而已,从未入过卷库,更未碰过题卷。那参与舞弊的考生周冯,虽考前确实去过民女家中,但只是寻常拜见,民女与家母全程都在,听的真切,他只停留了半盏茶的功夫,与家父只说了几句客套话而已,绝无半句与会试及题卷相关的话语。民女可以作证,愿以性命担保,所言句句属实。人命关天,眼下问斩时日就快到了,大人能不能先别杀人,能不能救救家父.......”


        

她越说到后边儿越控制不住,终是落下泪来,那望着那高官的眼神很真挚,语声语气也皆是满满的乞求之态.......


        

她知道他可轻而易举地翻案,只要他点头,她爹爹就能保命,至少能暂时保命,逃过七日后的这劫。


        

所以她此番相求,成与败天壤之别。


        

小姑娘含着眼泪,心急如焚又极为痛心,只消一想到从小对她疼爱有加,把她视为掌上明珠的父亲,她的眼泪就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大人,家父本本分分,兢兢业业,真的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他是冤枉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救救他成么?求求您了,大人.......”


        

少女雪肤花貌,梨花带雨,三千青丝垂至细腰之间,娇柔地跪在那地上,仰着小脸儿,一遍一遍地软语相求,眼神虔诚真挚,像望着救世的活神仙一般望着那高官。


        

但那男人还是始终一言不发。


        

片刻后,屋中一片死静,只时而有那小姑娘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裴绍慢条斯理地拨了拨手上的扳指,终是不徐不疾地开了口。


        

“定罪讲究的是证据,不是你说他无罪他便无罪了,更不是你跪下来哭求本官,本官就能罔顾我朝律法,给你额外开恩。若都像你这般,还要这律法作甚?这天下间岂非都乱了,嗯?”


        

“你父亲之事已证据确凿,结案了,没得改了,除非......”


        

他说着眼睛瞟向了那地上的纤弱美人,唇角几不可见地动了动,没说下去。


        

妧妧本越听越心凉,越听越绝望,眼睛朦胧了又朦胧,噙满了泪,直到听到了那句“除非”,那句仿佛救命稻草一般的“除非”。


        

她定然是要抓着不放的,娇柔急切地追问了去。


        

“除非怎样.......?”


        

裴绍不紧不慢地起了身,负手在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看了一会儿,半晌方才回话,“除非,你肯用些什么来换。”


        

这句说完,便慢悠悠地下了逐客令。


        

“送客。”


        

没人立时进来请妧妧离开,倒是那高官睨了她一眼后,自己走了。


        

小姑娘的脑中顿时“嗡”地一声,樱唇颤动,呆跪在原地,半晌一动未动。


        

“用些什么来换......”


        

她虽涉世未深,但极聪明,更可谓一点就透。


        

她没钱没势,能用什么来换?


        

混官场的人,他什么意思,往往话不会跟你说的太清楚太明白,很多时候便就是点到为止。


        

你懂便懂,不懂便送客,便就是这个道理。


        

妧妧打了个觳觫。


        

她知道,他是想让她用她的身子来换.......